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翁笑談中,亂世顯神功——劉天賜X馬鼎盛X文潔華「小寶神功的亂世啟示」講座紀錄

報導 | by  陳慶 | 2023-08-22

《鹿鼎記》作為香港著名作家之一金庸膾炙人口的作品,其主角韋小寶被作者賦予了別樹一格的背景及性格,即使出身社會底層和不會武功仍能在亂世中活得風生水起。魏蜀吳三國經過《三國演義》以及其後發展出的各種劇目及影視作品,當中的人物亦逐漸成為今人所熟知的形象。香港知名媒體人劉天賜「賜官」偕同《講東講西》主持馬鼎盛先生以及香港都會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的文潔華教授,講解他兩本近四十年前的著作《小寶神功》及《三國啟示錄》的新版:《小寶神功再現——賜官精選文集》和《三國啟示學——賜官精選文集》,讓觀眾從兩本作品中劉天賜對人際關係乃至職場生存的思考,學習如何活在這個世道。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劉天賜先請馬鼎盛講述他對《小寶神功》的看法,讓觀眾們了解這本書。馬鼎盛隨之從《小寶神功》的靈感來源,亦即是金庸筆下的《鹿鼎記》開始講起。


馬鼎盛認為,《鹿鼎記》是使得金庸不只是一名武俠小說家的作品,他說道:「金庸先生14本書,這本是他真正的傳世之作。金庸先生可謂是一個武俠小說的大家,而有了這本《鹿鼎記》,憑空塑造了韋小寶這個傳奇人物之後,他就上升為武俠文學家。他和所有武俠小說的作家都不是一個層次,他把武俠的內容提升到文學的水平,為甚麼呢?因為韋小寶這個人物奇到無以復加,你未看這本書之前,你是不可能想像在妓院中,一個三流妓女的私生子,這麼社會底層的人居然可以成為一本武俠文學的主人公。關鍵就在於賜官所說的小寶神功。」


其後馬鼎盛話鋒一轉,提到金庸對《紅樓夢》一書推崇備至,並且在創作《鹿鼎記》的時候把《紅樓夢》的文字藝術灌注其中。而《紅樓夢》中的兩句話又能作為《鹿鼎記》的註解,這兩句話便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這十四字同時也是劉天賜的座右銘,更是《小寶神功》一書的凝聚。


馬鼎盛把《鹿鼎記》中的「小寶神功」分為兩部分,首先是「人情練達」。韋小寶本來出身社會最底層且目不識丁,但仍可以在當時複雜的社會環境下在不同勢力之中混得風生水起,就是因為他人情練達。每逢與人相處,韋小寶就能第一時間知曉對方的好惡並滿足其需求。另外則是「世間洞明」,彼時的社會處於滿清統治之下,滿族人對人數遠超自身的漢人實行高壓統治。擁有著漢族及社會底層背景的韋小寶能活得順風順水,便是倚靠他洞察世事的能力。


其後文潔華接著提到劉天賜和韋小寶之間有很多相同之處,韋長於妓院,劉長於尖沙咀(劉笑言與妓院無異)。有言道「仗義每多屠狗輩」,處於基層的人的特別具道德感,如當年香港是難民的社會便有了如七十二家房客般的環境,鄰里之間分享資源,互相幫助。隨後更指出清朝時期的性工作者亦有屬於他們的職業操守,有關如何對待客人,例如有些客人不能趕走,有些客人不能接待。譬如他很病,應照顧他,不是進行性交易。而這些準則是源於性工作者惡劣的生活環境,呼應前面提到的「仗義每多屠狗輩」。文潔華最後指韋小寶長於妓院使他能夠鑑貌辨色,知曉如何應付不同的人。


《三國啟示錄》


對於三國有何啟示,馬鼎盛指出三國的走向皆是取決於人才,如三國最後的勝利者,晉的前魏便是因為擁有眾多人才,而在三國爭霸中取得優勢。曹操雖說大奸大惡,但比起劉、孫二家更善於收羅人才。例如五子良將中,張遼、張郃本是呂布、袁紹的大將。而蜀國的劉備則相差甚遠,有言「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便說明劉備沒有收羅人才。劉備成為漢中王時,派遣使節到四方安撫大將。關羽向使節問道漢中王封他何爵。為什麼劉備是漢中王,才封關羽為五虎上將。將只是軍人,侯則是貴族,惹得關羽大感不滿。馬鼎盛指許多人看三國演義時,只著眼於軍事謀略而不見其中的人情世故,說道:「不如賜官看得那麼透。」


馬鼎盛續稱關羽在經歷這樣對待時,亦作出了回應:「他(關羽)在這裡爆了那句,表面是罵黃忠。『五虎上將我為首,張飛是我弟弟沒話說;趙子龍都當是我弟弟;馬孟起馬超,世代高官也當我是大哥;黃漢升這個老卒,我不與老卒為伍。』當時就落(劉備)面,劉備跟我結義兄弟,現在你風生水起做了王,你給我這個待遇。這個小故事就講清楚,劉備的相貌好像是好長者,其實是很小器。」


劉備一貫以來在《三國演義》中表現的仁慈形象在劉天賜那裏反轉了,指劉備非常奸詐。例如在趙雲面前摔阿斗,但劉備手長過膝,又是把阿斗扔在草地之上,這樣既不傷到自己的兒子,又能收得人心。後來在白帝城托孤之時,又在眾人面前對諸葛亮說道「諸葛亮你係得嘅,唔該你做皇帝」,讓諸葛亮不敢把劉禪取而代之。爾後又舉了白門樓斬呂布一例,提到劉備先是向呂布暗示會施以援手,但在曹操面前又對呂布落井下石,可見「劉備是相當奸險之人」。


賜官職場「啟示錄」


正當劉天賜與馬鼎盛暢談三國時,文潔華把話題拉回劉天賜本身的經歷,問到他豐富的行政工作經驗中有沒有遇到類似三國的權力架構分佈,抑或是人物的雷同。又提到劉天賜於無線中任職如同三明治一般的位置,既要面對上層的壓力,又要應對下屬的不滿的情況下,如何做到留有餘地,不直擊他人死穴,亦以常見的上司要求中層裁減下屬的情景作為例子提問。劉天賜回應道:「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坦白說出來。例如梅施麗,向他說明老闆準備解僱你,因為你工資高。」「我記得最難那餐飯,就是我和黃曼梨、陳立品這些老明星一起食飯。為何要請他們食飯呢?希望他們明白,我做總監是不想解僱他們,不過由於工資高,他們招來上層注意,不得不解僱。」「如果能夠坦誠告知,起碼那些人有一半原諒你。」以此說明「真誠」二字便是他所認為最應該的處世之道,不但是真誠待人,更要對自己真誠,惟有堅守自己認為是「真」的事物,才能立於當今的亂世之中,如此方是「小寶神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黃燦然詩七首

詩歌 | by 黃燦然 | 2024-03-01

《年少日記》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3-01

《蒼鷺與少年》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2-22

【教育侏羅紀】校舍

教育侏羅紀 | by 孔銘隆 | 2024-02-20

火車

散文 | by 蘇苑姍 | 202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