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三首:櫹槮 X 披靈 X 曾子芯

詩歌 | by  櫹槮、披靈、曾子芯 | 2022-05-08

〈失語的第三人稱〉
◎櫹槮


(一)「他」

「我非啞巴」

「他」聲嘶力竭

唇舌哽在口齒間

蠕動

「他」提筆自證

墨字爛成一攤霉漬

血書結出斑駁鏽跡

控訴?

證據從意符中離析

逃逸至月的暗面

寄居 凝固 結痂

落了疤

留下環形山的創痕

西洋人的巡迴馬戲團

馴化的獸死守東方的蓮

「他」裹著粗劣的仿金箔

任由雜色的眸子照亮

擲在鮮肉上的目光

鑽入表皮

增生 發酵 膨脹

「他」被逐出軀殼

玻璃展櫃外緣的遊魂

默讀

簡介自己的句段

失語

殘破的疆界

空洞的風月

一同啞了




(二)「她」


「她」 含著所謂的「我」

言語 寄宿在複數的花蕊裡

延異 無邊際的希望

未曾顯現的

——我的存在

由「她」的掌心確認

指尖

綻放出混雜的喻象

溫潤的蠟製軀體

承載「他」、「她」、「它」的眉目

燒灼

淌著乳白色的

流浮的山川



〈請控制靈魂對自由的渴望
──向Dr Paul Brand和上海政府致意〉
◎披靈


靈魂長了痲瘋

疙瘩一塊一塊

我翻出指甲鉗

折掉一點

像腳板的死皮

但靈魂卻在皮屑中自行隔離

靈魂不知道

痲瘋是痛感的破壞

是我把自己壓傷

是我把自己磨壞

是我感覺不到眼睛乾澀

而放棄流淚

是我把自己長出疙瘩

自從聽到政府的呼籲

(原來官員也有寫詩的)

「朋友們

控制靈魂對自由的渴望

不要在陽台

在白晝

在黑夜

開窗唱歌」


〈白來〉
◎曾子芯

自由

想必是虛無的圓形

過期的痛苦

畫地為牢

我們得以在圈中

反覆咀嚼

如果模糊大小的概念

一座橋

不夠圍困兩個村莊

一雙眼睛

記作一口幹涸的井

麥田高過我們

看守日夜的盡頭

記憶最終認罪伏法

曾哄騙我們

白來人間一趟


詩三首:宋子江 X 洪慧 X 律銘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虛詞・夠鐘食藥】詩三首:蘇麗真 X 驚雷

詩歌 | by 蘇麗真、驚雷 | 2022-06-27

【珍寶下沉詩輯】饒舌的歷史課,航向眾人的假面

詩歌 | by 陳李才、李顥謙、朱少璋、璇筠 | 2022-06-25

情色青蛇

影評 | by 梁靖芬 | 2022-06-20

關於藝術發展局選舉

如是我聞 | by 甄拔濤 | 2022-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