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秩序編輯室】前置詞︰鬼

無秩序編輯室 | by  鄧小樺 | 2018-06-28

紙刊《無形》,網站「虛詞」。合起來就是虛無,我們該叫「虛無編輯部」。再尋找細微的東西:現在這個欄位「前置詞」,是類似編者前言的意思。「卷首語」之類的慣用詞,對我們來說都好像太重了一點—「前置詞」,一個會改變後面詞義的,小小輕微的東西,且不是中文裡的東西,一個外來語詞。一個熟悉到忘了出處的句子:我是我自己的陌生人。

首期《無形》得一評語: 封面故意讓人看不見,但裡面沒甚麼問題—特指字體大小。《無形》和網站「虛詞」傾向跨世代視野,首先用字體大小表誠意。多數設計風雜誌都是封面搶眼、內文字小。以前眼睛好便讓設計師任性,到自己眼睛也壞了,嘗到被字體拒諸門外的心酸,便一再叮嚀字體要大一點。結果董啟章精準指出: 《無形》是面對五十歲以下的人—他本人已過五十;小思老師則說「你這是欺負我們嘛」。所以尚未到位,未能如願照顧所有人。

想照顧所有人,大約便不能那麼任性;但眾所周知,想照顧所有人,根本是不可能;如此類推,則若依然抱持照顧所有人的願望,本身就是十分任性的。做媒體不能太任性;不任性又何必做媒體。

第二期起我們考慮,如何把紙本的空間多留給文藝小說。因為文藝小說,也許實在不容於網上—流行與娛樂性的小說,在網上佔有絕對優勢。《無形》篇幅有限,但努力思考,如何為瀕危的小說開拓空間。如上說,這種逆勢操作,也許亦是一種任性。

本期最有份量的當然是小思老師的訪問。當日訪問逾四小時,老師放任擺佈,又對我們作出會心一擊,弄哭眾人—末後不停說,咁長都唔知你地點整理。的確整理時,執筆的劉平數易其稿,動心動情投入去寫,多度睏到語無倫次。到老師傳來訊息,說: 「我沒意見。可用。應該說記得很好。」 編輯部聞之拍手,個個心滿意足,劉平捧著紅臉直叫「好感動啊」。

這就是做文學媒體的滿足感。一篇訪問不過數千字,一些被仔細想過、整理、修改過的句子結構,仔細斟酌過的字眼,存在於腦裡的抽象形象。根本對其他人說不明白的意義。像一個微小的、 關鍵的前置詞。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學放得開》主持。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襪戀

專欄 | by 佬訊 | 2018-11-12

編輯推介

【無形.荷爾蒙】胰島戰役

小說 | by 穆琳 | 2018-11-20

【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話說金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