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斥「不雅」——香港文學館促淫審處撤回裁決

報導 | by  黃柏熹 | 2018-08-01

presscon

記招獲多名不同界別的知名人士到場支持,包括(左後起)卓韻芝、關天林、梁耀忠、區諾軒、范國威、朱凱廸、連安洋、李達寧、(左前起)洪曉嫻、陳清僑、陳志全、鄧小樺、楊秀卓、張秉權及梁兆輝。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先於7月12日被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下稱淫審處)暫評為二級不雅物品,再於7月26日被淫審處正式評定為第二類不雅物品,作品須以封套密封及貼上警告字句,才可向18歲以上市民出售。惟淫審處至今仍未公開交代裁決理據,香港文學館聯同Dirty Press、Kubrick、大愛同盟、文化工房、文化者、文藝復興基金會、水煮魚文化、字花、次文化堂、序言書室、艺鵠ACO、里人文化出版、性神學社、流動共學課室、格子盒工作室、虛詞.無形、微批、樣本、聲韻詩刊及關鍵評論網(香港)共同發起網上聯署,由21日至昨日(31日)下午1時,共有逾2,500名公眾、19個團體聯署,當中不乏立法會議員、文學藝術界及學術界等不同界別人士之餘,亦有台灣作家參與是次聯署。


為促請淫審處盡快交代事件,多個共同發起團體昨日於立法會舉行了記者會,提出四點要求:淫審處須交代裁決過程和理據;撤回裁決;承諾改進對文字及藝術作品的審裁;重申捍衛言論自由。記者會期間,主辦方特別安排了「有色眼鏡」行動,並以小說《1984》的名句「無知即力量」來諷刺淫審處的裁決。


是怎樣的評級機制「刺殺」《騎士團長》?


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鄧小樺在記者會上首先提到,總頁數七百多頁的《刺殺騎士團長》,實質只有約八、九處描寫涉及性的情節,篇幅低於30頁。惟在缺乏公開裁決理據的情況下,任何有關《刺》的評論都有機會提及「不雅」內容,並且觸犯法例,這無疑令作品的評論以及討論都變得舉步維艱,任何人都有可能墮入法網。


現行法例其實並未要求淫審處公開裁決過程,淫審處裁決後只需要向受害人(在這次的案例裡為台灣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交代。學術自由學者聯盟成員、嶺大文化研究系教授陳清僑則指,這正正顯示現行法例有問題:「我們現在談論的都是公共事項,無關私隱,為甚麼淫審處可以不交代裁決過程?」


關於評審過程,詩人洪曉嫻刊在端傳媒的一篇文章(〈淫審處大剖析:村上春樹為甚麼會被香港禁售?〉)裡提到,淫審處評審的方法是「去脈絡化的閱讀」:評審員審閱色情書籍時只看涉及性的部分,審閱電影時則以八倍速度快進,到性愛情節才回復正常速度。鄧小樺則引用2007年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的法院判詞,指淫審處需按照《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第10條的要求,考慮物品的「整體上的顯著效果」和「是否具有真正的目的」:「但現在又沒有要求淫審處的評審委員看完整部作品。」她批評去脈絡化的評審過程只看「有問題的部分」,根本無法理解當中的語境。


另一方面,現行淫審處的評審委員可以由市民大眾以自薦形式加入,評級時隨機抽調兩名委員。洪曉嫻在記者會上批評,這種隨機抽調的方法是浮動而不專業的,無法有效排除個別委員的偏見。而且,2008年曾有一班市民投訴《聖經》、《格林童話》、《金瓶梅》等作品,惟當時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並無因而為個別物品送檢,乃至現今行使的原則仍然非常模糊,未能說明哪些作品會被送檢。


香港社會「聞性色變」 文藝教育苦無寸進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大愛同盟」代表梁兆輝均在記者會上提及另一則與《刺》被評級相似的事件,即為被指宣揚同性戀的童書在公共圖書館下架的事件。梁指兩者都不可作單一事件來看待:「只要你關心香港的出版和言論自由、相信要維護香港的資訊流通,都應該要著緊和憂慮這兩件事。」陳則指,現行香港在「咸濕小說」及文學作品等界線上根本難言有準則,擔心有一日涉及性情節或同志題材的作品都會被評為不雅。


作品一旦被評定為第二類不雅物品,法例而言任何18歲以下青年都不被允許閱覽。洪曉嫻提到讀書時白先勇的《遊園驚夢》屬於課文內容,裡面也有涉及性的描寫:「是否這些課文都需要『包膠』?都不應該讓18歲以下的人看?我們的青年還可以讀甚麼?在淫審的標準下,我們的青年是否就是一張純潔的白紙,不應該接觸性的描寫?」洪形容現在香港的性教育是「聞性色變」,但我們應該反思,禁絕以外還可以怎樣,而她認為,文學作品其實是讓我們安放慾望的地方。


1994年,香港淫審處以裸露男性性器官為理由,把雕像大衞像評為不雅。此評審引起當時社會輿論強烈抨擊,香港最高法院及後推翻有關裁決,法官判詞中指有理智者都不會將大衞像視為不雅。同時從事教育工作的藝術工作者楊秀卓提到該事時,指自己在中二的課堂上經已讓同學認識大衛像:「大衛像的重要,就等於達文西的《蒙羅麗莎》,是一個經典藝術作品。但為甚麼會被人說是不雅?」他形容現在香港已經變得沒有常識,又引用小說《1984》名句「無知即力量」諷刺淫審處的裁決。


藝術研究者張秉權亦形容,評審委員所謂「反映常識」的評審機制其實是沒有常識的。他認為評審的人需要有一定的知識和教養,不能毫無根據地隨機選出。例如在評審保育古蹟的事宜上,負責評審的應該是歷史建築方面的專業人士。張質疑,評審委員因為包含性交場面的描寫就隨便把作品列為禁書,只會顯得香港的文學及藝術教育落後,根本沒有任何進步。


presscon-3

藝術家楊秀卓批評現在的香港已經變得沒有常識。


presscon-6

發言者都認為,如果《刺》屬不雅物品,古今中外不少文學作品都會淪為同一命運。


游弋文學想像空間 抗拒無知即力量


鄧小樺最後提到,文學之所以跟視覺藝術(如電影)不同,是基於文學語言的歧異性:「文學提到乳房,可以是色情的、母親的、醫學的,並沒有定律。當大家問乳房這個字是否露骨,每個人都可以很不一樣。」正正因為文學允許想像空間,要判斷作品是否不雅一定會出現雙重標準的問題:到底誰說了算?


淫審處至今仍未公開交代裁決理據,而其實多年以來,淫審的標準都是模糊的,可以說,問題很多年來都長著同一個樣子。只是這一次剛好落在國際知名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這位中學生必讀作家的頭上,因而顯得更為尷尬。而現行制度下,只有受害人才能就評級提出上訴。由於受影響的「時報文化出版」尚未作出任何回應,要求淫審處交代裁決理據的行動變得膠著起來。鄧小樺在記者會上指,已嘗試透過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與淫審處溝通,希望取得裁決的過程和理據。


而在是次《刺殺騎士團長》事件以外,我們更應該好好地想想,我們需要推動的是一種怎樣的社會風氣、文化氛圍。無知是推倒開放社會的力量,因此我們要抗拒無知,據守既有的價值原則,堅持淫審處交代裁決過程和理據,同時撤回裁決,承諾改善審裁文字及藝術作品的機制,以捍衛我們應有的言論和創作自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荷爾蒙】三十六宮總是春

散文 | by 宋雨喆 | 2018-12-11

編輯推介

悼念孟浪詩輯

詩歌 | by 廖偉棠、鄧小樺、熒惑、關天林 | 2018-12-14

【無形.荷爾蒙】Martyr

散文 | by 陳飛 | 2018-12-13

算命師的預言陷阱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