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虛擬關係】木瓜

小說 | by  洪嘉 | 2019-03-30

「Hi, Daddy... It's my last night at Bangkok.」

迪宏猶豫了好久,終於把訊息發送出去。從木樓梯那邊轉出來的穿著圍裙的侍應,捧著精緻的木餐盤,繞過兩個正在樓梯旁拍照的少女,朝迪宏這一桌走過來。

熱的泡沫咖啡,奶昔、草莓蛋糕,朱古力芝士餅、鮮果撻。

迪宏便低頭擺弄他點的泡沫咖啡。因為用上了蝶豆花,透明的咖啡杯身露出濃郁的藍色,杯面的拉花是隻天鵝,很小巧,侍應一放下便引起不少讚嘆,幾部手機於是伸了過來。迪宏待其他人都拍了照,這才把咖啡放在自己面前,慢慢調整角度。

擺弄了好久,電話才震動起來。

「You want something special?」對方說。

「Yes.」迪宏回覆,趁著其他人並沒有留意時把訊息發出去,然後急急關掉屏幕,繼續處理他的咖啡。過一會兒,同桌的人在熱烈地討論著甚麼話題,他故作不經意地按了屏幕鍵,但沒有收到任何訊息。

侍應又送來藍色的凍飲,同桌的女士們繼續驚嘆,本來已放下的手機又拿了起來。

「How special?」

「Top me.」迪宏毫不猶豫地說。有手機在他面前伸出來,有個腦袋貼過來,要與迪宏自拍合照。迪宏靈巧地遮住了屏幕,抬頭對著鏡頭笑了笑。眾人便開始團體合照,負責拍照的便調整著角度,要把桌上的食物及飲品都完美拍下,可是人太多,怎麼弄都有點尷尬。有侍應從旁邊經過,便被拉著幫忙拍照。忙碌了一會,才終於安靜下來享用甜品。

但迪宏的泡沬咖啡還未等全部人的飲品都送來,便已喝了小半。

好喝嗎?還好喇。

我也要試。好呀,你試試看喜不喜歡。

草腥味好重。是有一點腥,這杯咖啡主要是用來拍照的,不是用來喝的。

「You available after 10pm?」

「It'll be very late.」迪宏說,「My flight is on 4am tomorrow.」

對方又是一陣沉默。迪宏不知道他是想要還是不要,咖啡室裡很嘈,旅客來了一批,又走了一批。

「Where are you?」他還是忍不住再發了個訊息過去。

不知誰問他為甚麼老是看手機。迪宏說,隨便看看。

出來旅遊就不要掛住玩手機。有人說。迪宏便回,你們不也常常在玩?

我們怎麼一樣呢?我們是「手機食先」!

Hi Daddy. It's my last night at Bangkok.

Hi Daddy.

Daddy?

Yes I do want something special.


迪宏不好意思常常掏出手機來,可是心裡總是放不下那個還未收到的回覆。

喝完了咖啡,一堆人往河邊走。午後的曼谷河畔並沒有一絲涼爽,暑氣倒仍是很足。據說現在是泰國的冬季,氣溫約三十度,不論遊客還是本地人,都是短褲短衫。汗沿著脊骨滑下,穿過有點鬆的褲頭,滑進尾椎位置。

褲袋裡似乎傳來了震動,迪宏趁其他人不留意,再次開啟了交友軟件。

「Sam Yan.」Daddy回覆。

迪宏不知道Sam Yan在哪裡,用地圖看了看,離自己似乎頗有一段距離。

「Too far.」他說。可是今天已是在曼谷的最後一天,明天凌晨四點便要乘搭回香港的飛機,甚麼時候再來,迪宏自己也不知道。他以為曼谷是個艷福無邊的城市。

一伙人在河畔拍好了相,便沿著充滿文青氣息的酒吧街往臥佛寺走。

「Up to you.」Daddy說。

「I need something special, it's my last night.」迪宏說,太陽很曬,他很熱,自己很想可以有一個盡興的夜晚,在曼谷這個傳說的天堂好好地享受一回,可是事情總是不能順利。今天出來時他忘記了戴帽,太陽直曬在頭上,曬久了便感到有點暈眩。汗水在他背上往下滑,滑過背部,滑過腰部,輕柔地,讓人感到痕癢。最後有點被衣服吸收了,有點沿到尾椎位置才消失。

Daddy沒有再回覆。迪宏有點惱怒自己的回應。有人來搭他的肩膀與他拍照,他便笑。從臥佛寺走到回河邊,過橋,去看鄭王廟。太陽下山時他們趕著拍照。

「Your Place?」Daddy問。

「I'm staying with families.」迪宏說,心情好了起來。那是他期待已久的相遇,也許可以約出來在河畔漫步,然後喝點啤酒,最後在對方的酒店裡解除所有的束縛。可是對方再次沉默。

眾人熱熱鬧鬧地在河畔餐廳晚飯,開了兩瓶紅酒。因為是最後一晚留在曼谷,眾人都毫不吝嗇地點了喜歡的泰國菜。沙律一定是青木瓜沙律,酸、爽、甘、鹹,平衡得十分好。迪宏說,這個比早兩天吃過的都要好,回到香港,可考慮自製。但是Daddy還沒有回覆。

他說他住在Sam Yan。

眾人吃過了飯便回酒店。四點的飛機,半夜便要出發去機場。迪宏說吃太飽了,要去散步。便沿著河走。夜裡的曼谷另有一番熱鬧的景象,街邊擺出了攤檔,各式食物檔口、飲品檔都開始營業,滿街燈火通明。

迪宏便朝著地圖指示的Sam Yan的方向走。但是他其實不知道幾點可以見到Daddy,甚至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會約他出來。他便發訊息過去,這次很快便收到回覆。

「After 10pm.」Daddy說。

太夜了。

「It's your last night here. don't you want something special?」Daddy在訊息中問。迪宏在滿是食物檔口的街道上從街頭走到街尾,又從街尾走回街頭。

太夜了,四點的飛機,他十二點便要出發往機場。如果十點才可以見面,那麼豈不是只能碰一碰頭?這完全不是迪宏想像中浪漫的艷遇。

對方只是說,隨便你。

迪宏不甘心就這樣回酒店。大家一定會好奇自己到底去了哪裡散步,如果太夜才回去,恐怕已不是簡單的盤問了。

路邊攤有在賣沙律的。迪宏便坐下來點了一份木瓜沙律。很酸,很鹹,很開胃。

「Can I see your private pictures?」他問。

「Sorry I don't take pictures.」Daddy說。

「It's my last night.」迪宏說。他幾乎要絕望。他以為會有個成熟的老爹可以擁抱自己,好好地疼愛自己。但他一個都找不到,只能呆坐在街邊吃著木瓜沙律,而且還好像愈吃愈餓。但他甚麼都沒有得到。

小食攤的生意很好,擺出來的桌子都坐滿了人,調理食物的是個大叔。迪宏一邊玩手機,一邊抬頭偷望大叔。但Daddy沒有回覆。

太晚了。迪宏說。

那麼隨便你。Daddy說。

迪宏吃完了木瓜沙律,呆站在熱鬧的街頭,不知自己該走哪一個方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Daddy通常指中年以上的男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幻彩

詩歌 | by 嚴瀚欽 | 2019-09-19

【無形.Be Water My Friend】Be Water

小說 | by 雄仔叔叔 | 2019-09-18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9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