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話劇團《原則》】:學做一個「人」,先別失去對人的信心

劇評 | by  黃思朗 | 2020-11-30

從2016年的讀戲劇場開始,香港話劇團第五次上演的舞台劇《原則》,以新校長上任後為提升學生成績而強推新校規作開首,卻因此違背學校多年來的教育傳統,引起師生們強烈不滿,但校長仍然執意推行,結果這份強硬,加上一次意外,令一條本來看似微不足道的新校規爭議,引發學生「罷課保恩師」、老師集體辭職的一發不可收拾局面,更摧毀前人苦心經營的辦學精神和理念。


如此的形勢變化,很自然令人想起香港當下的時局。過去一年多的社會運動,之所以發展至遠超各人想像的路徑,當初亦不過是從一場修例風波開始。



「聽意見」卻從不認錯的專政


每當遇到相反意見時,新任校長往往喜歡引經據典,滿口道理說得義正嚴詞,一時又拋出諸如「電車難題」的道德兩難處境,一時又引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美軍遇上阿富汗牧羊人,殺還是放?」的爭議,將本來可以簡單處理的局面複雜化,以種種極端例子去合理化自己的「擇善固執」,然而她所謂的「擇善」,卻只是她所認定的「善」。

例如她出席回應質詢的聽證會時,一方面要學生先舉手後發言,但另一方面當聽到有機會出現對自己不利的錄音時,就瞬間摒棄剛才自己說過的規矩衝口而出,這種雙重標準,就是她所謂的「擇善固執」,偶爾搬出辦學團體的免死金牌,還想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自己永遠沒有錯,就算有錯也是別人更錯,是這位校長的處事方式,也是將學校處境推至深淵的主因。


所以,從來不曾見這位新任校長認錯。學生不遵守新校規是學生的問題,老師不跟從處分罰則是老師的問題,她自己的決定永遠也沒有問題。當十六、七歲的學生也有勇氣為自己的過失承擔責任時,更突顯彼此之間的強烈對比。經常將「聽意見」掛在嘴邊的校長,最後所聆聽回來的意見,卻從沒反映在她的行動之上。


結果,當深得同學歡心的副校長,因為長跑隊隊員的意外而面臨調職時,一髮牽動全身,將積下多時的分歧一次過爆發,學生和老師們拒絕再保持沉默,發起一場大型的校園運動作抗衡。即使一切看來只是擺個姿態,未必有甚麼實際作用,但他們亦試圖抵抗橫蠻無理的專政。劇場內虛構的情節,對香港人卻又毫不陌生。

【香港話劇團《原則》】:真理在胸筆在手



相信人是有善良的一面

從早年的「普教中」,到去年的「反送中」,今時今日的校園教育,已經無可避免地要被捲入政治的風眼。當各行各業再也無法獨善其身,教育事業亦不例外。即使副校長如何抗拒政治進入校園,始終無法避免自己成為劇中的政治犧牲品。然而,他本著的教育理念除了求學不是求分數之外,更是著重如何教導學生們做一個「人」,因此在規矩和制度的枷鎖以外,他更願意相信自己的長跑隊學生,有能力為個人選擇去作決定。


這種教學理念,想起已故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擔任中文大學校長期間的往事。在大學開放日站台致辭的高錕,面對學生上台搶咪抗議的羞辱,離場時卻斬釘截鐵表明不會處分學生,即使當年的他如何被嘲諷軟弱無能,依然從沒半分要處罰學生的念頭,背後原因也是建基於他願意相信學生,相信他們擁有獨立思考和批判的能力。


只是,在現今複雜的政治環境,教育工作者恐怕亦已變得愈來愈難做,或許就連當年的高錕也對此束手無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經歷社會運動的洗禮,年輕一代大多已經覺醒,思想甚至比部分成年人來得更加成熟。當遇到不合理的校規時,是否仍要默默啞忍承受呢?至於校方,面對同一處境,是要透過罰則來換取學生的絕對服從,抑或在制度裡加入人性化的處理,亦可帶來兩個截然不同的走向。


離場後剛好看到一則新聞,標題寫著「14歲資優生墮樓前因堂上玩手機遭記缺點」。報導內文說這位學生曾經沉迷手機遊戲,影響成績也破壞了跟母親的關係。玩手機記缺點可能真的符合校方制定的規矩,但制度同時卻令很多事情變得僵化。單靠嚴格的校規,是否就能管好學生?人死不能復生,已發生的事情亦無法改變,但在種種冰冷的制度背後,是否容許有更具人性化的處理空間,減少更多悲劇發生的可能性?


在舞台劇尾聲,即將離任的副校長寄語眾人,「不要失去希望,不要失去對人的信心」。無論是否身為教育工作者,願意相信人是有善良的一面,或許也是讓我們學習成為一個「人」的首要條件。


劇場關門多時,觀眾可能餓了太久,加上座位限制,《原則》重演場次一票難求,香港話劇團為此另設線上劇場,將現場演出同步於網上直播。既是一個新嘗試,亦是劇團為走出困境而開創的新路向。


網上直播

10.10.2020 (六) 19:45 HKT

限時播放至17.10.2020 (六)

23:59 HKT

HK$80 (售票截止時間:17.10.2020 21:00HKT)

購票:event.hermeslive.com/event/a732a72d-6dd2-44bc-a114-8205db357a65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思朗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執書櫃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1-13

編輯推介

悼念新加坡文人英培安先生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21-01-15

【佬訊專欄】執書櫃

專欄 | by 佬訊 | 2021-01-13

詩三首:熵南 X 楊新滿 X 滿堂

詩歌 | by 熵南、楊新滿、滿堂 | 2021-01-10

【2020.回顧】給逝去的人

文藝follow me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1-10

《精神0》:若初

影評 | by 失・逃 | 202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