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回憶都失去了 由我們幫她記住這個家 ——訪《4拍4家族》導演賴恩慈

專訪 | by  王瀚樑 | 2023-11-01

在錄像和劇場界出身的賴恩慈,在2010年首次執導獨立電影《1+1》及延續篇《N+N》,講述兩爺孫面對菜園村被遷拆,看著推土機無情地把家園摧毀的故事。事隔十多年,菜園村的故事,你還記得嗎?賴恩慈在新作《4拍4家族》之中,再次講述一個家的故事,不過這次她以音樂為題材,透過搖滾音樂,把支離破碎的一家重新連結。創作是一種自我剖白,賴恩慈對家的故事念念不忘,因為她在寄養家庭成長,成長之中沒有機會感受尋常家庭的溫暖。於是她把這份溫暖放進電影之中,觀眾分享她的記憶。


沒有家的孩子 將記憶變作永恆


《4拍4家族》的故事講述由樂隊Band Four主音Cat來自一個破碎的家庭,她的結他手父親King,因為不想承擔養育的責任,在童年時便離她而去。直至Cat的母親逝世後,父親才攜同同父異母的女兒樂弦歸來。而Cat則有一個天材鼓手兒子Riley,他們之間的關係同樣非比尋常,當中亦有一段迂迴曲折的故事。四人在火葬場外相遇,繼而住在同一屋簷下。雖然是同一家人,但是各有不同的掙扎、心結與恐懼,發生矛盾與衝突不斷。而他們的共通之處,是同樣地愛好音樂。


電影故事中錯綜複雜的家庭關係,其實源自於賴恩慈的成長經歷。賴恩慈在鄉村的寄養家庭中長大,沒有親人在旁,她自小便明白,沒有關係是永遠的。「我知道沒有人會必然地愛你或者照顧你的,親生父母也一樣離我而去。我一路在成長之中,也沒有接觸過他們。」養育她成長的監護人,是一對老人家,她在年幼時已經知道,他們沒法陪伴自己走很長的路。「我很清楚他們不會陪伴我的一生,所以我很重視記憶。因為當人離開了,能留下的只有記憶。所以我創作了這部電影,以一種方法來記住我們的關係,記住我和他們曾經有過的生活。」賴恩慈相信電影,能讓她的記憶化作永恆。縱然兩老都已離開,但他們在賴恩慈心中的印象,已留在電影之中。


1234_劇照_Day02_139-2


「五百年一遇」的音樂電影


在創作了《1+1》和《N+N》之後,相隔超過十年,賴恩慈才迎來第二部執導的電影《4拍4家族》。電影由構思到開拍,足足經歷了八年時間。賴恩慈說當初因為《1+1》獲得ifva比賽公開組金獎,認識了當時的比賽評審泰迪羅賓。與他熟絡之後,泰迪羅賓向她介紹了很多不同音樂和樂隊,講解音樂歷史。她又看見泰迪羅賓幾乎每個星期,都與不同世代的音樂人「夾band」,玩的音樂橫跨不同類型和風格,於是她產生了創作音樂電影的想法。「在他們玩音樂的時候,我看見他們的快樂。」正如電影配樂大師坂本龍一的自傳名為「音樂使人自由」,賴恩慈則說「音樂使人連結」。「我覺得音樂在每個人的生活中,都有一份重量。他們常常說,夾band即是夾人,在樂隊之間,其實也是一種家人的關係,所以我想把這兩件事結合在一起。」


以樂隊為主題的電影,在香港縱使未必是「五百年一遇」,但也是絕無僅有。賴恩慈笑言過程中向她潑得最多冷水的,正是在《4拍4家族》中擔任監製的泰迪羅賓。「他很熟悉香港的音樂、電影,香港電影這麼多年來,幾乎沒有音樂電影這個類型,沒有前車可鑑,香港人可能不知道音樂電影是怎麼樣的。他一路跟我說,市場未必會接受這部電影,而我便一直用劇本去說服他。」賴恩慈笑著引用劇中對白:「你唔做咪咩都無」。她相信如果不去嘗試,就不會有新的可能。「這些年間,有一百個原因足以叫我放棄這件事,但我覺得,信念是要用時間來證明的。一切的困難,都是考驗你有多愛這件事。」而她對音樂電影的信念,讓她堅持了接近十年。最後泰迪羅賓不禁跟她說,「從來沒遇到一個人,像你一樣相信這件事是可能的。」


泰迪羅賓-3


以音樂連結四代音樂人


在這一個時代中,說信念與堅持,似乎也有點天真、不合時宜。但賴恩慈說到自己的堅持,卻是一面淡然,沒有半點刻意,或許這也是來自鄉村的單純。電影中謝安琪常穿著的襯衣,寫著「We have to be very strong, if we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這句歌詞,也仿如是她的自述。在《4拍4家族》中,除了有出現my little airport的的歌詞,也雲集了不同本地樂隊和音樂人的身影,包括客串在街頭演唱的樂隊The Hertz、Nowhere Boys,著名音樂人陳奐仁、歌手張進翹、朱凌凌琴手朱柏謙、觸執毛主唱Jan Curious、DJ黃志淙等等,在戲中飾演不同角色。而電影的四名主角,則是由四代音樂人泰迪羅賓、謝安琪、Anna hisbbuR及年僅十歲的鼓手陳諾霆(Rondi)出演。在電影中起用真實中的音樂人飾演角色,並以他們原創的歌曲作為電影音樂,也是賴恩慈的其中一個堅持。


CAT_8279


賴恩慈形容,能夠得到這四名音樂人擔任電影主角,就如「儲龍珠」一般的幸運。除了與泰迪羅賓在十年前相識外,她與謝安琪相識得更早,她們在2006年曾一同出演舞台劇《歌神英雄傳》。當時謝安琪只是剛剛出道,而賴恩慈則仍未拍出第一部電影。賴恩慈憶記當時與謝安琪排練後,會一起躺在地上談自己的理想。賴恩慈許諾,將來必定會拍一套屬於自己的電影,由謝安琪擔任演員,這個諾言終於在十七年後實驗。至於Anna hisbbuR,則是賴恩慈三年前在Youtube聽到她的作品《No words》,原本打算向她取材塑造角色,後來得知這首歌是她在十五歲時創作,賴恩慈驚覺她正是劇本中的樂弦,堅持要由她親身出演這個角色,令沒有演出經驗的Anna也不好意思拒絕。


而在四人當中,最令賴恩慈感到難能可貴的,自然是戲中飾演天材鼓手的Rondi陳諾霆。從構思電影之初,賴恩慈便苦苦期待這個天材的出現,直到五年前一天,泰迪羅賓向她說,「四十年來,我終於見到香港是有這一個天材的。」Rondi的祖父,其實正是泰迪羅賓在六十年代組成的樂隊Teddy Robin and the Playboys中的鼓手陳國明,父親則是著名結他手陳嘉健,出身於音樂世家的Rondi,年紀輕輕已曾登上紅館打鼓。在《4拍4家族》中,泰迪羅賓與昔日戰友的孫兒跨代共奏,成為電影中的經典一幕。賴恩慈直言當初看見Rondi打鼓時的震撼和感動,「不只是因為我終於找到這個演員,而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一種希望的存在。」


陳諾霆-2


對香港的愛只多不少


在電影之中,由謝安琪飾演的Cat患有早發性腦退化症,逐漸會失去記憶,遺忘身邊的一切。賴恩慈提到在她遇上Rondi後,改寫了原本較為灰暗的劇本,在結尾處保留一點希望。「謝安琪這個角色的將來,只會一直地差下去。我們身處這個狀態,面對一路變差的將來,可以如何自處呢?於是在電影中,Rondi成為的一個敘事者,在主角以外加多一重觀點。」電影的尾段,一家人以「Remembering」之名,遊走香港各處巡迴演唱,最後還去到飛鵝山上,以萬家燈火的璀璨景色為舞台背景,在浮城的山上唱首歌,由Rondi說出一句,「她可能會不記得的,由我們幫她記住。」賴恩慈希望觀眾記住的,不僅是電影中這個故事,更是香港這個家。「我想說的家不只是界限街106號,而是香港。這個地方之前發生很多事,大家都害怕終有一天會把一切遺忘。我一直希望透過電影說的,是我們如何把記憶承傳下去,讓這裡的人,能夠分享這些記憶。」


由十多年前的《1+1》,來到今日的《4拍4家族》,賴恩慈想說的,同樣是我們如何去記住這快將消失的一切。沒有過去的記憶,便沒有「我們」這一個集體。正如由謝安琪主唱的電影主題曲,歌名叫作毋忘。在我城之中,有甚麼需要毋忘,觀眾自有體會。歌詞中的一句,「愛你如日夕照耀,只多不少」,也是賴恩慈想說的一句話。「如果這裡仍然有希望的話,是我對香港人的希望。這些年在香港的經歷,令我愈來愈愛香港人。我看見香港人在面對關口的時候,是可以很美麗的,這便是我的信念,和希望。」


DSC05709-Enhanced-NR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周處除三害》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5

堂郎

小說 | by 李俊豪 | 2024-04-05

一個清明,和無數個

散文 | by 王崢 | 2024-04-03

臺灣現代攝影之父張照堂離世 享壽81歲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4-04-03

以後

散文 | by 黃戈 | 202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