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現實熱戀很快變長流細水: 16年後再看《無痛失戀》

影評 | by  鄧烱榕 | 2020-10-14

因為廿四五歲,對於愛情總是充滿著美好幻想,所以那時看《無痛失戀》,便會覺得電影裡的一切都很是浪漫。例如是那個下著雪的海灘、那片結了冰的湖面、那間放滿了白色書本的書店、那一夜你和我逃到一所荒廢了的屋,想像這裡是我們將來的家……即使電影裡充斥著「冷」的意象,我還是可以感受到CLEMENTINE與JOEL之間那份暖暖的愛。


年輕的時候就是會相信,儘管CLEMENTINE與JOEL明明是個性南轅北轍、大纜都扯唔埋的兩種人,但憑著一份心動的感覺,一句耳邊的WHISPER,最終二人在失憶以後,還是能再次在MONTAUK相遇相愛,就像那句經典的對白:「YOU CAN ERASE SOMEONE FROM YOUR MIND. GETTING THEM OUT OF YOUR HEART IS ANOTHER STORY.」


相信對方是命中註定的一半,相信長存在心底裡那份稱之為愛情的感覺,相信戀愛大過天,有愛萬事足,所以才能在電影的最後,在聽完大家互相數臭對方之後,CLEMENTINE與JOEL還是可以你一句OKAY,我一句OKAY,願意互相接受各自的缺點,最終破涕為笑破鏡重圓,認真FEEL 100%。


可是,來到年近四十,再看《無痛失戀》感覺便完全不一樣了。當然電影仍然好好看,編導演剪接都是近代奇幻愛情片類型的最住示範,如果可以找到10年後DAMIEN RICE的〈THE BLOWER'S DAUGHTER〉(2014)來當主題曲就堪稱完美了。只是人到中年,對愛情的看法又有點不再一樣。它不再是那麼純粹和直接,而是恆久的忍耐和付出;不再是天經地義般滴水不穿,相反它脆弱得需要非常悉心地保護。因為相愛總是簡單,難的是日復日的相處和經營。


誠如林夕所言:「生活其實旨在找到個伴侶,面對現實熱戀很快變長流細水。」CLEMENTINE與JOEL其實都經歷過,而第一次他們失敗了,所以才會跑去找醫生刪除自己腦海裡關於對方的記憶,同時埋葬愛與恨,好讓自己一覺醒來可以重新做人。雖然,你我的一句OKAY,讓這段關係有了再次開花結果的可能,但電影如果再拍下去,過多十年八年,他們會否打回原形,一個開始「GET BORED WITH YOU」,另一個則繼續「FEEL TRAPPED」?如果他們還結了婚生了仔,最後會否變成了另一個版本的《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


古語有云:「情若無花不結果」,但原來最美的花,往往總是會結出最惡的果。因為只要「兩隻手拉得太緊,愛到過了界那對愛人,同時亦最易變成一對敵人。」刪去記憶,重頭嚟過,其實就是一次輪迴。但在情愛的輪迴裡,不論你遇上同一個人或是另一個人,只有找到那條「界」在哪裡,你才能超脫輪迴之苦。SO WHERE IS THE LINE? 在《無痛失戀》裡,其實有暗示了這個答案。


記得在JOEL記憶裡的CLEMENTINE快要被完全刪除的時候,他們回到第一次相遇時,那間荒廢的海邊小屋嗎?CLEMENTINE強迫JOEL一起潛入屋內,JOEL則半推半就一直嚷著要離開,最後CLEMENTINE說了一句:「SO GO!」JOEL才說:「I DID.」原來,當天JOEL真的拋下CLEMENTINE先行離開了,所以在記憶裡他才會後悔說:「I WISH I’D STAYED, I DO.」於是CLEMENTINE就問咁點解佢最後都係要走咗去?JOEL才說,原來佢當時覺得CLEMENTINE那句「SO GO!」的語氣侮辱他,覺得自己被輕視了。最後CLEMENTINE跟他SAY SORRY,說自己不是這個意思,而JOEL便說:「ITS OKAY!」只不過這句SORRY和OKAY都來得太遲,當天JOEL已經走出了門口,此刻他已經刪去了記憶。


16年後再看《無痛失戀》,才發現這裡的「OKAY」原來比結尾的「OKAY」強而有力得多。明白到,在情愛關係裡,那條「界」其實就是EGO。你有你的EGO,我也有我的,於是兩個人在一起,便是一場EGO的拔河,但任何一方拉倒對方,都不是勝利,反而是真正的失敗,所以維持一段關係,也是一場永劫回歸的拔河。難怪佛家會說,情愛是一種苦,是自作孽,是活受罪。


可惜,凡人如我,沒有成佛的慧根,便只能繼續受難。但當你明白到愛的反面並不是恨,相反每一段關係,其實都是一套愛與恨糾纏在一起的PACKAGE時,我想你才READY去開始這場無止境的拔河。正如CLEMENTINE與JOEL的故事,他們的再相愛,其實是必然的,因為有愛才會恨,因為恨便去刪除記憶,結果連愛都被刪除後,才發現心中若有所失。也像《東邪西毒》裡那瓶叫作「醉生夢死」的酒,你愈想忘記,卻愈會記得。


甜蜜的快樂可能只有15分鐘,在剩下的23小時45分鐘裡,便是無奈、納悶、嘆息、懊惱、憤怒和後悔。但問題是,為了那15分鐘,你願意忍受那23小時45分鐘嗎?


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The world forgetting, by the world forgot.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Each pray'r accepted, and each wish resign'd.

《Eloisa to Abelard》- Alexander Pope


為了等待「純淨的心靈的永恆陽光」,必須經歷最暗最漫長的黑夜。如是因,如是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