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而不可得的當歸——評《汪汪夢裡人》

影評 | by  亞c | 2024-07-02

一部動畫片,甚至是全程沒有對白的,但是當電影院職員展示出那《汪汪夢裡人》的幾個場次時,發現竟都是滿屏紅點之中只遺下寥寥幾個空位,即使隨影票附送的那套postcard拆開在光照下每張都好靚,還是不由得感到有點意外,並且好奇。


語言或對白無論在電影,或小說中一直都是十分重要的部分。比如《紅樓夢》常被人稱道的就是其中不同人物的說話,甚至若是熟悉小說的人,將名稱遮蓋,只看說話本身便能知道是出自何人口中。電影同樣如是,戲中角色的某段台詞亦常深印觀眾腦中。若遇上某些難做的事,也許很多人心裡常會自動續上掀檯動作和「咁咪無做囉!」的語句。


不過看過電影之後才發現,抹去了語言和對白,反而彷彿令不同角色的特點,心情,彼此的關係通過動作與神態更直接地在螢幕上展現。並且雖然沒有對白,但並非是默劇,還配合著各種不同的音效,以及蘊藏信息的配樂,同樣能刻畫塑造角色,構築並推動情節來引人入勝。而那套postcard印著的幾個戲中的小狗和機器人親暱相依的場面,若是看完電影,除了精美的第一印象之外,想必還會不禁有所觸動。


但其實這些場面或情形在電影中出現的時間實在並不長,原本在城市中孤單的小狗和這個與己相伴的機器人牽手並肩一同漫遊城市各個角落,那些愉快而親密的美好時光只在電影的前面一小段出現。大部分時間他們都是分隔的,因機器人在海洋暢泳後產生了故障,只能留在沙灘無法動彈。而恰好關閉,在下一季方會重啟的沙灘旁盡職的守衛和嚴密的鐵絲網,令小狗竭力做出種種不同嘗試後都同樣得到無能為力的結果。


自此,小狗與機器人無奈之下唯有分離,獨自靜待那個沙灘重啟的日子。


在這段分開的日子裡,小狗和機器人的生活中各自都碰見了自己的愉悅與失落。機器人靜臥的無人再步至的沙灘上,竟會在海上飄來幾個將其殘忍截肢來修補破損船隻的「不速之客」;但同時也有自天上飛來在他臂彎處築巢安家,教兒育女,臨別之際會為這段相伴時光緊緊相擁依依不捨的小鳥一家。而不忍重回磨人孤獨的小狗,有嘗試著去滑雪,去認識新的友伴,只是碰見的卻是一對如另一動畫《叮噹》裡的角色牙擦仔般的食蟻獸,最後將自己碰得個遍體鱗傷。而跟隨街邊雪人前往保齡球場之後換來的也是無情的嘲笑。不過在飛揚著風箏的草地上,小狗也偶遇到會照顧自己,一同前往山林河水釣魚玩樂,能在飛馳摩托上安靠依偎的小鴨,即使不久便收到的是失聯後已經移民別處,來自大洋彼岸的小鴨寄來的明信片。


而在機器人和小狗各自悲喜交加的現實之中,亦正如戲名,無論英文的Robot Dream,或是中文的汪汪夢裡人,牽掛與思念編織而成的各種夢境不斷穿插其中,縱使這些夢境都是異想天開,精彩紛呈的,各種各樣不同的動畫場面,但相同的,便是相見。而夢境當然亦如易碎的肥皂泡般輕易膨脹,亦很快便輕易地紛飛四散。種種希冀設想真切觸碰到的只是無法動彈的原地之下季節的變遷,白雪的積聚與消散,寒冰的凝結與融化,但幸好,這也是時間向前飛馳的佐證,沙灘重啟,彼此相見的日子已逐步接近,即將來到面前。


其實電影裡那隱去性徵的小狗與機器人之間,究竟是友情還是愛情?這問題的答案大概只是應驗那句「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的名言,又或者其實根本並不重要,畢竟可以肯定的是彼此之間無論是哪種情感,都絕對是深厚的。共對之下,日久除了生情,還可生厭,何況分隔呢?什麼薛平貴王寶釧,劍合釵圓,什麼盟誓永守地老天荒以身盼待,在現代,早已變成絕世傳奇事。但是小狗與機器人即使身處煩囂城中,感情卻並未被時光磨滅,那貼在冰箱上「沙灘重啟,將機器人帶回家」的紙張亦未被其餘待辦的事宜埋沒湮滅。


但是在那翹首盼待的日子來臨之前,埋在沙灘裡的機器人被發現,然後被賣去了回收站,隨即在那裡被分拆棄置,迎來身首異處的厄運,徒留小狗在既定日子竭力挖掘覓尋沙灘的每個角落,但卻只得到無數滑不溜手的細沙與滿載心頭的失望心傷。即使看到這裡彷彿不覺紅了眼眶,但仍自作聰明地覺得接下來會像那齣伊力盧馬的《冬天的故事》一樣,未必是在公交上,也許是某個普通的地點雙方會平常地忽而重遇。


不過看到機器人被一隻浣熊拾回重新安裝,獲得新生;而小狗也無奈放下誤認已不復存在的機器人,選擇購買另一個新的金色機器人與之相伴時,原有的設想彷彿動搖了。而電影最後出現的重遇,又或者並不能稱之為重遇,只是機器人折返屋內為正在燒烤的浣熊拿醬料時,單方面在窗前瞥見恰好與新機器人一同經過此處的小狗。可是,機器人並沒有選擇找回小狗,甚至不願被看到,只是默默地留在原地。


電影亦就此結束。


隨螢幕上製作人員名字閃過腦海的,除了機器人最後的那個決定,還莫名想起林夕過去寫過的一篇文章,而文章的其中一段是這樣寫的:


「我在你身上栽培的愛,終於萌芽開花了,所以,誰說我們沒有結果呢?都結了果,只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那個果,就結到了繼承者的帳目上。愛能這樣傳承下去,也沒有什麼可遺憾了⋯⋯你,你們,我全都愛,只是到了今天,終於會把想愛和該愛的分別開來。比如吃藥,我最愛當歸的味道,可一味吃下去,於我體質不合,恐怕還未到厭惡,早就一命嗚呼了。可那也無損我對當歸味道的癖好。是的,有些愛只是癖好,能長久吃下去,吃到身心健康,吃到白頭到老的,卻都是適合體質的,是需要的,該吃的藥。縱使那藥方中,也含了適量的當歸,已如今天對該愛的人的感情,說不定,也有你們眾位路人的份。」


小狗與機器人也許不會再見了,但怎能說雙方並無結果?即使那結果去到了繼承者之處。小狗會和新的金色機器人做很多與第一個機器人一起時會做的事,比如去海灘遊玩。但小狗會變得戒慎恐懼,一到沙灘便會細緻地在對方身上噴上大量機油,並且小心翼翼護著對方,只會沿著岸邊輕踏著曾翻尋無數遍的沙灘,不再碰觸那攝人的大海。而浣熊用作成為填補機器人遺損身體的磁帶機之中亦存放著兩隻不同的磁帶。而在平時雙方相處共對之際,想必不只有浣熊最愛的那首歌響起,也有機器人最愛,同時亦是小狗最愛的音樂迴旋耳邊。


尚未磨滅,依舊留存於小狗和機器人之間的,不止回憶和彼此在對方身上刻下的痕跡,還有感情,這從機器人看到小狗身影與小狗瞥見高處窗前似曾相識身影之時雙方的神情裡便昭然若揭。但是,機器人並沒有衝下樓與其相見,甚至連來自那朝思暮想的臉龐上投來的目光都不敢迎上。只因知道,那思念掛牽的小狗於此刻仿已成了於己體質不合的當歸。其實當歸一直都是其中一味十分常用的中藥,擁有著補血活血,調經止痛之功用,但若是有心血管疾病或是服用著阿斯匹靈等西藥的人群使用後,大大增加的出血風險會伴隨而來;又或是體質虛不受補的人服用了也很可能會出現那燥熱上火的惡果。機器人在電影裡最後的一個夢,又或是預料和設想裡面,不止包含與小狗重見相擁,還有在此之後那無從整理,難以切割的難堪糾纏,和現今陪伴小狗的金色機器人,以及同樣在己身畔,曾拯救自己的浣熊一起,站在身旁。正是對你留有這深厚的感情,便衍生著悠長的思念,難以自制地盼望能夠見面,可以向你走近一點,但是也正因那深厚的感情,不捨不忍不能伸出那自覺是你此際不該環抱的雙臂,避免那會加諸彼此的苦果亦步亦趨,於是,唯有,望而卻步。


但是,愛,仍然愛的,那當歸特有的氣味,那聽到時會隨漫溢的興奮喜悅而翩翩起舞的歌曲,那一同有過如此美好經歷,長久地掛在心頭的小狗,但已成有害身心,無法長久,難以與子白頭偕老,愛而不可得的當歸。可以維持著這麼遠那麼近的距離,伴著同樣的旋律,踏著再熟悉不過的步韻一同隔空起舞,可是那常緊牽的手,輕放在曾相並的肩頭上,亦已不能夠。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2024香港書展禁書的奧妙

時評 | by 真理夫人 | 2024-07-23

再一次,回去森林

散文 | by YW | 2024-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