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俠1984》:缺乏道德掙扎的超級英雄

影評 | by  祝雍華 | 2021-04-08

超級英雄通常是指擁有超能力的人,他們致力讓世界更美好,有些是隱藏身分的地下執法者,也有可能是公開身份,跟政府合作的守護者,而優秀的超級英雄電影,往往會探討善惡的真正奧義,深入英雄的內心掙扎,《神奇女俠1984》正正是敗在這點上。


神奇女俠的續集設定在1984年,看似影射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的反烏托邦小說《1984》,但兩者在劇情或主題上卻毫無關連。根據導演Patty Jenkins的說法,《神奇女俠1984》講述的是80年代時美國資本主義的成功導致人們的慾望無盡無休。反派是外貌跟特朗普很相似的電視名人Max Lord,事業潦倒的他耗費精力找尋許願石來改變命運,後來許願讓自身變成許願石,獲得讓他人願望成真的力量,卻也讓世界陷入慌亂之中,而我們的英雄Diana也無意中許願復活了逝世而久的愛人Steve,代價卻是她開始失去神力,於是陷入打敗反派和放棄願望的兩難之間。


導演所說「資本主義」的刻劃在電影中無跡可尋,明顯反映的卻是道德集體淪喪的眾生相。電影中大部分人,包括英雄Diana和反派Max的行為,都是一種偏向功利主義的選擇。功利主義由英國哲學家家邊沁和米爾提出,是一種結果主義,主張任何行為的結果是評判對錯的唯一標準。Max 認為人人都能心想事成,世界自然能變得更美好;人們在結局時撒回他們的願望,是因為了解到矛盾的個人願望對世界所帶來的毀滅性後果,倒如不能多人同時成為世界首富;Diana放棄復活的Steve願望,也是由於願望所帶來的代價削弱了她的能力。


在電影開頭和結尾,都提到真理這件事。Diana年幼時參與天堂島舉行的競技賽,為了取勝不惜以走捷徑的方式奔向終點,被阿姨斥責走捷徑乃是作弊,唯有真相永恆不破。在結局之際Diana亦勸導全世界撒回願望,再次提及美麗動人的真理已然足矣。其實編劇都不明暸電影意圖表達的道理,人心不足蛇吞象跟追求真理有何矛盾?帶來毀滅性後果的願望是謊言,若願望不需等價交換,那偷奸取巧就合情合理?真理就是,戲中的人都是基於後果而不是價值判斷來進行抉擇,於是電影不存在任何人性上的難題和道德掙扎。


許多超級英雄電影都會探討人性,《蜘蛛俠》探討個人生活與超級英雄生活的矛盾,《蝙蝠俠》探討暴力的界限,《X戰警》則探討種族歧視與衝突。而《神奇女俠1984》的主題即是:不要貪婪,不然就要付出代價。這就好像教導小孩:不要作弊,不然你會被老師罰,但我們不應貪婪或作弊是由於事情本質上是錯的。如果Diana的神力沒被削弱,她是不會放棄自己的願望的,儘管Steve是寄生在另一個人身上才能重生,任何人都會意識到,操控自己的身體是基本人權,奪舍別人的身體肯定是錯的,但無論是Diana或Steve,都心安理得,更別提會有所掙扎。表面上,Diana掙扎到底應該恢復能力打敗反派拯救世界,抑或是滿足個人私慾與愛人長相廝守,驟眼看她選擇撒回願望恢復神力,似乎像前部電影《神奇女俠》一樣再一次為大我犧牲小我,但不要忽略了Steve的復活就是損人利己的,他的存在是Diana的痴心妄想,她只是讓事情回到了天公地道的模樣。我許願成為億萬富翁,再放棄了這個願望,不能說這叫犧牲吧?所謂的犧牲是不成立的說法。英雄缺乏道德觀念,對價值判斷沒有掙扎,也就導致電影戲劇張力的薄弱。


在另外一個場景裡,Diana和Steve為了趕快到埃及阻止Max,而到博物館偷了一架飛機,這個情節簡直讓人目瞪口呆,除了小部分另闢蹊徑的電影外,一個超級英雄會偷東西是前所未見的,而這些電影對偷竊的行為通常都有合理的解釋,倒如《蟻俠》中設定主角是個改過自新的小偷,為了阻止反派邪惡的陰謀,才被迫重施故技偷取反派的科技設備,在某些電影中常常出現主角跟反派的車戰,這時候主角可能會佂用車輛,但通常是危急情況主角不得已而為之。然而《神奇女俠》中偷飛機的情節是完全毫無必要的,主角兩人有很多方法可以去埃及,他們在飛機上浪漫地觀賞煙花,更加看不出情況緊急行為合理,編劇只是想讓Steve重拾飛行員的身份,以及描繪兩人可歌可泣的愛情,但已死去幾十年的Steve不可能會開這架80年代的飛機,觀眾不但感受不了這所謂的浪漫,反而體驗到情節荒謬絕倫。主角再一次做出偏向功利主義的選擇,為了拯救世界的大義,無視飛機失竊為小人物所帶來的惡果。


相反電影中的另一反派豹女就很可憐,其實她也沒什麼真正邪惡的行為,只因為想阻止Diana對付Max就成了反派。雖然她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行事,但至少她想變得更強大的願望沒有損害別人的利益,電影想表達願望的代價是她失去了善良的美德,事實真的是如此嗎?豹女「失去美德」的表現,就是打了一個長期性騷擾她的流浪漢,當然她打得很狠不留情面,但Diana也為保護豹女而出手擊退了同一流浪漢,同樣是打人執行私刑,英雄打人就是正義,反派打人的就是「不再善良」了,這樣難道不是雙重標準的價值觀嗎?一個弱女子獲得了保護自己的超能力並加以利用,到底她是應該接受以往真實但懦弱的自我,還是擁抱改變化身成為強大但虛假的「惡人」?電影並沒有花足夠筆墨去探討,讓人感到意猶未盡。


《神奇女俠1984》描繪了缺乏道德掙扎的超級英雄、一切為了大義偽善的正派、道德集體淪喪的眾生相,超級英雄電影喪失對正義的探討,只剩下慢動作CGI和美女的長腿時裝秀,英雄也不再具有魅力,什麼時候才能迎來正義的曙光呢?


《神奇女俠1984》:平庸的超級英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進擊的巨人》:美麗殘酷的世界

其他 | by 王邦華 | 2021-04-12

《五夜講場》驚魂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4-06

《靈魂奇遇記》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