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小輯】過年的醍醐味變法

詩歌 | by  千邦 | 2019-02-04

廢空下百家爭艷 又繚繚亂亂
當然除非有打麻醉針不然再麻木都一定會刺痛
我那雙眼球一辣
燈箱上快速移動的文字提醒說:

春節快樂又到新的一年祝闔家平安大吉大利

身旁的親戚乘機抓住了我分散了的注意力
問大個仔了沒
我還睄了一眼 像張國榮或黎明
心想:嘖嘖,我當然大個仔,只是我自豪的地方可不能展現在你眼前
沒想到黃雀在後,
爸媽和應:
「就拿出來給大家看看吧」
我好不生氣
為人父母怎麼這麼要面子?

我只好拉開褲鏈,把手插進褲襠,看似下流地搗了幾下
爸媽皺起眉頭──現在的中年人心靈真是脆弱,我那個年代的中年人可是堅強得很
我單手從褲襠拎出一隻白鴿
噗一聲白鴿替我從白煙中變出了一根魔術棒
我用魔術棒狠狠敲了所有人的額頭,叮叮篤叮噹
去去武器走!
登登
大家都消失不見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電影,只是工具?

時評 | by 應亮 | 2019-08-12

【無形.字宅】宇

小說 | by 董啟章 | 2019-07-31

編輯推介

人其實喜歡被騙——專訪陳浩基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22

既然你吸引到一些斷枝的梅

詩歌 | by 曹疏影 | 2019-08-16

【抗爭時代】八一一詩輯:所有光明射進我眼球

詩歌 | by 廖偉棠、曹疏影、淮遠、關天林 | 2019-08-13

專訪黎特:愈艱難愈要笑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