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去未來,打撈我們︰悼念孟浪詩輯(二)

詩歌 | by  楊小濱、劉振周、淮遠 | 2018-12-22

致已然抵達了未來的孟浪[1]
◎楊小濱

你孟浪,你猛烈。
你飛奔,你總是比我們快得多。
你一定是從十二月奔進了十三月[2]
那個我們還未知的時間裡。
在那裡,你可以坐下來
喝一口未來才會升起的虹霓[3]

你孟浪,但你不朦朧。
你就是每一句子彈般的口號。
你一定是把自己寫成一個
驚嘆號,跳入了詩的下一頁!

你孟浪,你迷戀。
你總是急切,一定是要去攫住
某個被攔在身體之外的詞,
觸摸它的痛感和熱度。

你孟浪,但你不美麗。
你奪走列寧的頭髮[4]
還給自己馬克思的大鬍子。
在濃煙般的灰色裡,
一定有你對革命的希望和絕望。

你孟浪,你明亮。
你一定是在閃電裡,繼續說雷霆的話。
你一定是趕去未來,
擊沉巨輪,並打撈我們……[5]

[1] 這首詩裡用了孟浪喜愛的一些詞彙,像是「已然」。孟浪有一首詩題為〈當天空已然生鏽〉。
[2] 孟浪有兩首詩題為〈從四月奔向五月〉和〈從五月奔向六月〉。
[3] 孟浪有一首詩題為〈雙虹記〉。
[4] 孟浪近年最重要的作品是長詩〈致命的列寧〉。
[5] 孟浪寫於1987年的長詩〈凶年之畔〉最後一句是:「脆弱的船體在內部粉碎了舵」。


不認命的葉子
◎淮遠

在群鳥封口眾蟬滅聲的年代
我們這些怒不可遏搖搖欲墜
不認命的葉子
只好引吭高歌

你邊唱邊墜
我們叫不住你。


芒果園

——悼孟浪
◎劉振周


得益西伯利亞的寒流與孤魂
江南以北都下雪了,我見過那玩意兒
此時的同行總能代替我的部份觀感
冰,雪,嚴寒,霧霾——
惟獨亞熱帶的芒果園格格不入,依然翠綠如春。
是的,我能分辨冬雨之下的潤濕枯黃葉子
沿著蜘蛛網上升的葉脈抵達了冬天
——二十世紀中期以來,這種生命的輪迴
並沒有質的變化,不過是
死亡的方式略有不同,閃著思想光芒的果實
早在途中被政黨劫持,禁錮倉庫。
留下泛黃的想像與記憶——
一些年來,又陸續被新的萌芽遺忘殆盡,
愚蠢又醜陋的樹瘤、昆蟲遺棄的巢
無不在擴散絕望的空氣。
「連朝霞也是陳腐的。」
是的,賦予行動的詩人與果品
終究都走向死亡
——包括時間、烏托邦、極權的安樂國。
從來都不存在真正的敵人,
只有小妒忌與狹隘並存。
當崇尚腐木的價值觀、與冷漠
一起製造人為的詩的喜悅,
乏力、又勉強的修辭都在腐蝕著大地。
甚至蔑視生命的吶喊,
關乎消化系統、口糧、物質化的入侵與誓洗,
我們從來都不知道缺乏甚麼
似乎也不在乎缺乏甚麼——
當能感受的冬天,應該不止於溫度計筆直的墮落。

2018.12.12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致理大留守者

詩歌 | by 逆彌 | 2019-11-26

《我好奇(黃色)》五十年後:未曾過時的激進

影評 | by Mike Kwan@映畫札記 |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