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坐困愁城看電影 訪「香港亞洲電影節」談解禁、破格與多元

文藝follow me | by  黃桂桂 | 2021-10-15


疫情之下,相信每一個人都有一種被困的感覺,口罩困住了嘴巴、城市困住了身體、隔離政策困住了自由,大家成了《進擊的巨人》裏的帕拉迪島居民,被一重又一重城牆阻隔起來。有見及此,今年的「香港亞洲電影節」以「解禁多元 破隔十八」為主題,透過片單中的電影,讓大家勇於解除一些枷鎖、禁忌,甚至價值觀。


「香港亞洲電影節」總監Clarence Tsui及節目策劃Didi Wu說,「香港亞洲電影節」已經來到第十八屆,所以想以象徵「成人」的「十八」,鼓勵大家放膽解禁,故把主題定為「解禁多元 破隔十八」。Clarence指為了做到「多元」,他們也不會把選片局限於某一特定類型、國家或新聞題材。


阿富汗:開放、悲劇與流亡


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特意設了一個阿富汗專題:「困或自由:阿富汗電影2001-2021」。Clarence說,其實早於去年年末,他們已經計劃設阿富汗專題,「因為2021年剛好是911襲擊及美國入侵阿富汗、推翻塔利班20周年。阿富汗此後在文化上出現一個小陽春,開始有電影出現,女性也能進入公眾視線,可以讀書、工作、參政、拍電影。然後今年八月悲劇出現了,後塔利班時期變成了後後塔利班,大家以為過去的事情成為了現在和將來。」今年8月15日,塔利班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其後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是塔利班繼2001年被推翻後,再次重新掌權。


阿富汗單元共有八套電影,時間跨度由2003年至2021年,由阿富汗導演的視角拍攝阿富汗解禁後的真實一面,解除大家對阿富汗的刻板印象。但過去幾個月,「香港亞洲電影節」在尋找這些阿富汗導演以取得放映素材上遇到不少問題,「因為他們很多都流亡去了其他地方,沒有再在阿富汗出現。」Clarence說,例如電影《喀布爾三女性(Have, Maryam, Ayesha)》的導演薩赫拉卡里米(Sahraa Karimi)原來身處阿富汗,更是阿富汗國家電影中心主任,在塔利班攻入喀布爾後,她在機場等了足足兩天,才有方法搭乘飛機離開喀布爾。


韓國:審查、開放與父權


今屆的焦點導演方面,Didi說他們選擇了韓國女導演任順禮,這是由於任順禮可以說是韓國電影新浪潮中的第一批導演。1996年,韓國廢除了已延續約70年的電影審查制度,開放了韓國電影的新大門,同年,任順禮推出她第一部電影長片《朋友三(Three Friends)》。這在當時是十分難得的,因為即使電影風氣已開,「但韓國仍是一個男性主導、父權氣息相當濃厚的社會,作為一個女人,她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呢?」Didi說。


但在韓國,像任順禮一樣艱難地生活著的女性還有千千萬萬。例如任順禮2008年的電影《擲球之女(Forever the Moment)》說的就是韓國一群女子手球運動員如何在做運動員與做家庭主婦之間掙扎、徘徊,最終於2004年雅典奧運中殺入決賽。解禁後的韓國看似開放,但若聚焦部分議題,例如女性,我們便知道還有不少枷鎖等待大家去解除。


把眺望的眼光由亞洲電影回到香港,今年「香港亞洲電影節」共有超過七十套電影,當中多套為國際影展得獎之作,例如濱口龍介康城得獎新作《Drive My Car》,還有許鞍華的新作《第一爐香》。Clarence說過去兩年大家坐困愁城,無法外出,但重要的是仍要向外望,「望自己之餘,也要向外看,看能否從中得到一些啟發,知道我們以後該如何走下去。這些電影為大家帶來其他地方的真實面貌,而觀眾若能將此與自己的周遭、經歷、情感連結起來,形成Ground reality,我想這便是電影最應該發揮的作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地獄邊緣的蟻群——評《智齒》

影評 | by 江俊豪 | 2021-12-02

【虛詞.蔬泥】非典型蔬菜

散文 | by 林銘深 | 2021-11-30

詩三首:曹疏影 X 李盲 X 石堯丹

詩歌 | by 曹疏影, 李盲, 石堯丹 | 202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