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局的美德:由《后翼棄兵》到《名人》

劇評 | by  烏冬 | 2020-11-17

近來大家都在談Netflix的新劇《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這套劇以西洋棋為題材,講述一個女孩由跟孤兒院地下室的院工下棋,到成為世界冠軍的心路歷程。不少人稱這劇為「爽劇」,看了大快人心那種。


從一個角度看,劇集的「爽感」來自當中的女性主義:我們就是喜歡看一個天才般的壞蛋女棋手把眾人擊敗。故事雖設定為六十年代的美國,但放在今天,相信一個天才女棋手的出現仍然會製造不少性別話題。不過,真正的女性主義特質,其實不在女主角的才華之上,而是劇集裡一眾被擊倒﹑在女主角身體默默支持她的男性。一個男人為比賽前夕的女人泡一杯早晨咖啡,不講所謂男子氣蓋,這是女性主義。又或者,一個女性不需要過於刻意隱藏自己對男人和穿著打扮的慾望,本身就是最好的女性主義。


31335282940724585


除了女性主義,《后翼棄兵》講的還是一種人文主義的精神。不但是冷戰其間美蘇之間的文化競技和互相尊重的精神,還有人類間的合作和知識的傳承。觀眾或許會發現,這套電視劇並沒有像現今的主流操作,硬要加入一些亞洲或拉丁美洲的面孔。在種族的處理上,劇集的重點還是黑人。女主角在孤兒院時的最好玩伴是黑人,這位朋友最終也成為了於社會上獨立,而且硬朗的女性。《后翼棄兵》要展示的是西方的人文主義,不但是男女和種族之間的平等,還有兩種對立的意識形態之間的共識:公平競技。


但撇除上述所說的事情,這套劇最吸引我的其中一個地方是封局(adjourn)。兩人對弈時的封局就是一種公平的象徵,它指的是,有時一場棋局的對弈過於,需要中途休息的操作,提出的一方需要把下一步寫在紙上封存,不予對手觀看,在重新開局之時,裁判會把信封中的一步於棋盤上執行。封局自然有其原意,畢竟比賽需要注重公平性,封局是要阻止對手用休息的時間去想下一步(當然,就如《后翼棄兵》裡的劇情,女主角背後的男性們還是花了一整晚的時間,先從對手可能下的一步開始,分析棋局,為棋局增加了勝算)。


不過,公平從來都不是世界通行的美德。封局的操作讓我想到了川端康成的《名人》。這部小說講的是圍棋,而且是日本圍棋界其中一場最矚目的對弈,二十一世本因坊名人秀哉的退役之戰。川端康成當時被委派為棋局的觀者,期望他將之記錄。《名人》這部小說或許不算有多知名,但卻是我讀過之中最印象深刻的川端康成小說。故事寫一個老人面對生命消逝,這一方面自然是流露了屬於川端康成的小說美學;但另一方面,小說講的其實是一種東方的人文主義,和這種人文主義於西方文明的衝擊下的消亡。


本因坊名人秀哉是日本最後一位終身得到本因坊這個頭銜的人,這自然標誌著傳統的改變。而這場經歷時數個月,中途封局多次的棋局,本身也代表著東方文化於公平面前的掙扎,這都被川端康成以細膩的文字記下了。以前人們下棋,封局就直接封局,並沒有說要把下一步藏於信封之中。一個真正懂棋道的君子,根本不會為取下一局的勝利而對未完的棋局朝思暮想,川端康成故而說,西方文明雖然為圍棋帶來了公平,但在另一方面,東方傳統的君子美德失去了彰顯的機會。假如川端康成要寫《后翼棄兵》,主角與蘇聯的世界冠軍的最終之戰,必然是聚焦在將要失去頭銜的一方。


「后翼棄兵」是西洋棋的一種開局方式,女主角到了終局之際犧牲了棋盤上的女皇,但一隻看似最微小的士兵,卻成功到達對方的底線而升變為女皇。這正是女主角由孤兒走到世界冠軍的旅途,勝者為王,這也是西洋棋本身內含的一種文化。最後,敗的一方感到雖敗猶榮,女主角也得到了蘇聯人民的景仰,是一種超脫於意識形態的美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