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度年華.四六】魯迅︰亡命鴛鴦,真愛是真

四六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8-12-02

1927年,魯迅,46歲。


即將踏入「知天命」之年的魯迅,人生閱歷豐富,在社會改革的浪潮上更領先不少同代人,然而在戀愛方面,他卻是個初哥,46歲,他才認定其一生所愛——他的學生,許廣平。


魯迅與許廣平的師生戀隨著雙方的書信往還而塵埃落定,曾多次再版的《兩地書》,便是他們1925至1929年間的通信結集,見證二人由初戀至熱戀的歷程。例如許廣平對魯迅的稱呼,由最初的「魯迅先生」、「魯迅師」,到後來的「my dear teacher」、「EL」(英語elephant或德語elefant)、「dear」,而魯迅的下款,亦由「魯迅」、「迅」變成「EL」等等,遣詞用字愈來愈私密,二人之間的連繫亦愈加牢不可破。


魯迅的一生,周旋於或大或小的政治事件與社會動盪之中,連他的戀愛也不例外。1927年初,魯迅離開廈門抵達廣州,應騁到廣州中山大學任職文學系主任兼教務主任,幾個月後,他突然與校方反目、遽然辭職。對於魯迅的請辭,一直以來人言人殊,一說是校方同時請來顧頡剛到校任教,魯迅因不願與其共事而離開;一說是魯迅愛護學生,廣州國民黨右派發動「四一五事變」以逮捕共產黨黨員,魯迅希望營救被捕學生畢磊等人,不料請求遭校方否定,故憤而辭職。其同鄉摯友許壽棠在《亡友魯迅印象記》一文記述︰「清黨事起,學生被捕者不少,魯迅出席各主任緊急會議,歸來一語不發,我料想他快要辭職了,一問,知道營救無效。不久,他果然辭職,我也跟著辭職。」


在廣州期間,魯迅已與許廣平(及許壽棠)同居,至魯迅辭職,許廣平亦跟隨他離開廣州、前赴上海,並在彼方正式開展他們的同居生活,一直至九年後男方病逝。更早之前,1926年,「三一八慘案」發生後,魯迅遭段祺瑞政府通緝,而許廣平亦被北京政府追捕,迫使二人一同南下,魯迅奔往廈門、許廣平直赴廣州,半年之後,二人終在廣州重逢;1927年9月,又因「四一五事變」而再度北移——從南到北、從北至南,魯迅和許廣平儼如一對「亡命鴛鴦」,在不安的政治氣氛與社會環境之中,他們從對方身上找到了平安,因此互不離棄,真愛是真,無非如此。1927年,魯迅曾三赴香港,最後一次便是9月底從廣州遷居上海時途經,據說當時發生了一件小插曲。魯迅只帶了幾件輕便行李,卻在通關時遭檢查,關員在其行李中發現了懷疑是凶器的小刀,後來上得了船,茶房跟他開玩笑︰「你生得太瘦了,他疑心你是販鴉片的。」——為伊消得人憔悴,多番來回奔走,魯迅消瘦了也不稀奇。


真愛是真,魯迅與許廣平不但能夠共患難,更能共同面對世俗的批評眼光。25歲,魯迅被安排了一宗包辦婚姻,其母以病倒為由,欺哄兒子從日本回鄉,幾天後魯迅即與比自己年長幾年的朱安成婚,惟婚後多年只得幾次「夫妻之實」,因魯迅不滿這場盲婚啞嫁、也不喜歡纏足的朱安;據說,為了逃離朱安與婚姻,他甚至以學業為由再到日本,一走了之。魯迅與許廣平同居,原只是學術界的茶餘飯後,直至兒子周海嬰於1929年出生,二人備受「重婚」、「背叛」等抨擊,這對「亡命鴛鴦」,現在才開始面對真正的磨練。


1927年,魯迅,46歲,距離兒子周海嬰出生,尚有兩年。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荷爾蒙】三十六宮總是春

散文 | by 宋雨喆 | 2018-12-11

編輯推介

悼念孟浪詩輯

詩歌 | by 廖偉棠、鄧小樺、熒惑、關天林 | 2018-12-13

【無形.荷爾蒙】Martyr

散文 | by 陳飛 | 2018-12-13

算命師的預言陷阱

小說 | by 洛楓 |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