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國詩的自然生命力

散文 | by  鄧阿藍 | 2019-11-08

遙遠的拉丁美洲,鄰近美洲大陸。同樣是有山有水,但一河之隔,那邊國度是富人城:這邊卻是貧民區。當台灣的曾淑霞女翻譯家,帶來了一本《尼加拉瓜詩集》中譯本(由初文出版社2019年出版),一切彷彿又近在跟前。拉丁美洲風情,造就了文學藝術生長的土地。尼加拉瓜詩作,含蘊濃厚的人道主義,其悠久的文學傳統,融合獨特的地理環境,再調入混血文化。這樣在長遠歷史的政治苦難下,激發通過風土味的想像,創作出有拉丁浪漫氣質兼現實批判精神的詩篇。其中很多作者,都是由市政主辦的識字班,進而學習到寫詩的。更出現細到十二歲的寫詩人。也許像智利女民歌手比奧萊塔‧帕拉,和她的追隨者來自貧農的男民歌手維克多‧哈拉,都是從未受過正規樂理培訓,也不會用五線譜。他們學習生活中自然自有的聽受力,將曲調旋律熟記,運用民間流傳的方法彈奏結他,憑藉民族傳承的音樂直覺創作,向底層的社會生活走去。這種源自現實活力之藝術特質,在拉丁詩裏生長着。那時,尼國約有一半人民是文盲。想像詩教人識字,教人感動,教人感染了世界。讓人們交感到尼加拉瓜國的創意文化,是給民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全國寫作班計劃,一般平民也可參與。文化部還定期出版詩刊,隨處地方可見,還如日常的糧食一樣擺在商場,受到讀者的重視。相對香港這個偏向工商業的國際大都市來說,就算以拉丁美洲最創新的魔幻現實手法文學,相信也只能引起匪夷所思的輕視吧了!這真是令人感到十分可惜。


台灣詩人施善繼先生的妻子曾淑霞女士譯筆美妙,帶給讀者耳目較新的詩作品。作為前殖民地的尼加拉瓜,經濟曾落人貧寒,但絕不是缺乏人文思想的國土。苦難當前,反而醒覺性頑強,文學藝術表現的精神非常充沛。儘管戰事可能斷斷續續地發生,可幸是尼加拉瓜政府十分重視文學創作,極力推動全國普及的學習文學藝術的風氣。此外,其國的文學詩歌寫作傳統,就是很多的資深文藝工作者,都傳承了有教無類的精神,任何階層的人,只要願意學習創作,即使文盲眾多,他們也不會拒絕,都會樂意開放地教導任何一個求教的學生。故此,軍人除了槍械,還擁有感人肺腑的詩篇,真是罕見。現時,尼加拉瓜每年都舉行國際詩歌節,是一連數日展開的,當中加插樂隊及歌手表演。節目每天由早到晚安排了誦詩歌唱,民眾就坐滿露天的場地,熱情得像加勒比海的浪聲,他們和世界各地詩人,作長時間的交流。多元化風格不同的詩歌,刺激人想像着小國詩的藝術,原來是這麼有自然生命力的。這樣大家便感受到尼加拉瓜雖是發展中的國家,卻可分享到象徵普及文學藝術精神的詩歌節。在商經物質至上到反智的社會香港,拉丁美洲好像十分遙遠,但人類畢竟是萬物之靈,卻又彷彿很近很近。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阿藍

原名鄧文耀,曾任職工廠工人、的士司機,六十年代開始創作,著有詩集《一首低沉的民歌》等。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