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在食.生果】果核

字在食 | by  謝傲霜 | 2018-10-19

其實我不太喜歡吃石榴,因為懶。顆顆如晶亮的紅寶石,卻藏著粒粒如白米的核,吃時僅能輕咬並吸吮點滴汁液,然後逐一將核吐出,十分耗時。不過,我媽很喜歡吃石榴,她喜歡石榴的香甜,不介意仔細將每夥紅寶石吮成白米。有時又會說我吐出的核還黏滿紅肉,十分浪費。她知道因為我懶得逐一褪去包裹紅寶石的白紗,甚至會將石榴逐粒剝下放在碗內給我吃,但我有時候還是太懶,最終沒吃,只推她吃回閒置了一兩天的滿碗紅寶石。

日前,我帶快兩歲的兒子到餐廳用膳,他卻對一大盤沙律菜中的幾夥紅寶石深感興趣,在翠綠中那麼幾點粉紅,撿來吃甜甜的,於是乎,他將整盤沙律中的石榴挑來吃淨盡。隔天,我在街市水果檔偶遇當造的石榴,便二話不說買了兩顆回家。這回,輪到我小心地將石榴剝開,取出顆顆晶瑩的紅寶石。

未及兩歲的孩兒,看著斑駁陸離地紅粉的外殻,剝出了粒粒通透艷紅的碎石,雙眼流露出滿載好奇的興奮。我在兒子面前示範如何吮汁吐核,叮囑他吃時要把核吐出,但亦心知他力有未逮。果真他吃幾十顆紅寶石,才吐出幾顆黏滿紅肉的白米,為怕他滿肚是核消化不良,我曾想過要不要限量配給,可轉念回想年僅約一歲時的他,曾吞下整粒兩端尖如刺的紅棗核仍安然無恙,即便稍為安心,決定讓他繼續吃個夠。

紅棗核事件,是家母的傑作。按道理,給這麼年幼的嬰兒吃東西,去核去骨是常理,可我媽卻大安旨意,認為有人看著他吃就沒問題,還常追憶慨歎道:「你一歲就懂吃魚吐骨,都怪你爸,還有這裡的一眾親戚,都說怎可以把魚連骨給小孩吃,致使你長大後不懂吃骨。」「這裡」指的是香港,我快三歲時媽才帶著我來跟爸團聚,之前一直待在溫州農村土法教養,吃魚吐骨,但來港後入鄕隨俗,只吃魚肉不吮骨,及至多年後我養育兒子時,亦十分「文明」,惟恐兒子有任何損傷甚至窒息,堅決反對家母把紅棗連核給幼兒吃。

不過一個傭人也不會百分百聽從僱主的要求去照顧孩子,何況是把你養育成人,自命經驗豐富,更榮升外祖母的母親?就算多次提醒,家母還是我行我素。一天,她把紅棗給了我兒後,只跟我說了句紅棗有核,就留我看顧已在吃得津津有味的小兒,若我立即把紅棗從他手上奪去,定必惹他嚎啕大哭,於是便打算讓他小小嘴兒多咬兩口,才拿別的東西引開其注意力,以換取他手上甜甜的一整顆大紅棗,可就在這時,電話霍然響起,我惟有把兒子先託付傭人看顧,卻未及提醒她紅棗有核。結果,當然是我回過頭來,兒子已把紅棗吃個一乾二淨,那顆核,在他衣領、衫袖、裡裡外外,以至四周的玩具堆中遍尋不獲,傭人一臉漠然,當我稍加解釋後,換上一臉誠惶誠恐的無辜。

幻想著兩端尖銳堅硬如鐵釘的紅棗核劃破小兒胃腸,一股等同不斷反抗無理強權卻慘遭徹底漠視的憤怒湧上心頭,我向媽媽爆發道:「說過多少遍不要把連核的紅棗給他吃?尖核刺穿他的腸道是可以致命的!」媽媽立即反擊:「現在是誰沒有好好看著他吃呢?」當我們用手指指著別人痛罵的時候,往往忘了其實是一隻手指向著別人,其餘四隻手指向著自己。而我媽雖然口硬,但這位當外婆的,也立即四處查找那顆核是否已遭吐出卻不知所蹤。

紅棗核找不著,可一歲的兒子仍然自得其樂爬行遊玩,究竟他是否把核吞下,頓成一個無法透過審問得出答案的懸案。我們仨望著孩子,接著,當然是一場究竟要否將他送急症室的討論。看著毫無異狀的小兒,想到若送急症,就算照X光果真見到紅棗核在腹中,醫生也不會建議立即開刀取出,擾攘一番把他嚇壞,相信結果還是要靜待他排便,那倒不如先在家中細察動靜,看看明天的排便結果再作定斷。

「BB有便便啦!」一句廣告口號,那夜變成我懇切的禱告。好不容易捱到天明,又灌孩子吃過不少水果助他排便後,終於等到他排洩的一刻,待他完事後,我立即珍而重之捧著那包混著不少粟米粒的青啡色糞便,拿著牙籤仔細翻攪檢查,只聽家母在我身後表面坦然暗藏焦慮地說:「看!這麼多粟米一粒粒原好無缺,哪用擔心一顆核?」

好不容易,經一輪近距離呼吸著兒子糞便氣味的地氈式搜索後,牙籤終於戳到一顆無法刺穿的硬物,撥開圍繞硬物滲有液體的纖維,終於見到那顆穿過我兒胃腸,穿過我心的紅.棗.核。看著兩頭仍尖如刺的紅棗核埋在糞便中,我頓感造物之神奇和人體構造之奧妙,這不就是人乃自然一部分的教科書圖片嗎?水果如此甜美,吸引動物連核吞吃,然後藉排滯將種子撒播,動物糞便更充當養份,孕育果樹成長,花開遍地。

然而人類避免吃下果核,總有文明積累下來的因由,例如蘋果、杏、櫻桃等薔薇科的水果,其果核含氰蟚,可變成有毒的氰化氫,即山埃,若幼童吞下幾顆,便可能中毒。不過有些水果如石榴,其籽含粗纖維、少量維他命C,以及抗氧化物質如花青素,我的營養師朋友還建議將果肉連核攪伴一併吃下,美味且營養豐富。又如西瓜核,含礦物質如鉀,可降血壓。猶記得小時候,不知道農曆年吃的瓜子,其中就包括西瓜籽,亦不知道西瓜籽吞進肚裡並無大恙,有一次當我不慎吞下了西瓜籽,十分惶恐急急告訴媽媽時,可媽媽卻悠然道:「那可慘了!你頭頂會長出西瓜樹啦!」還不知道西瓜是蔓藤不是樹形的我,立即深感焦慮,想像著頭頂的樹究竟會怎個生長法呢!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佬訊專欄】襪戀

專欄 | by 佬訊 | 2018-11-12

編輯推介

【無形.荷爾蒙】胰島戰役

小說 | by 穆琳 | 2018-11-20

【無形.荷爾蒙】航向崖邊的我

散文 | by 游靜 | 2018-11-12

話說金庸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