淫審處,你未見過大蛇痾尿!

時評 | by  黃嘉瀛 | 2018-07-30

「未見過大蛇痾尿」是句粵語方言,形容人們沒見識過大場面,動輒大驚小怪。讀到村上春樹去年推出的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日前被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評為第II物品(不雅物品)的新聞,腦袋馬上浮現這句子。


淫來審去:人唔笑狗都吠


尤其讀到書中被評不雅的選段,滿心期待會受到什麼世俗不容的思想衝擊,結果只是一些描述,一些放諸自身房事也嫌太入門的描述,不禁令人懷疑負責是次評審的審裁委員小組專員有否親身享受過性事之美好及歡愉。不人身攻擊,也不談淫審制度(坊間已有很多專業評論詳談現時法例的不足及曖昧),審是要審的,根據現時香港的性常識之低下及性污名之劇烈,最怕增加評審專員但水平沒有提升,或改法例但卻益發收緊,這不治標不治本的局面應該只有讓明光社及其衛道朋友拍掌叫好,卻無助評審過程更透明、結果更被認受;歸根究柢香港說是國際都市(也不必說「華人社會」,君不見大陸和台灣的性風氣要比香港的勇進、前衛多了),從小孩的性教育,綜觀成人社會面對雲雨之事的態度,仍然極其落後和封閉,知識、意識均未能與國際接軌,枉政府近數年想將打造小漁港成國際藝術樞紐,連主場書展都多番於「淫審」處出醜,人不笑狗都吠。


託村上春樹大名的福,這公告方能引起四方嘩然,然淫審署的荒謬實為人垢病多年,我們一起回顧一下大大小小的案例﹕十年以上的有1994年包含大衛像照片的報紙廣告、1995年藝術品銅像”New Man”2007年書展以油畫《賽姬接受丘比特的初吻》作封面的故事書;近年的有信和商場的動漫ACG店因展示R18作品及模型,以及性商店因展示器官型狀的假陽具(不爭氣的笑了,店主很慘)被檢舉封鋪、同人誌即賣會CW多次被「有心」市民放蛇繼而淫審署踩場,創作小戶被控告、沒收作品;再近期一點的成人博覽會礙於「社會壓力」自我審查在場展品、性商品店售賣非色情類別的性學術書藉仍被放蛇罰款等等以上例子其中只有一、兩單引起較廣泛討論,卻具並列參考的價值,因為它們均顯示淫審署的魔爪毫無邏輯、常識地一而再挾制藝術創作自由、阻礙性知識傳播、流通;時移世易,政府都換了幾屆,這麼多年來的香港保守依然,甚至更固步自封。



意大利:大衛像專for未成年


上年經過佛羅倫斯湊巧住在美術學院博物館對面,慕名參觀大衛像的人龍從來不見尾巴,什麼年齡,什麼種族、一家大細、大中小學校幼兒,甚至神父修女團,都有,博物館內亦不只大衛全裸,男男女女的大理石像一半以上都是赤裸的(但大衛的而且確是最大);放著《賽姬接受丘比特的初吻》的羅浮宮都沒有說18歲以下不准進入,或要求家長指引,反而實行18歲以下人士免費參觀,以香港的標準,豈不鼓勵小孩接觸不潔事物?歐美遍地文藝復興、展示人體美的藝術品,只崇洋不好,也看印度、柬埔寨的古老佛廟,中國的敦煌石窟壁畫等等,造像多衣不蔽體,常見男女交合姿態,這麼百年來這麼多人看過,約定俗成,到了今天反倒須逐個「打格仔」?


香港十二年免費教育從來沒包含過性教育,有的都只是教教器官名稱、看看解剖圖,以及示範血事來潮如何使用衛生巾;另一邊廂全民藝術教育追不上藝術產業發展的速度,再多國際級大型藝博、藝廊立足本地、再多建設大型當代藝術館,其實社會根本未做好迎接的訓練和準備;文學、漫畫,無論作者知名與否,仍多番被淫審阻撓發佈,讓「性」繼續被污名、性知識只能繼續於地下、網上苟且交流;高舉性別政治不正確,擺明車馬侮蔑女性/性小眾的劇集、綜藝、名人言論打開電視就見,開拓視野、刺激思考、琢磨品味的藝術、文學創作就被剝奪自由,套上鑄刻著「淫穢」的腳鐐,舉步為艱。除非你財力雄厚,可嘗試上訴推翩淫審結果,或者參詳一下公開的淫審案例有什麼走棧,譬如銅像不在淫審媒介之列(銅像”New Man”一例);於尚未普及性別教育、未懂尊重多元文化的香港的可見將來,一眾稍想言及情色的創作人,怕且得繼續挪用創意去保護自己,長久委身灰色的罅縫。


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專題:

《刺殺騎士團長》遭淫審處刺殺,「不雅」書籍誰說了算?

認識淫審過程!鹹濕可以,核突唔得

沐羽:地方的騎士團長需要包膠——淫審和文學的矛盾對決

韓麗珠:只有足夠成熟的靈魂,才能讀懂坦白描述的身體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嘉瀛

藝術家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88

小說 | by 麒麟七代目火影 | 2018-10-16

歌詞專題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