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福仁專欄︰時宜篇】我是一隻和氣的雞蛋

專欄 | by  何福仁 | 2019-09-09

大衛對抗巨人,扔的不是雞蛋,那時候的母雞當然不會不下蛋,但絕對不會想到把雞蛋當武器,一種自殺式的武器。你扔中了,又怎樣呢?難道對手會住院一星期?從神話時代起,人們就看不起雞,神話告退,奇怪連雞蛋也看不起。何以看不起雞,真要喜歡考證的人考證一下。聖經裡,那隻實踐上主的預言,某某三次不認主的,是同一隻公雞,一次不足,其可再三乎?這隻公雞倘向天庭投訴,為什麼要我做稱職的幫兇?喔喔喔,何必偏偏揀選我?難道雞也有原罪。到了感恩節,洋人專吃大號的火雞。明知道火雞又靱又乏味,吃的其實是醬汁。不吃火雞好像就沒有感恩的誠意。難道感恩的是火雞,牠犧牲自己,為了贖罪?這時節美國白宮竟有赦免火雞的儀式,太好了,不過為了讓火雞知道牠的死罪免除,應該用火雞的語言,喔喔喔,喔喔喔。

在校讀書時,我吃過零雞蛋。可那是紅色的,繪畫的雞蛋。要是真的雞蛋,我會對老師說,謝謝,我今天還沒吃早餐。對一位淑女,你要是說她是雞,這是沒教養的侮辱;一位對子女生氣的母親,充其量會說,我不如生一塊叉燒,而從來不會說,我寧願生個雞蛋。

對雞公平些,對雞蛋,要愛惜,要有同理心。撥水的時候,你不會把嬰孩也撥出門外。

今人扔雞蛋,多少來自村上春樹的雞蛋與高牆之喻。他以為雞蛋是弱者,扔吧,他站在雞蛋一邊。要哭的不是牆,而是蛋。這位作家,我一直不通電,不通電,我有我的判斷,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我多年前到過以色列,曾訪一位猶太人近加沙的家。那是中產的住宅。宅前建了一列圍牆,並不高,只有三呎左右。他說是怕外面巴勒斯坦人扔東西過來,什麼都扔過來,總之不會是雞蛋。然後以軍會一輪炮火還擊。不會殺傷無辜?不會,那是 targeted killing 。圍牆何以不建高些?那是保護孩童,大人呢,會保護自己,我們全是軍人出身。我最近做了一首詩:

我是一隻和氣的雞蛋

為什麼把我扔向你的敵人

那些玻璃、牆壁、銅像

都沒有靈魂

而我是有生命的啊

長大了,可以成為守護家園的公雞

或者母雞,生更多的蛋

就是被人吃去

當早餐,也是一種貢獻

雖不值錢,何必無謂犧牲

如果你不喜歡雞蛋

就送給撿紙皮的老婦

為你贏取朋友

這城市,庫房暴漲

弱者可沒有股份

以生物撞擊死物

試想想,是否化算?

是否有違初心?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何福仁

香港出生、成長。香港大學文學院畢業。寫作多年,文類廣泛,包括詩、散文、讀書隨筆、文學評論、先秦史傳散文賞析;並有與西西對話集《時間的話題》;編有《西西卷》、《浮城123──西西小說新析》。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