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三十】詠嘆調,或空氣——仿飲江

詩歌 | by  游靜 | 2019-06-20

每年,這個時候,主啊
這個,地方,好小好小
呀,是不是好,只是小
又不。好。我呢你知啦,
只是它七百萬份之一才
真是。小。跟上面那個
逗號一樣。小吾小以及
人之小。都到我這裡來
上面多出來那個逗號都
刮下刮下刮到我這裡來
,吧

唉主啊究竟怎樣批判社
會才能痊癒,好像愈批
呢就愈病呀愈病…現在
陰謀就,是世界。你說
鹹魚也沾染,鹹魚的痛
三十年的病蝕骨成紋。
我不是醫生不過切呀燒
呀毒呢爭呢,這些立即
見效。之咁過幾十年你
就知之謀之陰之鹹之苦
都在立即!都在我這裡
我現在知啦。你以為,
…就知魯迅孫文都唔知
…知的咁我做省略號就
知啦…他們不是就做了
…了

咁即。究竟。才。會有
任何。改變。呢。革命
曾經。成功。你。話呢
一一。四九。有。沒有
變好。呢五。月。還是
十常。紫紅。黃。綠八
九都。革不難但。命仍
然在。賠你想想。小小
那條。號就成功。或蟲
一將。成慢慢還。或刮
或雨。兩邊都從。未息
或唉

主啊我可不可以!不寫
詩用唉做最後一。字呀
可呀就用呀呀呀—主呀
是否唯有詩看到,之病
之不癒看到蟲小…兩邊
之間之前不可能…家及
空氣之痛及雨及~苦及
苦之
未息
?呀

2019.5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9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