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遠專欄︰話碗集】下火三寶

專欄 | by  淮遠 | 2018-06-04

因為說某復出歌手酷肖年輕時的夏蕙姨而被某前友人辱駡「文痞」,然後不知因為甚麼被有「被逼害妄想症」的鄰居誣衊天天用膠水勺澆濕他屋後的鐵水管,而且還當上了警察的線人。這讓我很火大。該吃或者該喝甚麼勞什子降火呢?


兒時常喝媽媽煮的金銀花露。剛才晚飯後和妻在園邊小徑散步時,就循撲鼻的香氣找到圍牆頂上路燈黃光中那叢盛放的金銀花。金銀花茶加點蜂蜜,我記得是很好喝的,不知因為甚麼,小莊園的廚房起碼二十年沒煮過金銀花露了。妻似乎躍躍欲試,問金銀花草藥是怎樣製作的。原來金銀花本名忍冬,「要趁含苞未放時採摘,陰乾,生用、炒用或製成露劑。」含苞待放就給摘掉?笑話。對我來說,嗅嗅花香、瞄瞄一團團既黃且白的細長花瓣,已經可以去火。


而且消暑下火,還有竹蔗茅根水。我倆每次出門,總會帶盒竹蔗茅根晶沖劑,日日一人一包,要嘛早餐時在酒店餐室沖飲,要嘛下午或晚上在房間裡喝。那年(婚前某年)夏天妻到威爾斯海濱小城亞伯立斯威上課,我陪讀。下午當她在小山上的校園時,我就回到剛打掃完的三層旅館的閣樓房間去,手洗衣服,然後沖一杯深褐色的竹蔗茅根水,靠著窗台,邊飲邊看海灘上的行人和泳者。


海灘盡頭有一家供應英倫三島傳統食物的餐館,我不記得在那兒點過甚麼菜,卻可以肯定每一趟總會叫杯棕啤酒。棕啤酒又名愛爾啤酒,是我歷來最愛、惜在香港難以嘗到(尤其是鮮啤酒)的品種。差點忘了說,啤酒也是降火絕品。二零零零年前後,我常常在eBay賣星球大戰試模公仔,有一回某個美國收藏者因為輸了給拍賣快結束時才出價的另一個美國收藏者而火冒三丈。我馬上在回覆他的電郵中好言安慰,可是他說:「我得喝杯啤酒消消火。」現在想來,要是那天在手機上讀到那則關於「文痞」的攻擊之後我立刻跑到一家酒吧裡去,那個混球就不會給我從朋友名單中清理掉了。

2018年4月27日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淮遠

本名關懷遠。品學欠優的五年級生。著書七本。

熱門文章

【無形・黑】黑

散文 | by 沈旭暉 | 2019-10-08

編輯推介

【無形.黑】厚、黑到底

時評 | by 林勉一 | 2019-10-14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哀悼這萬家孤墳

詩歌 | by 周漢輝、陳子謙、勞緯洛 | 2019-10-14

輪椅上的聖母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19-10-12

共同的距離

散文 | by 陳子雲 | 2019-10-11

香港未睡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0-10

觸碰難以觸碰的星空

散文 | by 何潔泓 |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