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度年華.廿八】 戴望舒:留學里昂,雨巷怨男

廿八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3

1933年,戴望舒,28歲。


28歲的戴望舒,遠赴里昂中法大學留學。同時,這位剛剛出版第二本詩集《望舒草》的詩人,正在鬱鬱寡歡,掛念施蟄存的妹妹,施絳年。


1927年,戴望舒22歲。在好友施蟄存家暫居的他,結識施絳年,一位十七歲的鄰家少女。很快,才華橫溢的戴望舒就陷入孤獨而痛苦的單戀之中。〈有贈〉一詩,據說就是他寫給施絳年的獻禮:


誰曾為我束起許多花枝,

燦爛過又憔悴了的花枝,

誰曾為我穿起許多淚珠,

又傾落到夢裡去的淚珠?」


在1929年,戴望舒首部詩集《我底記憶》的扉頁上,更印著「A Jeanne(給絳年)」這幾個法文大字。深情的戴望舒,更以阿拉丁文,翻譯古羅馬詩人A·提布魯斯的詩句:


「願我在最後的時間將來的時候看見你,願我在垂死的時候用我虛弱的手把握著你。」


戴望舒不斷向施絳年示好,施蟄存又大力撮合兩人。但是,施絳年仍然對戴望舒愛理不理。即使戴是才華洋溢的詩人,個子又長得高大,可是因為他童年長過天花,以致臉上留有癩痕,佈有黝黑的麻點,令施絳年對戴的追求有所卻步。夾在好友與妹妹之間的施蟄存,不得不無奈嘆道:「一個是我的大妹妹,一個是我的親密朋友,鬧得不可開交,亦純屬他們自己的私人之事,我說什麼好呢?當年此事發生時,我就不管此事,一切採取中立態度,不參與也不發表意見,更不從中勸說或者勸阻。


施蟄存的中立,助燃了戴望舒的瘋狂愛火。1928年,單戀無果的戴望舒以跳樓尋死相逼,使得施絳年無奈默認這段關係。1931年,戴望舒與施絳年訂婚,但此時的施絳年,已經愛上他人。為了減低接觸戴望舒的機會,她催促戴出國讀書,要求他完成學業,保證經濟無礙,才肯接受彼此的婚姻。


822-02

( 戴望舒在里昂中法大學的註冊表格。)


1935年,戴望舒被里昂中法大學開除。他被踢出學校的原因,據說就與無心上學,經常翹課有關(另一個說法是:他被當時的右派學生告密參與西班牙的左派革命活動,而被不准學生有政治參與的校方報復。)無論如何,施絳年對他的傷害,已經到了椎心刺骨的地步。5月,戴望舒回到上海,證實施絳年移情別戀。氣上心頭的戴望舒,當眾打了施絳年一記耳光,然後登報解除婚約,結束這段八年的「感情」。


戴望舒的名作〈雨巷〉,寫於1927年。詩中描寫的那位「丁香一樣」、「結著愁怨」的姑娘,不少人認為就是指向那令戴望舒「痴心錯付」的施絳年。


撐著油紙傘,獨自
徬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的
結著愁怨的姑娘。


「我」撐著雨傘,在悠長寂寥的雨巷彳亍走過。這個場景,會否就是戴望舒在里昂留學時,走過異地的街頭寫照?那位帶有丁香之味,流露愁怨氣質的女子,又是不是他留戀施絳年,依依不捨的遙想?


1936年,戴望舒與穆時英的妹妹,穆麗娟成婚。即使今次雙方都情投意合,婚後的戴望舒,卻總是埋首在書堆之中,不懂經營夫妻關係;1943年,在香港主編《星島日報》副刊的戴望舒與穆麗娟離婚。六年後,他又與第二任妻子楊靜離異,重覆婚姻破滅的宿命。


1933年,戴望舒,28歲。距離他在北京病逝,尚有17年。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襪戀

專欄 | by 佬訊 | 2018-11-12

編輯推介

【無形.荷爾蒙】胰島戰役

小說 | by 穆琳 | 2018-11-20

【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話說金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