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兩首︰〈紅翅膀〉、〈近處好像有槍聲〉

詩歌 | by  劉偉成 | 2018-10-03

紅翅膀


紅翅膀 紅翅膀

你在彩虹的外拱擦過

染上這斑爛的色彩嗎?

你想表現的是

破曉時浴中的口哨,還是

黃昏時電郵中敦促的口令?

啊,對不起,既是翅膀的顏色

當然不會在生活的水平匍匐


紅翅膀 紅翅膀

我沒有親眼看過

你飛翔的姿態

現在我坐在候機室

卻如實感到你高飛的意志

帶著創造成就的蠢動

看著沉重的行李,逐卡逐卡

滑入機腹,我便明白

你的紅色為何如此沉重

當墜著期待的翅膀

先後撞進大樓,我便明白為何

你的血紅帶著長期顫抖的疲憊


紅翅膀 紅翅膀

在進入候機室前,我要翻出

手提電腦、電話、相機——所有虛擬入口

硬幣、腰帶、手錶、鑰匙、鞋——全部金屬意志

巧克力、生果、口香糖——一切可回味的

然後投降一樣,舉手進入不明程度的透視膠囊

每次放下,我都感受到你的顫抖


紅翅膀 紅翅膀

聽圖書館導賞員說你其實

是一種昆蟲的薄翼

必須集合許多許多

才可以萃取顏料一滴

中世紀的僧侶刺青一樣,把你的赤痛

繡進動物的皮層,幾個世紀以後

依然鮮活,帶著光澤

紅色的花,紅色的大衣,還有

不應是紅色的腿,經書以腥紅的華貴

堆砌虔敬的心血,祈求平和

就像我現在獨自坐在候機室

看你在陽光中擺弄色澤

我願意忍受著背後隱隱的刺痛

以自摘雙翼的苦行為你祈求

每次振飛都因磊落而輕靈

因輕靈而暢達世界每個角落


寫於07/11/2017

於紐約回港的候機室




近處好像有槍聲


昨日的星

把回憶

流成夜空

只想,靜靜

坐著

呷一杯茶

直至有茶枝

豎起,散佚的

朋友,爆發

如超新星

愛,在逆流的

銀河,享受

浮沉,直到

永遠


呯嘭響起,星空

後撤,光點給拉成線

畫面閃現︰

一家槍店,就在超巿旁

兩塊禁攜槍械的告示

在西班牙餐廳和禮拜堂

三片血漬,在標示

槍擊的月曆上

自我徬徨……

四筆關於盧剛的瘋狂

在此地遺下甩不掉的

黑物質,聖誕歌中

第五天的金指環

散發魔戒的光芒

當近處好像有槍聲

我催眠自己

堅守記憶不降


當近處好像有槍聲

記憶硬化,拉開腦紋

身心分離,釋放

時間孢子,準備

匍匐、腐生

我在房間中來回踱步

不斷往窗外張望

如果槍手望見

會否衝進來幹掉我?

槍聲愈加頻密

開始駁火了嗎?

眾聲歡呼,邪教屠殺?


一切復歸平靜

當近處好像有槍聲

當河面倒影比煙火

更燦爛,我拉下窗簾

扣上防盜門拴,在房中

踱步搓掌,想像自己

跟祢一樣

邈遠

虛無

聽候祢的投擲

不知到何世

不鳴一聲

如涼了的茶中

無端豎起

在原位載浮載沉的

       茶

       枝


寫於07/11/2017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劉偉成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學科,曾獲青年文學獎及中文文學創作獎新詩組獎項,著作《持花的小孩》獲第十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散文組推薦獎,著作《陽光棧道有多寬》獲第十三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詩組首獎。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致理大留守者

詩歌 | by 逆彌 | 2019-11-26

《我好奇(黃色)》五十年後:未曾過時的激進

影評 | by Mike Kwan@映畫札記 |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