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我愛畫扭曲手指——訪問李思汝 Afa

文藝follow me | by  楊喜盈 | 2020-12-26


大家在2020年經歷了不少,因為疫情而開始了「work from home」。畫家李思汝(Afa) 在這段時期不斷創作,今年更舉辦了首個香港個人藝術展覽「Questers and the Tables 桌子遊人」,當中展示了她在這一年的畫作和雕塑,作品圍繞對2020年的回顧和反思。今次「虛詞」有幸邀請Afa接受訪問,大談創作裡的想法和轉變。


轉型與起點


在Instagram 上看到Afa 時,發現除了有關創作的照片外,還有不少擔任模特兒的工作照。她在IG上亦有超過3.7萬粉絲追蹤。Afa 的入行並非進入學院接受藝術訓練,她的路途可說比其他人曲折得多。Afa 在畢業後先進入廣告公司擔任美術指導,後來轉為以畫插圖和拍廣告為主的自由工作者。這次的展覽對Afa來說是畫畫的里程碑——由以往的多重身份轉為投入創作。


這次展覽「Questers and the Tables」是源於黛安.艾克曼(Diane Ackerman)的名作《感官之旅》,書中形容餐桌在人類世界裡具有社交意義,人的悲歡離合都會在桌上發生。Afa 聯想起在疫情時期大家都在家工作,她留意到人們會以不同方式增值自己,變得有創意,形容這個時期是「lost and found」。她說:「當人一回歸空白時,就想去創造。」人在桌子上創作的模樣引起她的興趣,似乎大家都在裝備自己。雖然大家都單獨地創作,但也是為未來努力,在Afa看來大家的桌子水平是一致的,所以才衍生出「桌子系列」的畫作。「桌子遊人」就是形容人類在探索知識的狀態。


探索藝術的女孩


首次個展,Afa 在籌備過程中感到相當壓力,情緒起伏十分大,她說:「每一次展覽無論我怎樣plan都好,每次都會有意外發生。」而這次展覽令她最深刻的是展覽的場地如此大,推動她畫了第一幅大型畫作。Afa 首次「畫大畫」,一幅2米半X1米半的畫布。雖然她以往有繪畫壁畫的經驗,但是大型畫作消耗她的體力,需要她不時走遠走近來修正比例、角度等。除了「畫大畫」這個新嘗試之外,她更前往台灣學師三個月,學習人體雕塑。在場內展示的其中一個雕塑名為「Hana」,也是唯一一個得到Afa賜名的女孩。她說:「做雕塑的滿足感很大,尤其是我喜歡做打磨這個動作,重複動作時十分療癒。」


(取自 @afa_leeishere)


Afa早期的作品顏色黑白,偏向日系暗黑的風格,但是次展覽的用色較為柔和,呈現另一種日式卡通感覺。她筆下的人物大多為女孩,每個都有不合比例的大眼睛、圓滑的身體曲線,就連她也笑說:「我覺得自己比較擅長畫女仔,以及我比較喜歡畫有曲線的東西。」她補充女性溫柔的神情、睫毛、眉毛、手指都很喜歡畫,每個小女孩都是她的分身。她指創作過程是自我探索的過程,她舉出以往喜歡畫學生妹,一直思考箇中原因,後來才發現自己的學生時期感到疏離、孤獨無助,一直對此耿耿於懷。


不少觀眾發現Afa的女孩擁有扭曲的手指,她說:「我想在好合理的東西裡有突兀的感覺。」Afa認為手指帶有探索的意味,有豐富的表情,令她想起電影《愛神》裡的手指,可以用手指表現情慾和思緒,令她特別喜歡畫手指。她直言自己不喜歡太可愛、太美麗的東西,所以在作畫時會加入「矛盾感」,這種獨特的Afa式美學可令觀眾覺得「同個面口唔夾」。


Afa有不少作品與迪士尼人物有所聯繫,但她並不喜歡迪士尼帶給觀眾的正面積極、歌舞昇平,她形容這些「太fantasy」。但矛盾的是,Afa指迪士尼出現在戰後時期,當一些人處理好混亂之後,大眾需要娛樂去安撫情緒,使她有了懷緬當時「和平」的景象。在Afa的畫作裡,我們可以了解她的思考過程,在充滿童趣的女孩們背後,可以探勘畫家的想法。


「桌子遊人」Questers and the Tables

日期:即日至12月30日

時間:11am ‑ 7pm(星期一至六)

11am ‑ 5pm(星期日)

地點:JPS Gallery

(香港中環畢打街 11-17 號置地廣場中庭 2樓 218-219 號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執書櫃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1-13

編輯推介

2021台北書展停辦 讀者積極才能救書業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1-21

悼念新加坡文人英培安先生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21-01-15

【佬訊專欄】執書櫃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1-13

詩三首:熵南 X 楊新滿 X 滿堂

詩歌 | by 熵南、楊新滿、滿堂 | 2021-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