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環的後山——「感知自然.就是龍虎山」展覽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5-19

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多年伙拍香港大學的學者、生態專家,帶市民走進龍虎山,認識動植物,適逢去年中心成立十周年,這次腦筋一轉,他們請來作家藝術家,以西半山為界進行創作,以各自獨特的視野探索龍虎山與山下一帶,策劃「感知自然.就是龍虎山」展覽。


環境教育中心在龍虎山,又不止龍虎山,展覽以西半山為界,就是想將界線推出去,探討城市與郊野的關係,教育中心項目經理鄭頌賢(Joanne)說:「西半山沒有一個官方的定義,只是我們的理解,中半山是以前的政府山,禮賓府、動植物公園一帶,中半山以西就是我們開始探索的地方。」堅道、般咸道一直至薄扶林道。「住西環的人叫龍虎山做後山,我們常常說香港郊野跟市區很緊密,這裡就是一個兩者緊密結合的地方。」策展人黃宇軒說。


DSCF7685

(策展人鄭頌賢(左)與黃宇軒(右))


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


大家平日走在街上,有無見過這隻黑頭、紅嘴、藍背、長尾,體長60至70厘米的雀鳥?牠叫紅嘴藍鵲,是市區常見的雀鳥,九龍公園有,香港半山區也有,甚至可能在你家樓下的樹上停留過。「每次我們帶市民做導賞,跟他們介紹這種雀鳥時,大家好像從來沒見過,但明明牠有整條手臂長,而且經常在市區出沒。」Joanne說。



「你以為那裡沒什麼,但仔細看,其實有很多。」Joanne說,一百三十種雀鳥,超過一百種蝴蝶,山裡有廢堡,有炮台,有界石,有水務設施,中心本來是西環濾水廠的職員宿舍,現屬一級歷史建築,也是香港唯一一個由環保署與香港大學合辦的環境教育中心。「有人問,有沒有一些特別的物種,是龍虎山才有,或者是瀕危物種?」稀有物種是有的,但是在龍虎山辦教育中心、帶導賞、做展覽,不是要標榜龍虎山有多特別,反而是想說,即使不稀有的物種,也很值得關注。她說,認識不同物種跟認識一個人差不多,「你不認識他,他對你而言就只是個路人,當你認識了他,你就發覺他的存在。」而認識一種動物就從牠的名字開始。


黃宇軒亦說,展覽不是要突出龍虎山的獨特性,而是想找來不同範疇的人,看他們會在這地方感知到什麼,「歷史學家寫歷史,小說家也寫歷史,但他們寫的歷史又很不同。」作家、畫家、攝影師、多媒體藝術家、雕塑家、園境建築師、生態學家……觀看一個地方可以有幾多種角度,幾多種可能性,將所有這些視點拼在一起,就是今次展覽,「如何才能『窮盡』一個地方,如何才說盡當中的關係。」


追蹤歷史痕跡


「認識一個地方,應該不止生態,還包括歷史,人與自然的相處,人走過的痕跡也會塑造郊野環境。」Joanne說,為十周年出版的《感知西半山——就是自然》就邀請了何雪瑩寫〈自然X社區X城市——龍虎山郊野公園成立考〉,追溯龍虎山還未成為郊野公園之前,當地居民在龍虎山上留下的各種生活足印;還有海事歷史學家戴偉思(Stephen Davies)追蹤一個1855年以前的古老英製鐵水箱,以及何尚衡看西半山的醫療建築。


DSCF6619

(黃怡小說〈廢堡與狗〉,以錄像和語音呈現)


建築對城市研究而言是較明顯的切入,黃宇軒是藝術家亦從事城市研究,平時喜歡行街,他邀請參展的藝術家也有這種傾向。作家黃怡自小住西環,早在龍虎山成為郊野公園前,便跟隨母親上山,見識過從前居民在山上煮大鑊飯的情景;而藝術家林兆榮則憶起小時候接過的pizza店傳單,唯獨「己連拿利」後沒有配上街字,後來又發現,原來己連拿利是唯一沒有姓氏的街道,他由此創作了繪本〈己連拿利〉,以想像力提供另一種閱讀地圖的方式。


好奇心出發


書裡歷史學家、生態學教授、建築師、新聞工作者所寫的文章,又跟藝術家、作家、攝影師的作品彼此呼應,「例如陳麗同的作品,將龍虎山晨運客的軌跡、歷史濃縮在一件雕塑之中,如果結合何雪瑩寫的文章來閱讀,就會有個完整的概念、畫面,知道事情怎樣發生。」Joanne說,「主旨是想,大家看了書和作品會自己去體會、探索,這可能是一種啟發,原來可以這樣看一塊石頭,原來有人可以這樣創作一個小說,會不會引發讀者去思考其他?所有發現都是由個人好奇心出發。」


DSCF6557

(〈想像.城界〉 陳麗同 混合媒體雕塑)


常說香港多山,由市區走進郊野,最快還不用一個小時,假日行山已經成為不少港人的活動,但行山之餘,我們又懂得身邊的一草一木嗎?每顆石頭都可能醞藏一個精彩故事,以書為指南,不妨好好探索龍虎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臨終之前,汪曾祺終於有了自己的書房

歷史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