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follow me】好青年荼毒室:哲學為何不能嬉皮笑臉?

文藝follow me | by  李卓謙 | 2020-08-28


「未試過做訪問要寫稿,prep咁耐。」鹽叔一邊打稿一邊講,另一邊比較怕醜的Dickson都話:「未作過呢啲嘢……」為了介紹新書《大時代的哲學》,兩位好青年荼毒室成員配合記者要求即興寫了兩段講詞,仲幾乎即席背了下來,如此配合度高和玩得的受訪者並不常有。


2016年11月創立,三年多四年時候,在Facebook已經累積八萬追蹤,YouTube亦有兩萬,以哲學為招徠的團體,成績非常成功。成功背後有什麼因素,鹽叔不無謙虛地說:「可能在這個時代,大家覺得在物質追求以外,仍想追尋更多,而剛巧哲學,尤其在這個時代,對很多人來說有它自身的吸引力,所以如果我們很認真、有質素地講,本身內容已經是最好的marketing。」


「為什麼不能嬉皮笑臉?」


但在網絡年代,只是內容好還不夠,什麼都講包裝,講噱頭,好青年荼毒室搞笑的形象正好擊中不少年輕人口味,由四月開始間中在YouTube直播跟室友聊天,到現在固定逢星期五晚直播,觀看人數高峰過千,他們直言最初也預想不到,「你可以見到我們平時都是這樣聊天,最初無粗口,後來有啦,發現原來這樣觀眾覺得仲正,能夠好真實地認識我們,而我們跟你講我們理解的哲學是怎樣,不論是跟我們做朋友,還是跟哲學做朋友,我們覺得都是好的。」將哲學融入生活當中,而不是把哲學當成高高在上、神秘莫測的東西,才是他們認為哲學普及要做到的工作。


鹽叔形容荼毒室成員大部分都是「兩條腿走路」,「一方面會講好認真的事,我們平時吃飯吹水無端端也會聊起些認真話題;另一方面我們會講些很弱智的話,所以我覺得這種兩面性格在這個年代、在網絡生態上不覺意存在優勢。」


然而,原來荼毒室搞笑形象有時亦會為人咎病,被指庸俗化哲學,鹽叔直言:「為什麼不能嬉皮笑臉?為什麼哲學一定要好沉重?要有個白頭佬坐在講堂講書?為什麼不能開開心心搞下爛gag?」他指他們是用容易入口的方法包裝,令人更易進入哲學的世界,「最hardcore的,講論點、講概念、講哲學史,我們全都有做,如果你覺得用另外的方法講就是庸俗化,對唔住,這不是我覺得哲學有意義的地方,哲學不是用來崇拜。」


希望營造哲學社群


除了直播吹水、打機、寫文出文,他們亦希望跟讀者有更多面對面交流,於是在富德樓租了個單位,不時搞講座、開班,「哲學其中重要的一點,你一定要識用自己的語言去跟人解釋,跟其他人討論,有時睇完一篇文,你以為自己明,實際上怎才算明,我自己認為起碼你懂得用自己的語言跟人討論。」Dickson說。「即係好似維根斯旦的講法:『從來不跟人討論的哲學家,就等於一個從來不上擂台的拳手。』」鹽叔補充,時而講學、討論,時而飲嘢、聽歌、開party,他們希望營造一個社群,「令人覺得哲學係一件開心的事。」


「我好深刻有幾個讀者inbox我們,跟我們說,找到我們好似找到救贖,當然這說法很誇張,但我跟他談下去,我覺得或多或少係,他一生裡一直有些問題困擾他,但他從來不知道原來這些事都有人關心,然後他找到一班人,竟然會談這些問題,會跟他討論,他找到個位置令他可以安心、自然地做自己。」鹽叔講。


「在香港這社會,對人生問題或所謂哲學問題感興趣的人,可能在日常生活中係完全找不到知音,身邊的人可能覺得你想的事很無謂,而他只是想知道更多,想知道這些問題以前是否有人想過,我們的存在,可能剛剛好讓他們有timely redemption,雖然實際都給不了答案他們,哲學也不旨在提供答案,但我慶幸有人把我們當作心靈依賴,這是我當初完全沒想過。」Dickson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忘字

散文 | by 黃戈 | 2021-10-27

恐懼症

散文 | by 跂之 | 2021-10-24

李琴峰「芥川賞」得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