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身說法】調解保你面,又幫你慳錢

現身說法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04-25

mfile_8392_558482_7_l

經身為調解員的宋醫生(中;張同祖飾)的調解,麥醫生(右二;潘冰嫦飾)和鄭太(左二;梁寶琪飾)最終能達成和解,結束雙方精神上的煎熬。

前天(4月23日)是「世界閱讀日」的日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在這天於全球推動閱讀之餘,當局還著力宣揚版權意識,故此「世界閱讀日」又有「世界圖書及版權日」之稱。版權像地權一樣,隨著擁有人的際遇或生死變動不居;加上雲端運算技術的發展,隨便在社交媒體分享單頁書影已經可能觸犯法例,更何況是將整本書放到網上任人下載閱讀?當年韓寒就控告百度文庫侵權,雙方爭持不下,你硬我也不軟,雖然最終是韓寒贏了官司,但其實誰也沒有比誰好,百度賠了金錢、韓寒損了形象,兩敗俱傷。要排解糾紛,除了透過訴訟打官司,到底還有沒有其他辦法?


裁決不討好 溝通在庭外
電子文庫、二次創作都有機會衝擊現存的版權法。十多年前,王長征控告余華的《兄弟》抄襲了其網上作品《王滿子》,余華最終駁回王長征的指控,贏了官司卻輸了面子;三年前,金庸亦指控江南疑似二次創作的作品《此間的少年》侵害了其著作權,而這一次的訴訟卻有不同的發展,事件本來已於法庭開審,但就在正式審判之前,原告卻表示願意進行調解,法庭於是給予雙方一個月時間,如未能達成共識才再擇日判決。

甚麼是調解(mediation)?「審判是很複雜的,有輸有贏,輸了的一方總覺得自己失去了一些東西;即使是法官的裁判,也不是人人信服,總會有人質疑。我們很難用訴訟審判去迎合每一個人的需要、討好每一個人。」當過資深大律師及法官的芮安牟(Anselmo Reyes),如今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鄭裕彤客座教授,他說調解是排難解紛的另類方法,而以往選擇通過調解來處理雙方糾紛的案件,有七成都是成功個案,有效發揮到調解的作用,讓原告與被告雙方在法庭外透過真誠及深入的溝通了解彼此需要及期望,繼而達成共識,化干戈為玉帛。

mfile_8392_558482_3_l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鄭裕彤客座教授芮安牟(Anselmo Reyes)。

mfile_8392_558482_6_l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任文慧。

制裁之外 法律也為解開心結

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於1985年成立,可見香港在國際仲裁制度之中有著非一般的地位。相比主力處理商業紛爭的仲裁(arbitration),對於本身彼此認識,或以個人身份成為原告和被告的雙方來說,調解似乎更為合適。「調解員是中立的第三者,以不偏不倚的方式幫助爭拗雙方解決問題。有別於法官,調解員不會給予雙方任何意見,亦不會判別雙方對錯。」身為醫生的趙承平,多年前因緣際會接觸了調解課程,他喜歡透過不同的視點為控辯雙方分析同一件事,能夠為當事人解開心結,成為他繼續擔任調解員的動力。

「打官司不只花費金錢,律師要準備案件,還得花掉不少時間。有時候當事人贏面不大,或者能夠用作訴訟的錢並不多,對他們來說,堅持打官司不過是為了解開心結。」對於牽涉到家庭問題或控辯雙方原為親屬關係的案件,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任文慧表示,即使其中一方打贏了官司,家庭關係破壞了,當事人還是得自行去修補家庭缺口;相反,調解讓雙方更深入了解彼此,要達到共識,需要誠意及互動才成事,對控辯雙方來說,未嘗不是一個雙贏的方法。而且調解過程保密,如果當初王長征試著利用調解來「私了」,也許王長征就不用敗訴,而余華也可以保存臉面了吧?



(香港電台及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聯合製作的電視節目《現身說法》,將於3月24日起,逢星期日晚上8:30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於3月27日起,逢星期三晚上6:00在無綫電視翡翠台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編輯推介

【無形.黑】厚、黑到底

時評 | by 林勉一 | 2019-10-14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