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大讚警隊 董啟章《命子》、顏純鈎先後割席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1-06

最新一期《亞洲週刊》以「2019 風雲人物:香港警察」為封面主題,刊載由副總編輯江迅撰寫,連番讚揚香港警隊在半年來的「反修例風波」裡「讓香港人尋回免於恐懼的自由」、「是香港市民福祉的『守護天使』」的七千字文章。


同期,香港作家董啟章剛出版的《命子》獲選為「亞洲週刊 2019 十大小說」。董啟章本月 3 日在 Facebook 撰文表示,《週刊》讚揚香港警隊的態度「無視警隊的纍纍暴行,毫無半點探討之意」,故以拒絕《命子》獲選為「十大小說」表達抗議。他隨後接受本網記者訪問,補充說以謊言包裝的文章即使有條理,作為具評論性的刊物仍「不合格」,淪為官媒,令他感到不能接受。


4日,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的香港作家顏純鈎,亦在 Facebook 撰寫公開信與《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及副總編輯江迅絕交,認為《週刊》「對香港人殘酷施暴的黑警,也當作英雄來崇拜」,已淪為「專政政權的代言人」,自言無法跟二人再做朋友。


董啟章:如此讚警不是討論,是宣傳機器


最新一期《亞洲週刊》的封面刊有現任警務署署長鄧炳強,以及警隊執勸的照片,並以大字標語寫明「2019 風雲人物:香港警察」,底部則寫有「亞洲週刊 2019 十大小說揭曉」。


把「香港警察」評選為年度風雲人物,副總編輯江迅為此撰寫的七千字文章裡,形容香港警隊在長達二百天的「反修例風波」中「秉持專業精神,履行警隊誓詞中『不對他人懷有惡意』的理念」,「讓香港人尋回免於恐懼的自由……是香港市民福祉的『守護天使』」。他更指,警隊被「假新聞」抹黑和妖魔化,形象受損。


董啟章接受本網記者訪問時指,自己本來並非《亞洲週刊》的讀者,亦不清楚它的立場;今早朋友告知,他才知道剛出版的《命子》獲該週刊選為年度十大小說。他形容,看見《週刊》以香港警察為題的封面已令人感到不適,堅持看了內文後,認為文章單方面讚譽警隊,立場偏頗、充滿謊言和歪理,例如事實上部分警員根本未有履行「不對他人懷有惡意」的理念。他補充說,《週刊》文章根本沒有討論的意思,淪為「宣傳機器」,令他感到不能接受。


董閱畢文章後在 Facebook 撰文,以拒絕《命子》獲選為「十大小說」表達抗議。他說,獲選為「十大小說」其實不屬於任何獎項,也不能要求《週刊》撤回;雖然他不清楚刊物有多少公信力,但考慮到出版社有機會用作宣傳,故公開表示拒絕《命子》入選同期的年度十大小說,以表對《週刊》取態的不滿,並重申要求停止和徹查警暴。


《命子》是董啟章在去年10月出版的新書,由台灣聯經出版;全書分為「命子:果」、「笛卡兒的女兒」、「命子:花」三個部分,以虛實共處的寫法,開展父與子女關係的文學書寫。


顏純鈎:《週刊》淪落,邱、江為愛國可以不自由


作家顏純鈎則在公開信中提到,《亞洲週刊》曾在李旺陽「被死亡」、劉曉波零八憲章等事件上站在質疑和批判中共的立場;惟現在《週刊》全面靠攏中共和港府的立場,淪為「專政政權的代言人」。他認為,《週刊》總編輯邱立本及副總編輯江迅二人已喪失新聞工作者的精神,為愛國可以不自由。


顏純鈎指,中文《亞洲週刊》從創刊至本世紀初,一直鼓吹改革開放、批判獨裁統治,並聲援大陸民運。在李旺陽「被死亡」、劉曉波零八憲章、營救六四民運人士的「黃雀事件」等事情上,邱立本及江迅亦曾親筆撰寫報道文章,質疑和批判中共。然而,自從梁振英競選特首後,《週刊》立場轉而為梁營「搖旗吶喊」,至 14 年佔領運動更「唯恐香港不早日變成大陸」;到近來「把對香港人殘酷施暴的黑警,也當作英雄來崇拜」,靠攏專政的程度已跟「文匯大公」相若。


顏純鈎在信中質疑邱、江二人沒有履行新聞工作者監督政府和維護人民利益的精神,認為自己跟二人靠攏專政的立場相異,故決定以公開信絕交。他提到,過去與二人以朋友相待,雖然《週刊》立場轉保守後已不再閱看,亦曾嘗試諒解二人的處境,以為二人仍會站在自由知識分子的立場,稍作平衡。然而,《週刊》大讚警隊,令他覺悟自己多年來「交友不慎」,認為「我如果還當你們是朋友,我的人格就有問題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年十大賭片,缺一不可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1-23

新春街市掃貨錄

散文 | by 饒雙宜 | 2020-01-23

詩每天超越死亡

藝評 | by 朗天 | 2020-01-23

《浴火的少女畫像》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01-22

詩三首:英培安 X 蔡寶賢 X 黃美婷

詩歌 | by 英培安、蔡寶賢、黃美婷 | 2020-01-17

大師與學生——看西西看小說

書評 | by 賴展堂 | 2020-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