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羯座:這個勇者明明超強卻過分慎重

其他 | by  陳芷盈 | 2020-01-19

如果你遇見100%的慎重勇者,那麼你100%是遇見了一個摩羯座。處於冬季之始,這群山羊在寒冷貧瘠的高山謹慎而勇敢地,一步一步往上爬,他們不動聲色,但是刻苦耐勞,擁有驚人的毅力與忍耐力。作為被土星守護,同時又是土象星座的摩羯座,當然有著如岩石般難以撼動的意志,更嚴以律己得彷彿像個自虐狂,這是摩羯座的信念:我是恆久忍耐,又有堅持。


村上春樹:享受孤獨的求生訓練的作家和跑手


60665876_924934654505453_6639385223270236160_n


1978年的某一日,29歲的村上春樹坐在球場看比賽,那是非常晴朗的一天,他一邊看棒球,一邊喝著啤酒,在第一棒打出了二壘安打那一刻,他起了一個念頭:「我可以寫一本小說」。


在29歲以前,村上只是個忙著調雞尾酒和做三明治的爵士酒吧老闆,從未提筆寫過任何東西。巧合地,守護摩羯座的土星繞太陽一周剛好是29.5年,土星的回歸,讓村上在接近三十而立之年,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成為作家,一寫就是40年。


或許只有嚴謹、勤奮,並且擁有超強的組織力及紀律性的摩羯座,才能成為一個職業小說家。村上每次寫小說都非常慎重,一般都要改四到五次稿,第一稿往往已要花半年的時間,而被村上自稱為「求生訓練」的工作時間表更是嚴苛:村上寫小說期間,每天早上 4 點起床,寫 5 到 6 個小時,下午去跑 10 公里或者游 1500 米的泳,然後看書、聽音樂,9 點準時上床睡覺。不過,對現實的摩羯座而言,做運動其實是基於「能維持(寫長篇小說的)體力,又可將體重保持得恰到好處」的考量,而剛好馬拉松便是最適合摩羯座的運動:長跑者就如在孤高的山脈上,憑著過人的意志力,小心翼翼掌握自己的節奏,獨自拾步而上的山羊一樣。如此孤獨的運動,不是很村上嗎?


在村上的小說中,主角都是沒有過去、孑然一身,獨來獨往的人,彷彿就是村上本人。習慣依靠自己的山羊早已適應孤獨,守護摩羯座的土星更象徵內縮與壓抑,或許偶爾的情緒以及浪漫,都躲藏在村上彷如喃喃自語的文字裡了。在村上寫的《比倒霉的摩羯座更倒霉的是娶了個天秤座老婆》中,他把天秤座和摩羯座的結合稱之為「Capricorn 摩羯座 · 倒霉的摩羯座」,對應的是「閃閃發光的星座 · Aquarius 寶瓶座」這首歌,並引用了這段歌詞:


「夜空中閃閃發光

這個可憐的星座

即使遠走天涯海角

煩惱也依然相隨

這就是命運,算了吧」


這樣扭另又隱晦的情話,也只有摩羯座才想到吧。


三島由紀夫:以山羊意志練成「絕美」的鋼鐵血身


82339118_180273783029088_1471698736139730944_n


三島由紀夫不是作為一介文人而是作為武士死去的」,所以他並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作家,而是擁有一身健康古銅膚色的大隻佬。


剛烈得要死的三島,恰巧與軟弱得要死的太宰治互為表裏。二人同樣是「向死而生」,太宰治選擇《人間失格》,三島卻選擇《太陽與鐵》,認為「無形的精神無法塑造切實可見的美」,於是27歲的三島由一個孱弱不堪的小白臉,鍛鍊成一個四肢發達,但頭腦絕不簡單的鐵人。鋼鐵般的肉身需要鋼鐵般的意志,三島與太宰治之不同,就是在於一個是摩羯男,一個不是,因為只有擁有超強的時間管理,以及為了攀上高峰不惜一切的決心,才能執行摩羯座專屬的「求生訓練」時間表:逢周一、五訓練劍道,周三、四、六進行塑身體能鍛練,每天寫通宵,上午才睡覺。


對肉體「絕美」的追求,源於對精神「絕美」的追求。三島曾寫道:「寫作和耕耘是何其相像啊!神經總要保持高度警惕,隨時迎戰暴風雨和霜凍。」守護摩羯座的土星,象徵的正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或因如此,天才橫溢如三島寫作時也是戰戰兢兢,異常慎重,也唯有這樣,才能耕耘出三島般凝練著日本古典主義與希臘古典主義的美學,同時從生與死、美與醜、精神與肉體的極端中挖掘出人性之實相。


從精神走到肉體,三島彷彿是回歸到摩羯座現實主義的特性,所謂現實,是指他們非常了解自身的侷限,首當其衝就是了解到生命的有限,如老化及死亡。故此,三島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已立心要把每篇作品都當做遺作來寫,他曾說:「我總覺得自己隨時都可能死去,分外地珍惜生命,每次警報聲響起,膽大的戰友仍照睡不誤,我卻抱着剛落筆的文稿,躲進了潮濕的防空洞裏。」


對慣於用彷如「岩石」般的堅硬面孔來面對世界的摩羯座而言,他們非常害怕袒露其脆弱和自卑的一面。或因如此,三島總是帶著一張「假面」,極力隱藏自己的脆弱,即使自殺也要選擇最暴烈的切腹方式,箇中原因眾說紛紜,我卻相信這是他一生人中最慎重的決定,也是他信奉的「毀滅美學」以及「武士精神」最終極的實踐,如他所言:「能夠把藝術和行為調和的,或許只有死亡。」他的死,一如《金閣寺》裡燃燒的寺廟一樣壯烈而美麗。


西蒙波娃:這個女人明明超重情卻過分理性


82282365_683625888835579_4424803388558934016_n


十九歲的西蒙波娃毅然結束與其表哥的初戀,原因是,「他接受奢侈和優遊的生活;而我,我需要不斷進取的生活。」


克制、理性、現實,一個摩羯座女性的愛情當如西蒙波娃。如果你細看摩羯座的星座標誌,你會看見它是由山羊的頭和魚的尾巴組合而成,上身在地為羊,下身在水為魚,反映的正是摩羯座以「現實主義」來壓抑自身「慾望與情感」的特質。與其說波娃深愛沙特,不如說這是她一個慎重的選擇,摩羯座的愛情,就是選擇一個適合自己,同時對他們事業有幫助的人。於是,波娃選擇了具學者地位,志趣相投,並且能符合她的獨立宣言:「我絕不讓我的生命屈從於他人的意志」的沙特。


在摩羯座眼中,情緒和關係都無法被控制和管理,或許如此,他們往往慎重克制,即使是親密的另一半也不能完全放心,無論是沙特、美國情人艾格林,還是法國導演朗茲曼,都無法讓進取的波娃屈從。土星看似擁有美麗的星環,但這個星環其實是由冰塊和岩石構成的,受土星影響,摩羯座亦帶有外熱內冷的氣質,因此,波娃便是個能在熱戀時說出「我非常愛你,但我不會為你而死」的冷酷情人。這個強調精神獨立,拒絕做第二性的女人,認為女人能透過存在主義所強調的誠實,努力面對及改變自我與處境,為自己做抉擇,進而全面參與、塑造過去一直由男人所塑造的世界。有趣的是,常說摩羯座傳統保守,因其守護星土星正代表社會體制、成就、規範、法律與傳統,然而要求嚴格,同時充滿野心的山羊,又怎能容忍一個充滿弊病的制度?因此,與其說摩羯座喜歡服從體制,倒不如說他們喜歡服從自己建立的體制,很多時候,他們更會成為了政治家,或者起碼,是參與改革體制的人,就如反抗父權的西蒙波娃。


從經濟的獨立到精神的獨立,波娃拒絕當男性的附庸而成為第二性,不主張生育的她說:「我的幸福已然完整,我並沒有特別的慾望去複製一個沙特——他對我已經足夠了。」這樣甜蜜又理性的情話,大概也只有西蒙波娃才能說出來吧。


莫里哀:他在他的喜劇舞台上死去


61195173_874156999596827_8354218699372101632_n


開段說過,摩羯座堅忍不拔得近乎是個自虐狂,要證明這個論點,只好找來法國古典主義劇作家莫里哀。


話說1673年2月的一個晚上,法國巴黎劇院正上演一部喜劇《無病呻吟》,擔任主角的是作者本人:莫里哀。當時,莫里哀已病得非常嚴重,然而為了劇團的開支,他說,「那五十個可憐的兄弟又如何生活呢?」(是的,摩羯座是非常負責任的星座),於是莫里哀還是忍痛參與演出。諷刺的是,劇中主角是個裝病的江湖騙子,而莫里哀卻真的有病,他在台上痛苦地咳嗽,觀眾還誤以為是他演技逼真,在掌聲如雷的喝彩聲之下,莫里哀便在舞台上咳死了。


一代喜劇大師,竟然落得如此悲劇的下場,有別於萬物甦醒、生機萌發的春季白羊,冬季山羊面臨的是對萬物最嚴厲的考驗,莫里哀的一生波折重重。自幼熱愛戲劇的他在二十一歲時便組織了劇團,可惜演出失敗,劇團負債,然而他並未灰心,又再參加另一劇團,自此開啟了在法國西南一帶流浪的日子,一過就是十二年。但就在這十二年間,因為莫里哀生活在民間,他不但了解民間生活,更從民間學習到意大利即興喜劇,一代戲劇大師就此誕生,他創作的劇本亦變得大受歡迎。然而,習慣默默耕耘的摩羯座,最厭惡的就是華而不實、重視排場表面的偽君子,他的劇本經常諷刺貴族,更在17世紀的法國提倡女權,引來的自然是教會和封建之士的攻擊——1664年開始,摩羯座誓不低頭的自虐狂性格表露無遺,莫里哀進入了反封建、反教會鬥爭的全盛時期,最著名的劇本《偽君子》便在此時誕生,當中第一幕更被歌德視為「現存最偉大和最好的開場」。


莫里哀的劇本嚴謹、主題超前,他把自己一生奉獻給戲劇事業,即使受教廷逼害,莫里哀依然默默耕耘至最後一口氣。當他被勸放棄飾演丑角,以獲得成為法蘭西學院的院士這個最高榮譽時,他毅然謝絕,莫里哀死後,法蘭西學院為他立的石像下刻著這樣的題詞:「他的榮譽甚麼也不缺少,我們的光榮卻缺少了他。」


蘇軾:貶到哪裡就吃到哪裡的美食家


B556F70B-3DE2-40FE-B261-6995E35A7A0A


有一天,蘇軾看到同為摩羯座的偶像韓愈慨嘆自己一生顛沛流離,全因星象不好,大感同病相憐,在《東坡志林》中寫道:「我生之辰,月宿直鬥。乃知退之磨蠍為身宮,而僕乃以磨蠍為命,平生多得謗譽,殆是同病也!」


蘇軾之所以對玄學感興趣,很大程度是受其星座影響,摩羯座關切所有掌理世界,以致宇宙的原則和律法,歷來狠批自己星座的摩羯男非常多,當中文天祥、方大琮、周必大等更是星座專家,文天祥就曾寫道:「磨蝎之宮星見斗,簸之揚之箕有口。昌黎安身坡立命,謗毀平生無不有。 」當中的「坡」,指的就是蘇東坡。


故此,摩羯座是自古以來公認磨難重重、仕途如山路般顛簸的星座,然而,活得像蘇軾那樣豁達的,放諸四海應該也只有他一人。眾所周知,蘇軾每次被貶,不知為何總像沒事沒幹,還樂呵呵地發掘出一道道美食,貶到黃州就「大魚大肉」,大讚「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甚至還在《豬肉頌》寫下「黃州好豬肉,價賤如泥土」;貶到惠州,就吃盡那裡的水果,說「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做嶺南人」;貶到那時還是蠻荒的海南島,竟說那裡的牡蠣非常美味,特意矚咐兒子不要告訴朝中大臣,因為「恐爭謀南徙,以分此味」。蘇軾就如山羊一樣,在資源、食物貧瘠的高山上也能生存,甚至還能自得其樂,發掘當中的樂趣,從堅忍到豁達,體現的是最高級別的摩羯座擁有的人生觀,如他在《前赤壁賦》所言:


「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深知生命侷限的摩羯座,能夠在有限時間裡把握生命,蘇軾的方法就是,「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爲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生命苦短,不如享受現在的清風明月,自然能化剎那為永恆了。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陳芷盈

熱門文章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