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身說法】布萊希特style︰港大法律診所

現身說法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3-22

1

天秤的兩端,除了代表富與貧、強權與公義,同時亦象徵著情與理。

文學與法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西西的著作《肥土鎮灰闌記》,卻承襲布萊希特《高加索灰闌記》、元代李行道雜劇《包待制智勘灰闌記》甚至是《聖經》所羅門王判案的精神,探究公義與人性之餘,西西的創作更進一步回應時代,投射出香港對未來的探問。由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成立的法律診所,也許就是當世的灰闌,在公義之前,法律診所更著重人人享有正確與專業法律意見的權利,尤其是基層市民,認罪可以,但若因為經濟及資源問題而扼殺了他們接受公正審判的權利,就這樣認命,卻是絕不容許。


mfile_8392_558715_9_l

mfile_8392_558715_6_l
陳文敏(上)和張達明均是法律診所的創辦人之一,希望透過為求助者提供免費而專業的法律意見,讓更多人獲得公平審訊的權利。

基層人士 最需援助
布萊希特《高加索灰闌記》中有個阿茲達克法官,他有一條原則︰決不讓窮人敗訴,只等上等人倒霉。港大法律學院於2010年開辦的臨床法律教育課程(Clinical Legal Education Programme)也有類似精神,一方面培養學生法律上的實戰經驗,另一方面讓沒有資源尋求法律意見的人,得到質量兼備的法律諮詢服務,而課程延展出來的臨床法律教育服務中心(又名「法律診所」),就為大學教員、學生或公眾人士提供免費法律服務。

「秀茂坪有條斜路,一日有位中學生在路上打球,一下子失手接不住球,剛巧警方的電單車駛過,車上的警察為了避開球而受傷,後來政府控告這位中學生疏忽,甚至要求他賠償。住在秀茂坪的家庭,如何拿出幾十萬元來?」參與創立法律診所的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教授指出,有錢人能夠聘請專業律師、窮人亦得政府法律援助,只有夾在中間的「兩頭唔到岸」,需要他們支援。得知案情後,陳文敏直指政府的指控不合理,於是向家庭伸出援手,為他們向律政司陳詞,加上法律理據,最終令律政司撤銷起訴,為這個家庭解開了困擾他們多年的問題。

法律診所的服務範圍廣泛,包括合約及商務法律糾紛、離婚及撫養權問題、僱傭及消費者法律權益、交通意外及工傷賠償、樓宇業權及遺產產權、誹謗、知識產權,以至刑事及司法覆核等等。為了讓學生學以致用,導師會讓他們率先接見求助市民,用心聆聽求助者的需要,再跟擁有執業律師資格的導師商討事件,由導師給予正確的法律意見。港大法律學系首席講師兼法律診所創辦人之一的張達明指出︰「作為律師,我們的角色不是判決對方有沒有犯法或說謊,無論他們有沒有做到被指控的事情,都有權獲得正確而專業的法律意見。」

3
修讀相關課程的法律系學生會率先接見求助者,然後向擁有執業律師資格的導師匯報,一起研究案情,助當事人解困。

上訴得直 彰顯公義
俗語說「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更何況是走入法庭、蒙冤受屈?法律診所至今處理了超過一千五百宗案件,最令陳文敏印象難忘的,還有一件。「有位剛畢業的年輕人,找到份酒店接待員工作,平日負責為客人check in及櫃台查詢等工作。有天牌照事務處卻以違反《旅館業條例第349章》的罪名起訴他,指控他管理無牌酒店。」

又不是在拍《布達佩斯大酒店》,說接待員是酒店的管理者?無稽至極。陳文敏繼續說︰「法官問為甚麼見工的時候不問問酒店是否有牌。我說他又不是面試CEO,這樣問不合理,此其一;其次,沒有人會跟見工的人說明自己是無牌經營酒店的。當事人被起訴的時候,酒店經理和主管明明在場,但控方只控告職位最低的,這不公平、也不合理。」法律診所為當事人一直上訴至終審法院,最終上訴得直,公義昭彰。

「不少當事人對司法系統的失望,來自不愉快的經歷,他們覺得自己的故事不受重視,或者案件沒有得到適當處理。法律診所不屬營商性質,有空間讓當事人慢慢表達,為自己爭取應有的權益。」在「時間就是金錢」的資本主義社會,有班律師願意付出自己的時間和知識,免費為大眾服務,港大法律學院學生高可怡這番分享,不禁令人想到天秤的兩端,除了代表富與貧、強權與公義,同時亦象徵情與理,而法律,就為我們帶來希望。

(香港電台及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聯合製作的電視節目《現身說法》,將於3月24日起,逢星期日晚上8:30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於3月27日起,逢星期三晚上6:00在無綫電視翡翠台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