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遊行.巴黎】現實世界中的魔衣櫥

字遊行 | by  Leumas To | 2019-03-01

幾年前,我有幸跟幾位資深漫畫家到安古蘭(Angoulême)參與漫畫節。安古蘭位於法國西南部,早於古羅馬時代已經存在,曾經是製紙和印刷業的重鎮。自1974年起,這古城都會舉辦一年一度的漫畫界盛事 ── 安古蘭國際漫畫節(Angoulême International Comics Festival),每年有數以十萬計的漫畫從業員、愛好者和遊客從世界各地慕名而來,而市中心的商店和餐廳都會應節地加入各種漫畫元素裝飾作招徠。

難得遠征法國,當然會Stay Behind,遊覽只有三小時車程之外的巴黎。當時是二月上旬,正值寒冬,我由Mabillon地鐵站步行到位於Rue de Seine的旅館,短短十五分鐘的路途,足以令人瑟瑟發抖,看來我完全低估了北部寒潮的威力。結果,在抵達巴黎的第二日就發高燒,奢侈地在旅館沉睡了一整天。但我也因此得知當地的診所和藥房是分開運作的,即使你支付高昂的費用到診所見醫生,他只會給你處方,閣下要自行到藥房配藥。有位長駐巴黎的朋友告訴我,當地人一般傷風、感冒都甚少求診,而是直接在附近藥房配藥。而我就是靠那盒名為Doliprane的感冒藥支撐了整個巴黎之旅。


每次到歐洲旅行都習慣了逛公園,大概是厭倦了香港那些有諸多限制的所謂「公園」(裡面有過多的圍欄和警告標示);另一種極端情況則是被大媽舞團和擴音機佔領,或者長期被用作舉行各式各樣的活動,總是難以安份守己地發揮公園的本質。趁感冒初癒,早上在旅館吃過幾片麵包後,徒步到盧森堡公國(Jardin du Luxembourg),這是法國參議院所在地,也是人們日常聚集、休憩的好地方。在精緻的希臘人物雕像旁,老人家坐在長櫈上享受着溫暖的陽光;衣著性感的少女躺在草地上閱讀;小朋友在充滿古典氣息的工業風鋼架旁邊踢足球,他們或許是未來的基士文和洛里斯?在如此寧靜舒適的空間呆着,才會明白到什麼是悠然自得,是一種幸褔的感覺。


在巴黎清真寺(Grande Mosquée de Paris)喝過一杯清涼的薄荷茶,乘坐地鐵前往藝術殿堂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拜訪由公元前七世紀跨越到十九世紀的珍貴藝術品。除了那幅尺寸僅大於A2的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名畫《蒙羅麗莎》展區擠滿了遊客外,其他展區的人流相對比較疏落,由於地方實在太大,讓人有足夠空間細心欣賞每幅名畫和雕像。站在浪漫主義畫家德拉克拉瓦(Eugène Delacroix)代表作《自由領導人民》面前,感受到畫家對自由奔放的呈現和強烈的革命色彩;另一個區域展示着一系列經典的聖經油畫,源自文藝復興時期。皮特羅(Sano di Pietro)繪製的《聖傑羅姆的生平》就啓發了我後來收錄在《乒乓2》的「惡搞」插畫創作,將北韓歷史和聖經故事互相交錯起來。

巴黎盛產海鮮,這邊的生蠔非常新鮮,若然你是生蠔愛好者定必吃個不停。而且,在法國吃新鮮的價格比香港低,除了餐廳和超市Food Court之外,還可以到第三區的紅孩兒市集(Marché des Enfants Rouges)逛逛,它是巴黎最古老的市集之一,也是當地人推薦的美食廣場。我獨個兒坐在攤檔外的餐桌,享受了一頓豐富的海鮮拼盤,也終於明白旅遊生活頻道裡的主持人怎麼可以坐船出海,把打撈上來的生蠔即開即食。可是,我並非好酒之人,吃海鮮不懂配白酒。在巴黎,喝酒比喝水更便宜,但我只好在Sparkling Water和昂貴的玻璃樽可樂之間二選一。

從市中心出發到十六區的瑪摩丹美術館(Musée Marmottan Monet),據說這間美術館收藏了超過三百件莫內(Monet)與多位印象派畫家的作品。十六區位處巴黎西部,跟鄰市南泰爾(Nanterre)只有一河之隔,屬於高級住宅區,該區沒有水貨客問題,也沒有旅行團出沒的跡象,是烏托邦的理想居住環境。推開大門,彷彿置身於一戶富貴人家的百年大宅,既優雅又雍容華貴。我發現小時候在課本上看到那些沉悶的印象派畫作,真跡竟是充滿震撼力。牆上除了展示多幅人像畫外,最吸引我是一幅又一幅巨大的《睡蓮》畫作,不知不覺間走入了莫內創造的夢境世界。我嘗試以最緩慢的步履,由「睡蓮」待到「日出」。莫內說:「我最完美的傑作,就是我的花園。」對於我們長於石屎森林的香港人,跟大自然的關係比較陌生,遑論還要欣賞它的美好。在莫內建構的花園內,晨光濛濛,儘管剛才的午餐未有喝酒,但那些動感的筆觸,色彩和光影的配合,讓人帶點惺忪的狀態,如夢般。

步出美術館的時候接近黃昏,外面忽然下起初雪,呆了幾秒才有意識拿出手機,但雪花細薄得鏡頭根本捕捉不了,只能用感官去留着當下的幸福瞬間。突如其來的初雪維持了一分鐘而已,但這段夢境般的記憶一直好好保存,難以忘懷。

就在美術館的不遠處,有一個叫布洛涅森林(Bois de Boulogne)的地方,被稱為巴黎的兩扇肺葉之一,為巴黎製造新鮮空氣。森林的外圍是一些枯樹,灰灰濛濛,彷彿跟剛才的印象派作品和那幕初雪有着一種呼應。穿過枯樹群,進入了現實世界中的魔衣櫥,面前是一片綠悠悠,在Magic Hour的昏黃光線折射下,映照出濃淡深淺交叠的婆娑樹影。介乎藍綠之間的湖水,清澈見底,湖面上蕩起圈圈的波紋,鴨子成群結隊游往同一方向。這個空間沒有人聲、火車聲,閉上眼睛,聽着清脆的風聲和吱吱喳喳的鳥兒合唱,是大自然創作的美妙樂章。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Leumas To

從事插畫及視覺設計,文藝復興基金會青年理事。《乒乓》繪本發起人,《進念人人人》作者。 IG:leumas.to

熱門文章

《G殺》,一個張開口的人頭

影評 | by 蘇苑姍 | 2019-03-17

編輯推介

【虛詞.虛擬關係】有關係嗎

詩歌 | by 梁匡哲 | 2019-03-22

春分書單︰從情困到養生

其他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3-19

悼陶然——老總,我交稿了

其他 | by 馬家輝 | 2019-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