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在書海中打書釘 訪「閱讀俱樂部」店主:觀迎大家做自己

文藝Follow Me | by  黃桂桂 | 2024-01-27


「閱讀俱樂部」店主Melody在一堆書海中挑選出賴香吟的《文青之死》推薦給讀者,賴香吟在書中說:「如今文青當然不是個乾淨字,消費流行與裝腔作態使它討人厭」。恰好Melody與先生Parsons多年前開了一個Facebook專頁叫「文青信箱」,分享他們看過的文學書籍,是個「乾淨」的文青。而「文青信箱」正是「閱讀俱樂部」的起源。


大南街獨立書店群


Melody和Parsons一直喜歡看文學類書籍,2013年7月13日,他們決定在Facebook上開個專頁「文青信箱」,前期分享自己看過的書籍,後期還寫影評,儲了一千五百多個粉絲。2022年,Melody剛辭去原本的全職工作,「七份一書店@Wontonmeen」剛好招募店主,Melody和Parsons兩位文青決定試試看。半年試業期屆滿後,不少讀者問他們可會開書店?他們總是斬釘截鐵地說不會,「因為計過條數,發現不太化算」。那時他們計漏自己心中還有個書店夢,後來看到現時大南街的閣樓舖租金相宜、間隔四正,「算了,不要想了!於是就誕生了『閱讀俱樂部』。」


「閱讀俱樂部」坐落在大南街,過一條街就是「一拳書館」,再轉一個街角有「獵人書店」,沿大南街往太子方向走到尾還有「留下書舍」,大南街似乎已經不乏書店,再開一間意義何在?Melody笑說:「我們住在附近嘛!走幾分鐘就可以來開舖。」其實他們不是沒想過當開荒牛,但開荒牛談何容易?「我們未做起一個Brand都不敢到其他區開書店,沒有人認識嘛!大南街雖然多書店,但我們之間並不存在競爭關係,反而因為有他們,令這裡形成一個獨立書店的社區,聚集了一個讀者群,可以推動更多人看書、關注獨立書店、留意閱讀相關的東西。」Melody說。


「我們不單不競爭,有時反而會互相介紹讀者。」因為這些書店主打不同書籍種類,「一拳書館」以社區營造類書籍居多;「獵人書店」則主要賣社會向書籍;「留下書舍」以新聞、傳媒類書籍為主;「閱讀俱樂部」則主打文學書籍。Melody說:「我們真的很喜歡文學,但香港好像很少人看文學,可能是教育制度的問題,大家都覺得文學很悶,所以從『文青信箱』到『閱讀俱樂部』,我們都很認真、專注去做一件事,就是推廣文學。」


「閱讀俱樂部」分成兩邊,一邊全是文學書,另一邊是個讀書室,有張地氈、矮長桌,Melody和Parsons還割出其中一堵牆予三位前「七份一書店」店主,包括有賣歷史書的「獅墨書店」;賣表演藝術類書籍的「藝跡文化」;還有賣早期出版、印刷物的「今昔書室」。


在書海中打書釘


有一天,一名媽媽帶著小朋友問Parsons:「這裡是圖書館嗎?怎樣收費?」Parsons解釋:「這裡是書店,不是圖書館,不能借書,但也不一定要買書,你可以隨便看。」由於Melody和Parsons有養狗,於是他們想開一間寵物友善書店,他們自己有時也會帶狗上來當寵物店主。因此這裡跟其他書店不同,客人不一定都靜靜地看書,偶爾會有小朋友低聲打鬧,或狗隻吠叫。


香港以前會不少Book Club,讀者可以去看書、聊天、討論,氣氛十分自由,Melody和Parsons就想做到這種氣氛,因此把書店取名為「閱讀俱樂部」(A Book Club),在店內設置了一個讀書區,讀書區後方原本有一幅白牆,他們不想浪費,剛好「藝跡文化」兩位店長中有一位是畫畫的,就把牆交給他們。他們首先想到一片書海,一個人淌洋無邊無際的書海,揭開新一頁就像翻過一個浪,總是意想不到。


想在汪洋之中定下來,首先就要打書釘。Melody說他們十分歡迎大家上去打書釘,「大家逛書店不一定要消費。這樣說好像太囂張,但去書店為何不可以只看書呢?」Melody通常在外國的書店才打書釘,她感覺香港人好像有個心態覺得在別人的店裡逗留太久會不好意思、阻人做生意,「我們在牆上貼了溫馨提示,大家毋須不好意思,這裡你想看書也好、討論也好,總之歡迎你做自己。」


她印象最深刻試過有客人在店裡打了兩小時書釘。Melody想推廣打書釘的好處:「通常不是打書釘的讀者都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書;但是會來打書釘的,很多時不知道自己喜歡甚麼書、作家,而打書釘這個過程就可以讓他在書店裡自由自在地尋找他有興趣的書,坐下來慢慢看、細細感受。」有時看著客人坐在讀書區靜靜地翻完一本書,Melody內心樂滋滋的,「至少他們認識了這位作家、知道這本書的存在。」


三天兩個客人


這是否太浪慢、脫離現實了點?Melody笑了笑,「很多人說過我們的想法好像很理想、很浪慢、不切實際,其實我們只是理念浪漫,實際運作是現實的。在香港開一間書店,不可能只靠賣書就做到平衡,我們也需要舉辦不同類型的活動。」現時「閱讀俱樂部」每個月會舉辦四五場活動,主要由書出發,有時有文學書籍讀書會,有時請多年前出版過書的作者分享。


Melody說起書店開業不久便碰上書展,書展後是整個書店行業的寒冬,整整三四個月的冰河時期,她試過平日星期三至星期五三天加起來才只有一兩位客人。那時心自然是慌的,但她只能用阿Q精神法,「如果我每一次開店都想著今天沒有客人,其實我很快會Burn out,那段時間我便安慰自己安靜一點我便能專心做自己的工作,收拾書店也好,管理社交媒體也好。」


2023年末,Melody和Parsons在社交媒體發了則回顧帖子,「2023年,吸收了很多開書店的經驗和理念,有成功有失敗,有困難有容易。」未來不見得會容易,亦有可能繼續撞板,但他們心底裡盤算著,如果可以,還是想繼續堅持下去。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一個清明,和無數個

散文 | by 王崢 | 2024-04-03

臺灣現代攝影之父張照堂離世 享壽81歲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3

以後

散文 | by 黃戈 | 202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