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開歷史倒車、礙未來發展——為何我反對刪減中文科口試考卷

教育侏羅紀 | by  周子恩 | 2019-09-10

一如所有學習領域(KLA, Key Learning Areas),中國語文科一直以來也有自己的課程設計理念,而以下來自教育局網頁的文字,正好說明本港中文教育政策及發展的理念。

學習領域定位

中國語文是學習各門學問的基礎,而語文學習必須在學生的母語基礎上發展。語文教育的主要任務是要提高學生運用語言的能力,要學生掌握規範的書面語,能說流利而得體的粵語和普通話,同時感受語言文字之美,培養語文學習的興趣,發展高層次思維能力和良好思維素質,得到審美、品德的培養和文化的薰陶,以美化人格,促進全人發展。


無容置疑,這段「攞你命三千」式的大雜燴文字反映的,正是課程設計者貪多務得的心態:學生不僅要「掌握」「規範的書面語」,要「能說」「流利而得體的粵語」。還要從美學角度「欣賞」語言文字,甚至透過本科「發展高層次思維能力和良好思維素質」!

事實上,只要我們細心咀嚼當中的文字,便會發現他們對學生的要求其實高得不設實際。

眾所周知,欣賞文學之美和強調語文的實用性本來就是兩套截然不同的語文學習進路,亦是本地中文教育路線之爭的根源。前者針對思維發展,不避主觀,尤重個人體會感受分析評價;後者講究基本溝通能力和組織能力,以客觀簡潔為上。兩條進路之差異極大,學習目標亦不盡相同,惟當局在設計新高中學制時,既想協助學子應付日後的職場需要,於是加入大量基本語文溝通元素,強調讀寫聽說訓練甚至包括綜合能力,又希望維持課程中的文學元素,例如在卷一閱讀理解中滲入不少有關寫作技巧或結構分析的高階思維題目,以求面面俱到。

因應各種不同的「需求」,當局試圖利用中文科有限教時為學生提供「全面而均衡的語文學習經歷」。結果,中文科合格率較其他必修科目為低,而大學入學之基本要求,即兩科語文必須達 3 等的規例,更令問題雪上加霜,終致中國語文科成為人見人怕的死亡之卷,學生壓力之源。

考試的本義是「評核促進學習」(assessment for learning),惜在僧多粥少學位不足的現實情況,及考試主導學習所引起的惡性循環下,考試遂成考生眼中十惡不赦的「殺人機器」。事實上,要出一份好的母語考卷著實不易。因為基本上每人也可在某程度上聽懂讀通本國語文,要在當中分出高下確非易事。何況語文學習並不如其他學科(尤其理科)有相對客觀公正之評分準則,而當主觀成分出現,自有評核差異之議,當中尤以寫作及口語兩份強調表達技巧的考卷最具爭議。猶幸寫作一卷在中國考場已有百年以上歷史,國人早已適應,於是當考試壓力影響學子身心一類爭議出現,首當其衝的便是「游談無根」的口語溝通能力考核。

不過無可否認的是,新高中學制的口語溝通能力考核之設計確實思慮不周。以往高考中文科口試,利用小組討論考核學生之溝通應對能力,再以個人短講考核組織結構等能力,兩者本來相輔相成,可惜文憑試忽然轉考朗讀,大搞正音正字,其後在一片業內反對聲中,備受抨擊朗讀部分終被刪除。所謂思慮欠詳,正是如此。

此外,受亞洲地區應試文化主導之氛圍影響,口試出題者為求新意往往選擇「鑽空子」,共識題、排優次等新類型題目登場,不單無形中增加學生之學習壓力,更加強只考小組討論導致評分不公的刻板印象。伴隨口語溝通試題模式之常變多變,補習名師或日校老師為了幫助學生力爭上游,自會想方設法加入套路或奇招以恫嚇同組對手。設題者和學生(及其背後軍師)一如戰時敵對國家實行軍事競賽,近年更有指部分成年考生故意報考口試搞局,故有論者曰,目前口試模式不但未能提升整體口語水平,更令該卷失去本身價值,如同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現在坊間盛傳教育當局可能刪減中文科之聽講及綜合能力部分,或以校本評核制度應付口試一卷,據了解,此方案得到一定數量的支持,但愚見以為,這建議表面上似乎有助學生減壓,但實際卻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但開了歷史倒車,更是阻礙學子未來長遠發展的短視措施。

懂得與人互動溝通、多元協作及處理複雜人際關係明顯是 21 世紀年輕人必須掌握的「應用技能」/軟技能(soft skills),而適當的口語溝通訓練,絕對是當中的關鍵要務。觀乎目前的社會發展,不論政商或其他專業界別,均有機會接觸媒體或社交平台,並要兼顧「公關形象」,或與其他不同界別人士進行不同形式的合作,而口語表達能力及聆聽理解能力訓練亦因此變得十分重要。事實上,只要訓練內容及題目合宜,小組討論絕對有助學生提升聽講水平。

事實上,通識科之專題研習即使改成小組協作形式,甚至改為以口述報告形式考核,仍不足以取代小組討論獨有之思辯訓練。或曰,目前單考小組討論可能出現前文提及種種評分不公的現象,但愚見以為,當局只消乘機撥亂加入昔日個人短講成分,問題自可迎刃而解。事實上,個人短講部分猶如短文寫作之口述版本,只要題目不過分艱深,理應不用加深師生壓力,更可協助部分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利用筆試以外方法取得應有分數,實在一舉兩得。

小結:

觀乎目前行內對課程修訂的種種方案,刪去綜合能力一卷最能平衡語言學習需要和學生應試壓力問題,其次可再考慮刪去聆聽一卷或部分校本評核內容,至於口語溝通能力考核,為了整體社會發展,非但不應刪去,更應考慮予以重整。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