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與悼亡】抗爭詩輯:對唔住,我差小小就可以光復到香港

詩歌 | by  火、逆彌、滿堂、廖偉棠 | 2020-03-13

對唔住


對唔住,我差小小就可以光復到香港

差少少,少少

只可以飲恨,我地慢了

可能係宿命

我永遠唔會成功


對唔住,要咁多人活受罪

打,斬,扑,殺

只差少少,覆桌只差少少


對唔住,要你地成日幫我手

又執手尾,又搵車,又搵物資又盛

仲要你地做啲我本應該係我做既野

對唔住


我知道令好多人失望了

對唔住

我未盡全力

依家我只可以望住

但係咩都做唔到


我以為

我是天選之人

注定改變社會


真是罪孽

留我何用

為何不衝上來

一鎗了解我


曾經在突圍時

想著要一起衝出去

保衛時

想要贏一次

突襲時

想著終於找到死的地方


身後的女孩想喝可樂

男孩想抽根煙

沒水了

有人提出可喝生理鹽水

吓?


男生大叫今生只嫁前線巴

被誤會了


「若果今次能出去的話

我就會結婚。」

「那我還是在這死掉算了。」

吓?


打電話給朋友

把某女生交托給朋友

「那是你女朋友嗎?」

「不」

吓?


在外地認識了個女孩

「幹完這票我就跟你結婚。」

女孩在機場等候了一天

兩天

三天


「待香港光復後

我就跟那女孩表白。」

「我想

你要單身一輩子了。」

吓?


水炮車前

「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

多少友誼能長存。」

「啊!」

吓?


安全?


在哪?


在床上

閉上眼

「曱甴!」

打開眼

還是那熟悉的天花板


在家

一人

耳邊聽到

細雨帶風濕透黃昏的街道


革命是為了更⋯⋯

什麼?


我還在這

還抽着煙

喝着酒

你們在那?



二月

◎逆彌


都過了這麼久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依舊等待

風停下時的靜默

深夜遠方的鳥聲


你當然恐懼

你仍然憤怒

你無能為力


你依舊戴上口罩前行

卻不再是為了聚集

而是為了生存


蒙面原來是這麼奢侈


催淚煙依舊如霧

卻更像疫區消毒的白色氣體


如果病毒是壓迫者的武器

你還有反抗的身體嗎


都過了這麼久

何以來一場瘟疫


如果殲滅可以換來救贖

如果一片森林可以免於苦難


你安靜咳嗽

漸漸明瞭去年

那些沸騰的憧憬

那些戛然而止的爆發

那些不確定的接觸


汽油燃起路障的聲音

子彈穿透驟雨的聲音

你在場

默默聆聽

而你如常沒有做到什麼便離去


無數巨大的深綠色帳篷中

只願屍體完整無缺

只願沒有你的血跡


誰又可為每一棵死去的樹設靈?


你說:一切都不足夠

一切都太多了


都過了這麼久

你還沒有好好哭過


如果你的夢無足輕重

如果所有你夢遊到達之處都被夷平


哪怕琴音失調喉嚨乾裂

哪怕改朝換代赤地千里

你的時間依舊寂寞


願那些細菌不會傳到夢裡去

願賜給你日用的飲食

能對世界善良一點


但誰祈禱自己一生的接觸史

毫無瑕疵


你永遠無法全身而退

正如你永遠無法脫離兇惡

過去與未來同時無疾而終

現在總得找什麼來殺時間


如果神的國明天降臨

你照樣花一整個早上自慰

然後煩惱午飯要吃什麼

回家看兩三部電影

便是一天


你又來到街上

蒙面的行人彷彿都在喊無聲的口號

眼眶依稀熾熱明亮


希望與黑暗同時向光伸延

像你在夢裡種的花

無根


陰影總需要存在

而世上的光足夠有餘


日子猶有餘悸

誰的歲月靜好

哪個現世安穩


你沒有更好的愛情

迎接更壞的時代


要怎樣生活下去

才稱得上義


是的

火還不夠猛

來喚醒一代人


/ 寫於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凌晨



自殺不止是自殺

滿堂


你看這首詩無法完結 吊起來又臭又長

形成一個問題

無法由我由你由這世上會呼吸的每個人所解答

如果你要詢問是因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地點在高樓及海邊 有人不自然地從身體流出血液

掉在地上腐爛枯萎乾燥 就這樣死了

已經死去的人也不止是他或她 死了的身體更是我們

我現在還能心跳 床上還能勃起

還可以和不認識的男人一起參加性愛派對

但停止呼吸的人是我們

這樣就不能死亡就燒掉化灰

不能一年一度地節哀順變 不能原諒啃咬血肉的禿鷹

這比同性戀愛上喜歡女人的男人更難過

直接反駁了下半身動物的說法

人人都多事了起來

像是共產黨要和哪個共度午餐什麼的

這根本無趣極了

一切都令我更想只關注其他原本

比如超市降價

比如已經到來的十二月是否會有一個遲到的世界末日

看吧 共產黨毀了所有 毀了生命和青春和其他更多



白色花

◎廖偉棠


如果你到將軍澳

請你不要帶一支白色花

不要被地鐵站那些黑警觸碰它

將軍澳沒有將軍

只有一個遠征未返的士兵

他跳過了戰壕,衝進挾冰的洪流

如果你到將軍澳請你不要帶一支白色花


如果你到香港

請你不要帶一支白色花

不要被灣仔中環那些垃圾看到它

香港沒有香港

只有一座被浪圍砍的島嶼

她越過海平面,惦望著赤裸的帶電雲

如果你到香港請你不要帶一支白色花


2020.3.8.懷周梓樂兄弟


延伸閱讀

【時代抗疫】醫護詩輯:他們宣佈成功佔領 「醫護專用升降機」

詩歌 | by 袁兆昌、池荒懸、李嘉儀、淮遠 | 2020-03-06

【時代抗疫】口罩詩輯:口罩不能救人,只有炸彈能夠

詩歌 | by 劉偉成、陳李才、洪慧、黃潤宇 | 2020-02-24

聖誕詩輯:於是你沿街砸節日的燈飾

詩歌 | by 飲江、劉芷韻、熒惑 | 2019-12-24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子彈不在這裡,埋在我的胸口

詩歌 | by 呂永佳、淮遠、熒惑 | 2019-10-02

熱門文章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