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秩序編輯室】前置詞︰噪音

如是我聞 | by  鄧小樺 | 2018-06-28

IMG_4770


看日本電影《型人狗仔隊》中,在媒體衝浪工作的人刀頭舐血,有時他們將哀傷換算成媒體效應的計算。有人覺得這可厭或可悲,但我總覺,就如莊子鼓盆而歌,這是一種別人不理解的表達方法。


劉以鬯先生六月八日下午過世,六月九日凌晨從黃淑嫻臉書證實消息後,各網絡傳媒聞風而動,文學館的「虛詞」可能是第一個刊出悼念圖及署名悼文的網絡平台,我們這個新生網站,遇上歷史時刻,首次見了世面。至六月十日,劉以鬯逝世新聞登上蘋果頭條、無綫新聞等等。因為聽過太多次「香港文學位處社會邊緣、是票房毒藥」,所以看著這一切發生,心裡還隱隱有一份異樣的激動。


雖然「網絡」的多元理想、小眾發聲已被證明過無數次是泡沫夢幻影,但我還是如此記得對之的期待。由網絡的效應帶起,傳媒業中受過劉氏恩澤的各路埋伏一湧而上,小眾的香港文學得以在大眾領域登堂入室。看到有在書店工作的人說「終於可以大賣劉以鬯的書了!」這自然有點心酸,但我又想起更可怕的是,年前格拉斯過世,有間大書店組個格拉斯專題闢位陳列,結果只賣了一本……文學的事,在這個時代都不能視作必然,須要把握每個機會做推廣,否則再好的文學作品也會沒入沉默的海底。


本來第三期《無形》的主題是噪音,顏峻、李智良、梁莉姿、陳洋乃是重頭又新鮮的組合,再加上郭達年訪問、陳楚翹的藝術牆,配合更為緊密。而為了紀念劉以鬯先生,其他版面作臨時調動,刊出洛楓和陳智德的兩篇紀念文章,虎口餘生只有朗天的鍾曉陽《遺恨》書評。抽調版面,好像曾令一些朋友失望,萬望他們包涵。《無形》實在是太薄了,篇幅不足,並以自限為美。希望大家多利用「虛詞」(www.p-articles.com),目前還是未見邊界的網絡空間。小思老師曾寄語虛詞:「以虛作寄託,以實作收穫」,嗯,點擊率雖然不是甚麼實質的東西,但確實是有點收穫的滿足感呢。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你讓我讀懂一首詩

創作 | by 卓韻芝 | 2018-08-14

如果還有時間變老

如是我聞 | by Sara | 2018-08-07

編輯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