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福仁專欄:時宜篇】瘟疫與我們

專欄 | by  何福仁 | 2020-03-16

本擬續寫一點《紅樓夢》,但看來真的不合時宜,我近月反而就瘟疫問題寫了二十多首詩,付上五首,就當是專欄文字,不過是分行而已。


一、瘟疫與將軍

當疫情逐漸失禁

(不是失控,用字要準確)

將軍下令要用飛彈攻打

這是哀的美敦書,三天內

倘瘟疫還不肯乘乖投降

(馬上計時,倒數七十二小時)

將軍打過好幾場仗

都很漂亮,你不見

他左右襟上掛滿了勳章

對上一場,攻破了不能攻破的

黑洞海洋

士卒一無損傷

更深入敵陣

對手呢,無法估算

全數陣亡

各位手足,將軍說

(他很親切,毫無架子

簡直可以和我們一起吃火鍋)

我們要抱必勝的決心

美帝電影什麼的「嘔壁」

(Outbreak,將軍帶點動聽的口音)

不是把疫城一股腦兒炸個稀巴爛

難道我們炸彈的威力比不上?

這電影在軍營裡播了又播

只播上半場,我們都會背了

當疫城灰飛煙滅

大家拍手叫好的時候

小D開始忐忑不安

(瘟疫以來,他就患上憂鬱症)

阿彌陀佛,他希望要炸的地方

他的親朋戚友並不在場



二、瘟疫與煙民

他跑到辦公室外

把口罩扯到顎下

點火,大力抽了一下煙

他從事保險行業

鎮日對著熒屏工作

網上的訊息他一概不信

因為沒有所云fact-check

一位網民說抽煙可以殺菌

這個,他信了

他告訴一直要他戒煙的老婆

這,經過他多年的人身測試

所有病毒的研究

就是遺漏了煙民與非煙民

確診染病的比例

或者,他點燃另一根煙

說:已經做了研究

世衛那個埃塞俄比亞的頭頭

隱瞞了答案,因為

這個嘛,不好鼓勵




三、瘟疫與花花


花花不過是隻普通的貓

不同的是比其他貓更高傲,更霸道

鄰家的大狗也怕牠

死開,牠大姊咆哮,別惹我

我昨天殺死三隻蠹魚

兩隻蟑螂

今天還沒有發市

你們平日不是奴才那樣

戴了皮口罩?

不停污染街道

早晚散播病毒?

難得有一點日照

牠到屋外散著碎步

豎起葵扇似的尾巴

喵喵,沒有在動物之間大流行

你以為是政府的功勞?

萬一我也受了你們的傳染

我也是全球受感染的第一貓




四、瘟疫與老闆


分公司的經理在電郵公佈

彈性上班的安排

員工在家工作

每周三天上班

三天提供一個口罩

保護衣兩人輪替穿著

裝備已確保一個月的存貨

搓手液不缺

但洗手會更安全

洗手吧,不用顧慮水費

倘有意見,積極的

請直接告訴我

業務逐漸改善

全賴領導有方

董事長當我們是子弟那樣訓誡

當我們是子女那樣愛護

我感到無比的幸福

看著董事長掛在公司的尊容

誰不眼泛淚光?

董事長讀著讀著也感覺尷尬

自忖心理正常

別人的好意豈能拒絕

對其他同事也是正能量

艱難時期,正正不要製造恐慌

在電腦上按了一個讚

心想:總經理放完無薪假期

合該由他接班


五、瘟疫與南北國


南方國忽爾瘟疫暴發

源頭遍查不獲

人傳狗,狗傳貓

上流傳下流

傳到了軍方

數月後全國失控

對北方國

不戰而降


北方領袖躊躇滿志,說:

還不容易麼,只派了兩個特工

轉飛兩地,就到了沒有封關的南方

他們沒帶武器

不發燒,沒徵兆

不過,哈哈,身染劇毒

一個進了教會

另一個,去看球賽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何福仁

香港出生、成長。香港大學文學院畢業。寫作多年,文類廣泛,包括詩、散文、讀書隨筆、文學評論、先秦史傳散文賞析;並有與西西對話集《時間的話題》;編有《西西卷》、《浮城123──西西小說新析》。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無形・讀L】偏心女同志小說書單

書評 | by 林三維 | 2020-07-09

自由社運記者,蕭雲的書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07-03

《迴響》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