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書店:不覺得只有殺街和維持現狀兩種可能

空間 | by  黃柏熹 | 2018-08-03

7月29日晚上十時,當街頭表演者陸續拆卸音響裝置,街上的人群緩緩走上兩側的行人通道,位於西洋菜南街的旺角行人專用區隨著聲音消散,漸漸進入「殺街」的命運裡。而且,周遭並沒有太大的反對聲音。自2000年設立以來曾容讓不同種類的活動發生­­的行人專用區,將會回到僅僅讓車輛行駛的功能上。


必須承認,行人專用區近年一直為人詬病的噪音問題始終需要解決。然而,取消行人專用區是否恰當,是否對症下藥的解決方法,似乎並沒有引起社會廣泛的討論。創辦於2007年的旺角樓上書店序言書室,見證著行人專用區的盛衰,店員黃小姐說:「如果你問我,要麼殺街,要麼維持現狀,我會選擇前者。但其實我兩邊都不想。如果真的是非此即彼就沒有辦法,但我不覺得是這樣。」

噪音過大樓上書店被逼關窗

自2000年設立以來至今十八年,旺角行人專用區引發最大反對聲音不過是這幾年的事。箇中原因很大程度在於「變質」:曾經為不同表演者提供表演空間,現在被整齊裝備、集團式佔地的表演團體取代,曾經多元,現在愈來愈單一,噪音愈來愈大。


黃小姐說:「以往的表演質素會好一點,是我們都會享受的表演,行人專用區提供了這樣的空間是好的。那時候不想開冷氣還可以開窗,任由音樂流上來。」然而,隨著表演質素變差、噪音愈來愈大,位於七樓的書店也受到波及,「我們因此被逼冬天也要關上所有窗。但其實無法禁絕,窗邊的位置仍然會感到吵雜。」


她形容,近兩年間街道傳來的聲浪變大到誇張的程度,表演者的密度亦愈來愈高:「一檔旁邊又一檔,一檔旁邊又一檔,所以變得非常吵雜。舊時感覺疏鬆一點,現在我真的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檔,就是很密。」


對比街道兩側的地舖甚至無法跟顧客交談的情況,樓上舖似乎可以因為樓高而受到較少的影響。然而,黃小姐提到一些顧客曾說明因為街道的噪音和人群而不欲在星期六、日到書店光顧:「他們會說:『我不想星期六、日出來,因為很難經過這邊』。」

曾在地區諮詢表明不建議殺街

運輸署曾就終止行人專用區透過民政事務處進行地區諮詢,以本年7月10日截止日期計合共收到154份回覆,署方表示,當中約97%支持殺街建議。黃小姐則說近兩年大約曾三次收到問卷詢問終止行人專用區的意見,每一次,他們都會表明希望可以透過發牌、禁止使用揚聲器來解決問題:「其實我們寫得很清楚:我們不建議殺街。但當然沒有人理會我們。」


黃小姐說,香港書展舉辦時,曾有一班在上海開書店的人到訪序言書室,話間提到他們開設書店的地方附近曾經也像行人專用區那樣,又吵又混亂,後來當地政府透過發牌、輪流入標、表演時間限制等方法規劃,現在辦得有聲有色,甚至有人慕名拜訪。「你想想,那邊是上海。他們就像以一種嘲笑的眼光來看待我們菜街,然後很自豪的解釋自己那邊的事。我便想到,為什麼別人做到,我們竟然做不到呢?」黃小姐說,「我不知道香港為什麼從來沒有這樣做。」


油尖旺區議會通過殺街動議後,曾有政黨以模擬規管的方法示範殺街以外的方案,惟事後沒有引來更廣泛的討論,終於,七月二十九日晚上十時,旺角行人專用區正式宣告結束。筆者當晚在場,遙遠聽見有表演者聲言「星期二晚尖沙咀見」,近日,新聞報道亦開始轉述旺角表演者正轉移陣地的消息。所謂「旺角最後一夜」似乎是弔詭的說法,表演並沒有因而結束,其所連帶的問題亦然。

延伸閱讀

DQ西洋菜街

詩歌 | by 崑南 | 2018-08-06

殺街的方法︰旺角公共空間管治術

空間 | by 陳劍青 | 2018-08-09

列斐伏爾與香港空間革命

空間 | by 張一村 | 2018-07-28

作者其他文章

黃柏熹

熱門文章

【無形.荷爾蒙】三十六宮總是春

散文 | by 宋雨喆 | 2018-12-11

編輯推介

悼念孟浪詩輯

詩歌 | by 廖偉棠、鄧小樺、熒惑、關天林 | 2018-12-13

【無形.荷爾蒙】Martyr

散文 | by 陳飛 | 2018-12-13

算命師的預言陷阱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