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孟浪詩輯

詩歌 | by  廖偉棠、鄧小樺、熒惑、關天林 | 2018-12-14

哀歌
——送孟浪吾兄

◎ 廖偉棠


厭倦了悼文的一年
死亡仍然發來約稿信。
它那麼熱,被自己的雪燙傷
它日復一日下著自己,下著髒繃帶。
我們的酒杯,全天下的酒杯
在暴雪中只砸剩一個
鋥亮地、屹立著像一個流放者。

然而在父兄全歿的宴會上
當以此酒為大!
當你脫去行腳的袈裟
露出被鹽祝福過的肝膽
你說,我們該有多麼厭倦有一個祖國
它不咀嚼,只是吞嚥。
它不哭泣,只是尖叫。

不須攙扶,你從病榻上升起如一束水晶
那麼鋒利,那麼透徹
是北方的沼澤不可能有的事物。
你說,我們該多麼厭倦那如影隨形的鬣狗。
我們只是在逆旅的客店
久久地觀望一顆星。
我們只是,把骨頭攥出了掌心。

2018.12.12.



冬日旋轉

◎ 鄧小樺


我是如此怪異地預感
這一驟寒的冬日
必然將有什麼,自我身邊被剝奪
一些生命,脆弱並遭受催迫

(他本非如此瘦削
如一朵木蓮被捻下)

這一天人們無法回來
朋友們都離得那麼遠
我們一一像枯枝疏離隔阻
被不同的速度漫過臉龐

只有死亡是近的
非常近的
剝奪將要開始,行軍速度
要抄走那些我們曾擁有的身體
篡奪自由強壯的行動
刪除我們說過的證詞

有時我抱住自己的臂膀
權如,抱住了急速滑墮的
世界,便任由死亡重置
我們之間的距離:
遙遠者迫近,親近者消逝
被限制的飄飛,沉默著的強壯
他寫下抽象的詞語,比命運更親密

就像在圓舞曲中借力
大大地旋轉
向殘忍的一切
旋轉

——2018.12.12,聞孟浪先生喪訊後



2018年12月12日

◎ 關天林

原來是
漸近的自由
原來是
高昂的傷口

今天的雲
明日的罪人
照入街角
兩盞凶年的燈

漸暗的記憶
原來是
剪淚的荊棘
原來是



時針——悼孟浪

◎ 熒惑

二零一八年初

聚在一起時讀過甚麼詩不記得了
我等在橫跨好多年的車站裡
外面是微雨的海,而鬧鐘一直響著
誰都沒有去碰它的打算
在七十樓以上蒼鷹以另一種形式翱翔
不需要為尋找食物而慢飛,俯首
或經營任何事業,牠只管飛
從一塊鐘面飛向另一塊更大或更小的
此刻自由,而自由是永遠的噪音
人間必須承受這種無害的魯莽,來自我們
尤其銅像,愈偉大的銅像愈被關照
當我們從九十樓乘一行詩句衝下
述說苦難的詞語之海
骨造的小船在岸前
輕輕推著一根死朽的浮木,那就是
大海的時針

謠言之瘴已經浸滿
我們閉氣穿過這長廊
天橋下有死亡像狗搜索
血的積木,牠們緩慢地堆疊著器官
直至出現一些人形,詭異而美麗
一座宏偉的密室
我們同在裡面,又在外面看著
二零一七年,我們在一支緊急的啤酒裡
夜的腥味清醒我們
才記得光暗與國家,車窗與勝利
你隨意地撥扇,知道一條路總必有人去走
一條航道既獨立於海,就有我們的船
要離開某地,並正前往某地
終究還是大地和人
那些人就是,大地的時針

今夜你死了,再也不向我們徵詩
不紀念那群在詩歌裡歿的人
浪退了,無數烏鴉襲向目擊者的靈魂
牠們飢餓並且分享彼此的飢餓
目擊者說,如果我尚有血肉
我可以餵養世界,但是我沒有
而這靈魂無用,只能看著地球轉動
看著烏鴉更加飢餓更加虛弱
飛過更加多的海洋,大地和國家
同時代裡所有人都被囚禁在
烏鴉的胃裡,一盞燈流連所有黑夜
一塊從一百零八樓掉落的石頭
僅僅浮在一片黑色的羽毛上
那是,失明者重光的時針

而你是不是回來了
你的命運是不卑,不亢而我只想到斑馬
起跑了,歲月就磨成了一種永恆
苦難是底色,路既濡濕,泥濘
我們就不必去尋找足印
即管把一切都封好,把一切都散落
一百零八樓以上的天空沒有籬笆
沒有雪積壓著電線桿,沒有
今夜的月光足以把所有運轉中的齒輪推開
回到城市吧我們的一杯酒向下潑去
廣廈千萬,無數人在行走
其中,讓雜草長成詩句的模樣
當公車終於把我接回城北的家中
我記得的不是詩
也不是一場不知是否存在過的雨
我記得的是一匹透明的斑馬
而揚起的風就是
生命的時針。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引渡惡法】七月抗爭詩輯︰我們仍然會激動

詩歌 | by 劉芷韻、洪慧、逆彌 | 2019-07-23

致青春的遺書——談《無聊戲》

理論 | by 鄧志堅 | 2019-07-19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時評 | by 譚蕙芸 | 2019-07-15

《張岪與木心》自序

其他 | by 陳丹青 |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