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教理科生讀文學

教育侏羅紀 | by  吳詠彤 | 2020-12-15

這天,教育中心來了一位新學生。他在國際學校讀IB課程,年級等於本地學校的中五。由於明年就要考公開試,他這時便來報讀補習課程。


戴眼鏡的男生個子瘦瘦的,看樣子似是個典型的「乖仔」;在第一次見面當天,他比我早到達教室,一直坐著等我,身後還站著媽媽。媽媽和我禮貌地打過招呼後,隨即告訴我,兒子的成績整體十分不錯,數理科目更是強項,不過由於大學想報讀醫科,而醫科對於語文的要求也不低,想請我幫幫他。媽媽的語氣難掩緊張,一直強調:「他其他科的成績都非常好的,數學每次也幾乎滿分,現在就只差英文了!」


她口中的「英文」,與本地學校普遍學習的英文不同:這位學生讀的是IB English A: Literature ,而課程對象是以英文為母語的學生(IB 課程裡English A 是給英文為母語的學生所報讀,English B 則為以英語為第二語言的學生而設)。所以,他要學習的並不是英文的基本文法,而是文學賞析的技巧。課程需要學生具有鑑賞和分析文學作品的能力,並要把見解寫成完整文章以應付考試。


而我眼前的這位「理科達人」,做起文學賞析練習來,卻顯得十分糊塗。他時常在文章裡捉住一個字或一個短語胡亂分析,但這種「分析」卻往往變成自說自話,完全不切合文章整體的意思或情感。有時候,他難以從小說片段的字裡行間理解人物角色的內心掙扎,對於文學賞析要求的逐字推敲、精研細讀(所謂 「read between the lines」)的方法完全陌生。文學作品裡往往含有複雜情感,作者故設懸念,許多經歷難以直言,往往在說與不說之間,而學生對於這種情感更顯得一竅不通。也許理科總有公式和定理可循,但每篇文學作品的人物設定、情感糾葛、寫作風格等卻大有不同,即便你歸納出一些敍事或詩歌結構,也不能以之對所有文學作品作公式化的定論。對於習慣理科思維、凡事以實質數據和科學定理為依歸的學生,一下子要讀懂人類百轉千迴、虛無縹緲的心思,原來是多麼的難。


讀到這裡,如果教育界的同業們以為我會在下一段提供一些教學秘訣,那抱歉,我沒有。對於國際學校課程經驗尚淺的我,其實並沒有靈丹妙藥,只能與這位學生每星期讀些短篇,盡量引導他慢下來觀察文章裡不能錯過的一點一滴,並示範我自己會怎樣分析,期望他隨著日子會慢慢把這一科所需要的思維模式領悟過來。


雖然我並無教學上的妙法,但這位學生的出現卻讓我有幾點深思。這位學生很在乎自己的成績,可能就因為除了文學以外,他在很多科目都拿高分,他對於自己有這麼一個弱點很是介懷,而且每次測驗都十分緊張。(有時候,我甚至覺得這份緊張影響了他對試卷上那段文學節錄的解讀,從而令他失分。)雖然文學科使現階段的他非常苦惱,但我還是慶幸他讀了這科。也許他最終做不成一個全科狀元,才可逐漸明白要坦然面對自己的不完美,善待和包容自己,凡事盡力而為,問心無愧。這一科的存在,對於他心理質素的培養,長遠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另外,我曾經問過他,既然這科不是他的強項,為何當初會選﹖他說原來這個文學科在他學校是必修的。我很驚訝聽到現今竟有學校視文學為必修科。反觀本地學校,無論中西文學,似乎都已變成「夕陽」科目,選修人數逐年遞減,老師們想挽救也無能為力!而我這位學生終究是幸運的:我並不期望他會變成文學專家,但能在高中階段與文學碰一碰面,盡可能受一點人文情感的薰陶,那該多好。他常常強調想進醫科,而文學雖然並不提供醫學院所需的理科基礎,卻能為這位未來醫生提供適切的情感教育:我多期待他可以在文學世界裡感受一下角色的悲歡,與歡笑的人物一同歡笑,與悲哭的人物一同悲哭,正如他日後面對每一位病人,也要懂得想像和代入他們的憂慮與煩惱,易地而處,做一名真正的仁醫。


我希望他在踏上學醫之路的時候,並非只是為了所謂的社會地位,或為了滿足家人的虛榮感,去作那「光耀門楣」的搖錢樹。我希望文學科或多或少能夠為他打開心靈的窗口,讓他看見醫者行業的神聖。


在我現在教導的學生當中,表示想讀醫科的不只他一人,而想從文的甚少。這些學生在理科都做得很出色,而當中有人也跟他一樣,對於文學世界所需的想像力,以至對人情悲歡的洞察力和對文字的審美能力稍有欠缺。在我看來,這些學生對於文學其實並不持完全抗拒的態度,只是在這方面極需多一點引導栽培。縱然能夠成為文理全才的人極為少數,我還是希望在現今普遍重理輕文的社會中,能夠讓學生們與文學科有一點點相遇(或相知)的緣份——當有一天他們或在各個科研領域略有成就之時,回望少年歲月,還會記得文學世界曾給過他們那些精神養份。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吳詠彤

現於私營教育機構擔任國際學校課程導師,曾任專上學院助理講師;愛好文字創作,作品散見於《聲韻詩刊》、《城市文藝》、《阡陌文藝雙月刊》。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達叔已不是我們記憶那個吳孟達了

散文 | by 何兆彬 | 2021-03-02

二二八詩輯:我們打開水的門,吃掉飄過來的火焰

詩歌 | by 廖偉棠、黃潤宇、淮遠 | 2021-03-02

【虛詞・忘不鳥】詩三首:嚴瀚欽 X 律銘 X 之城

詩歌 | by 嚴瀚欽, 律銘, 之城 | 2021-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