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藝術上的突破:《科學怪人.重生》——訪問舞台設計師王健偉、黃宇恒、盧榮

文藝follow me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0-22


今年10月,中英劇團的設計團隊為觀眾帶來《科學怪人.重生》的視覺盛宴 。為了更加接近《科學怪人》的作者瑪麗.雪萊(Mary Shelley)的黑暗筆觸,設計師摒棄了慣常使用的呈現方式,為觀眾帶來全新的觀劇賞感受。且聽本劇的設計師王健偉(佈景設計)、黃宇恒(燈光設計)、盧榮(錄像設計)和大家分享《科學怪人.重生》的舞台美學


巨大的白色管道


電影及電視劇為了還原故事或者增加真實感,會用一些貼近文本的道具和場景。早年的舞台美學,也會避免一些誇張的想像、抒情的呈現方式,令觀眾置身於絕對的客觀景象。隨著戲劇藝術普及,觀眾的接受程度不止提高了,且對美學的要求更高。舞台美學開始革新,賦予觀眾更多想像空間。這次舞台設計,就是希望用角色主觀的感受來設計整個舞台劇。他們沒有搭建一些書中實際的景像,甚至一間屋都沒有,反而大膽地用一條巨型的白色管道作為場景,真是「藝高人膽大」!

佈景設計師王健偉形容自己像解剖般進入《科學怪人》的世界,他回憶起白色管道的意念是由他、黃宇恒和導演盧智燊一同構思出來,而起初思考的正是「方向」。他們想像這條白色管道是一條線,剪去頭尾兩端後,就將這個剩餘的部分展示給觀眾。他認為這條線可以是事件的起始至結束、出生至死亡,代表著時間和事件。而在管道的前方是一個泥池,演員出入經過的時候都會沾上泥土,有象徵角色被世界的慾望污染的意思。觀眾可以在這條線裡觀察科學家維特從善變成惡,初心如何一步步變質的過程。黃宇恒補充觀眾通常代入某個角色或時序去理解故事,但這次觀眾需要用一個「宏觀」的角度去看故事,以「神」的身份觀察人物。


角色的主觀感受,比情節重要


這次舞台劇打破了不少舊有的呈現方式,負責錄像設計的盧榮為了更有力呈現角色的心境而改變了自己的設計。他指自己每一場戲都帶著投影機去給同事看自己的想法和影片,需要花不少時間揣摩角色的內心,和討論呈現的效果。他舉例:「在第一幕時,船員和海浪抗爭,但因為在這個載體(管道)下,海浪改成吸來吸去,又噴出來又吸入去。正常的浪是藍色、綠色的,但由於我們想呈現演員的恐懼,所以浪變成了古怪的顏色。」另一幕主角在打雷時找到希望,錄像也由原來的暴雨打雷變成藍天白雲,從而突出角色得到啟發時的喜悅。設計團隊一致認為故事情節並不是這個舞劇最重要的部分,他們更注重角色當下的心理狀態,具像化地呈現抽象的感受。


實驗性設計,難度也超大


在設計上,王健偉指場景有很大的技術限制,其中以燈光一環最為困難。負責燈光設計的黃宇恒一臉淡然地說:「裝不到燈。(燈)入不到。」這在舞台設計上可稱一個震撼性的難度考驗。他續指因為場景就只有幾個洞口可以打燈,加上整套戲對燈光有不少要求,限制非常大。他說:「最終的目的不是純粹照明。我們要配合這個概念走下去,又要滿足戲的需要,結花了不少時間計算這個計劃可不可行。」


舞台概念也限制了道具佈置,場景要保持簡潔,不能有太多的東西。演員出入只有三四個出口可用,所以除了台位、對白,道具的位置及收放方法,都要一一排好記好,增加了演員及導演的困難。黃宇恒說:「這些位置是難處,但work得到是somethings。」


製作團隊為這部經典所作出的嘗試的確令人嘆服,他們克服了不少技術問題,帶給大家全新一面的《科學怪人.重生》。這個被盧榮認為「很型」的科學怪人定會帶給觀眾新的觀賞角度和感受!


《科學怪人.重生》X 中英劇團


日期:10月10日至25日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