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手捲煙》導演陳健朗:「手捲煙除了是一種態度,亦是一個情義的象徵。」

專訪 | by  姚嘉敏 | 2021-06-28

《手捲煙》同名主題曲中有一句「捲一手,點一口」——比起成煙,手捲煙更為浪慢,一捲一黏,一呼一吸,在吞雲吐霧之間,可以放慢自身速度之餘,亦是情感的交流。電影以「徘徊迷陣,寄霧重生」八個大字作為口號,利用煙作為引旨並貫穿全劇,道出關超與文尼之間的情義,並透過同樣身處於裂縫之間的二人,引伸出身份認同的議題。


在電影中,林家棟飾演的關超是一名退役華藉英軍,後來為黑幫作中介進行各種買賣。而Bipin Karma則飾演一名小混混文尼,因為一件意外而被黑幫追殺。文尼在混亂中闖入關超家中。後來二人續漸地建立起情義,甚至幫助對方脫離險境。


手捲煙_劇照_Day06__015_R 手捲煙_劇照_Day15__177_R

電影劇照。


來自一枝手捲煙的《手捲煙》


《手捲煙》在2020年正式開拍,但劇情大綱早在數年前已有雛形,故事由一枝手捲煙說起。「我在片場認識了另一位朋友,當時我哋你眼望我眼,佢問我食唔食煙,於是就一齊食,咁巧合都係手捲煙」在吞雲吐霧之際,二人漸漸聊起電影,後來慢慢熟,於是想討論一個關於香港的故事。「我哋諗咗好耐用咩角度去切入,後來決定不如試下用獨有的、香港的身份或者角色」二人起初想到啹喀兵(Gurkha),但在作出深入研究後覺得不太可行,除了因為難以處理之外,語言不通亦是一大問題。而在探索的過程當中,他們發現到華藉英軍這種身份,並由衍生出南亞小混混文尼這個角色。「二人的身份都係裂縫中,華藉英軍係英殖時期的身份,回歸之後無咗這個so call英國的身份的時候,回歸之後係點呢。而有些南亞裔朋友,佢哋係香港出世,講流利的廣東話,但係當佢返到原生地,譬如泊爾、印度、巴基斯坦,又唔被當做個邊原生的人。兩者都有四不的影子,各自都係裂縫裡面扎,對自己身份有疑問,於是衍生出《手捲煙》。」陳健朗不徐不疾地說道。


比起成煙,陳健朗更喜愛食手捲煙,「一來我覺得成煙難食啲,二來手捲煙平啲」不過,更重要的原因是關於手捲煙背後所盛載的情感。「好多人就算食煙都係,食煙就咁點就食,但手捲煙係要拎落嚟靜落嚟,需要時間去捲個枝煙。科技愈嚟愈發達,大家只會想有更多更快impact。但以前的歌譬如Pink Floyd的〈Dogs〉十幾分鐘,intro三四分鐘,其實係關於你有無慢落嚟感受。而煙roll完之後有口水黏係度,如果我pass比你你又肯接,當中起碼有感情基礎你先會接。所以我覺得手捲煙係有一個態度係裡面,同時佢亦係一個情義的象徵。」


真假混合的黑幫世界


Ben Yuen4


黑幫,一直都是香港電影常用的主題,在成長過程中,陳健朗亦潛而默化地受到港產片影響,尤其是杜琪峯導演的作品。「以前那種江湖的感覺植根咗係心裡面,所以第一次的作品好希望拍到這種植根在自己心中、醞釀了好耐的感覺或者想像,想呈現返出嚟。同時又係另一種變調,唔係用返以前個種江湖,我覺得係一種mixture,新舊之間的再合成的一個創作。」


對於黑幫的想像除了來自電影,還來自父親。「佢(父親)識得多江湖中人,『唔講一,唔講三,講義。唔講風,唔講雨,講咩呀? 』我阿爸成日講。」而關超與文尼二人之間的關係,亦混合了他對情義的想像,「或者因為我本身男校出身,對朋友之間的感情有一種嚮往係裡面,即係盡在不言中啦,唔一定講出嚟,而係心裡面,所以我對於情義有一種好獨特的感受,可能比較浪漫化。」比起以往的黑幫電影,陳健朗的黑幫世界蘊著一種內在的情感,在剛強之中帶有一絲絲感性。


香港電影的想像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的娛樂行業風靡亞洲,不少影視作品大受歡迎,甚至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香港電影」的說法。不過,近年愈來愈多的合拍片,令不少觀眾感到「香港電影」逐續失去特色。數月前蕭生與游學修的隔空對答亦令「香港電影是否已死」的討論再次浮上水面。


大家常說本土文化,但有沒有細心思考過何謂「香港電影」?怎樣才可以被稱為「香港電影」?對於這個命題,陳健朗就有其獨特的想像。「香港電影就係佢有我哋的成長土壤,在孕育一個文化,然後睇的時候感受到這個文化氛圍、節奏或者感覺。而個感覺係你對這個地方有一定既喜愛、熱愛或者認識先會拍得到。」他又認為,電影的模式會隨著時代而有所不同,不論是大製作抑或小製作都可以是電影,「我覺得電影這個藝術媒介需要好強的情感輸落去,先可以構成到一個作品,我覺得可以係呢個方法。但都可以調返轉,好大片式、堆砌式的。而電影藝術對於我就係情感的轉換再演化的一個過程。」之後他又舉出陳果導演作為例子,「我有時會話阿果以前咁都拍到《香港製造》啦,啲菲林儲下儲下又拍咗。《細路祥》唔貴呀,都好好睇呀,就係呢啲觸感。我自己覺得都係睇下你對藝術創作的堅持去到幾大,總有方法去產生影像上,甚至乎是電影的創作。」


另外,陳健朗亦希望透過電影傳遞出共融的概念,令香港電影更多元化。「我哋成日都話香港係一個中西共融的社會,東方荷里活,但係點解又見唔到多元性呢?」在西方社會之中,不同膚色的演會都機會登上大銀幕,甚至是踏上奧斯卡的頒獎台,「香港電影呀嘛,佢地都係香港人,咁我哋可唔可以容許唔同顏色的香港人參與係其中呢?」香港電影之中確實較少有機會看到其他膚色的演員,又或者對於特定膚色的人有各種刻板印象,《手捲煙》則是難得地由南亞裔的演員擔當重要角色,陳健朗表示:「我希望這種多元性可以繼續係電影圈傳承,或者延伸。因為我覺得唔同膚色的人都係可以參與不同範疇的創作,需要見到唔同的面孔同膚色。」而這個想法正正呼應了電影結尾時出現的「一脈相乘,薪火相傳」八字。


拍電影,當然想有人睇,入場睇戲無可否認是支持本地創作的方法之一。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做創作不容易,不過陳健朗相信總有方法,說到支持香港電影的方式,他思考一會後道:「團結啲囉。」這句說話讓筆者回想起電影中一句對白,當時關超、辣雞(白只飾)、大口泰(袁富華飾)等人正打得你死我話,頭破血流,坐在一邊的台灣黑幫看著眾人,徐徐地說:「你們只懂自己人打自己人。」導演的理念,其實早已貫注在其作品當中。


DSCF2918

導演陳健朗。(姚嘉敏攝)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教育侏羅紀】建立

教育侏羅紀 | by 游欣妮 | 2021-10-19

投向新世界的石頭

影評 | by 安娜 | 2021-10-18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