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虛擬關係】第94號交響曲

小說 | by  譚劍 | 2019-03-15

I

「妳可以救救我嗎?」

她在上課時接到這個奇怪的WeChat短訊,從名字判斷,發訊的應該是男人。

她這戶口是新開的,很乾淨,和過去的她一刀兩斷。

班上的同學都認真聽課,就像她看來也是個認真的夜校生。

「你要我幫你買點數卡嗎?」她問對方。「 我不需要妳的錢。」

她明白是甚麼花樣了。「你想付錢給我嗎?」

「可以嗎?」

男人會在WeChat上以漁翁撒網方式投石問路,反正不怕被認出來,沒收到回覆就算了。如果真的找到,就像中了六合彩安慰獎。

她對安慰獎沒有興趣,只希望自己能中頭獎。年輕 人在香港生活實在艱難,用正行方法根本存不了錢。有人說香港今日充滿發展機遇。醒下啦仆街!唔只公立醫院唔夠床位,就算香咗都要兩個人逼埋一齊!

為了賺錢,她可以去到好盡……她自以為,太天真了。

她開這新的WeChat戶口,就是希望變換身份過新生活,又或者,回到原本的普通人生活?

不過,曾經滄海難為水。

她其實仍不確定未來的路要怎樣走,只能見步行步。

「把你的照片傳過來,樣貌要清楚,不要戴帽子。」

不到一分鐘,照片就傳過來。他不年輕了,但穿上西裝後看來一表人才,是玩Tinder時會向右滑的類型。單憑照片不準,對方可能是斯文敗類。她只想把事情儘快辦好。

「你不會偷拍的吧?」

「當然不會,我怎會給自己找麻煩?」

II

「她在網上說自己未夠十八歲,可是你看她,起碼二十五歲,是中女。」在屏風後作供的中年男人抑壓忿怒的情緒。

站在被告席的女人嘴角上揚,很滿意這答案。

辯護律師維持專業的態度和語氣,以不急不緩的語氣追問:「可是你在當晚十一點半見了她後,仍然決定繼續和她去時鐘酒店。你們在凌晨十二點零五分登記過夜,在第二天八點半才離開。即使我的當事人說不能偷拍,但你仍然用手機把整個過程鉅細無遺拍下來。為甚麼?」

「她收好貴,以她這年紀來說,這價錢要連埋拍片才合理。」旁聽席一陣嘩然。「反正我只是自己回味,不會公開。」

辯護律師終於點頭,表示盤問完證人,轉而面向陪審團,鄭重地道:「證人是資深的援交玩家,他的行為或許有道德爭議,但當天他和我的當事人去酒店這件事卻是證據確鑿。本案並不是要做道德判斷,而是要從客觀事實還原案件的真相。」

不同於檢控官盤問其他證人時一直說「殘暴而有預謀的兇殺案」,辯護律師只是用平淡的語氣說「案件」。

「雖然當時酒店附近和公園內並無閉路電視,但證人手機裡的偷拍片段確實存在。所以,我們有人證物證證明我的當事人在上述時間內一直留在酒店內,不可能離開現場去殺人。」

之前對被告不利的全部證供都有可能被推翻,陪審團被新出現的證供弄得暈頭轉向。

辯護律師離開後,檢控官上場。

中年男人告訴自己保持鎮定,不知對方會提出甚麼令自己難堪的問題。

「你好,我姓駱,有一些問題問你。」檢控官聲音低沉,蘊含強大的壓迫感。「請問偷拍在援交裡普遍嗎?」

「很普遍。」

「你常回顧自己的影片嗎?」

「只會第二天看一遍,我比較喜歡看新片。」

不只旁聽席傳出笑聲,法官、陪審團也一樣。檢控官仍然一臉嚴肅。

「你是不是每次都去那間時鐘酒店?」

「對。」

「房間的間隔都一樣嗎?」

「對。」

「你背包放的位置每次都一樣嗎?」

「對,沒有其他適合位置。」

「你們進房間後,被告有給你飲料嗎?」

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但記得「出庭作證注意事項」上寫明 「如果不清楚答案便說不清楚」。「不清楚。」

「如果她手上有,你會喝嗎?」

「注意事項」要他說實話。「會。」

「我的問題問完了。」

檢控官說這句話時,中年男人聽傻了。他本來以為對方會向自己發動更猛烈的攻勢,沒想到只是幾條似乎不痛不癢的題目,可是他仍大感不安。雖然他案發時在場,但似乎是最不清楚發生甚麼事的人。

他覺得自己笨死了,覺得臉孔發熱,幸好大部份人都無法看到在屏風後的自己。下一個證人要上場了。

III

結束對六個證人的盤問後,檢控官好整以暇,結案陳詞。

「在這宗殘暴而有預謀的兇殺案裡,本案被告是以二級榮譽甲等的成績從大學電腦系畢業的聰明人。她為了佈局殺死者,先接近本案第三證人,用迷姦水令他昏迷,用他的指紋打開他手機,找出他以往偷拍的影片,把她的臉用deepfake技術合成到裡面的女人頭上,所以,剛才播出的兩段影片除了女方樣貌不同,其他內容完全一樣。在合成期間,她離開現場去公園殺人。她去殺的,就是威脅要揭發她用deepfake騙人的前客仔,也就是本案死者。殺人後,她才回去時鐘酒店催眠第三證人,讓他以為完成了交易。這是她上催眠課程的原因。」

IV

中年男人拿了證人費,在法庭外抽煙時,手握飲料的辯護律師主動走過來跟他握手。

「雖然我的當事人被判有罪,但我們會上訴。剛才你的表現很好,今天很謝謝你來。」

中年男人對案件的判決毫無興趣,那只是律師之間的較勁。他只在意一件事。

「你知道真相的,對吧?」

辯護律師沒有回答,鬆開手後離開。

中年男人的腦袋突然被打通任督二脈。那天他好像真的有喝她提供的飲料,而且不只她,其他女孩給的也一樣。她們都說要先喝點能量飲品……他要儘快回家把所有影片看一遍……連親身經歷加上物證都有可能作假,從甚麼時候開始,世界變得這麼可怕?

2019.2.15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G殺》,一個張開口的人頭

影評 | by 蘇苑姍 | 2019-03-17

編輯推介

【虛詞.虛擬關係】有關係嗎

詩歌 | by 梁匡哲 | 2019-03-22

春分書單︰從情困到養生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3-19

悼陶然——老總,我交稿了

其他 | by 馬家輝 | 2019-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