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占緊你卜緊你】搖籤

小說 | by  盧卓倫 | 2021-01-25

她閉上眼,口裡唸唸有詞,接著,恭恭敬敬地搖晃著手上的籤筒。

一百種命運同時正在她的手中互相碰撞。

篤篤⋯⋯篤篤⋯⋯

搖籤的聲音聽起來像洗筷子的聲音,響遍了整間寺廟。

未幾,籤筒彷似長出了幾根頭髮,三四根竹籤微微領先。

她立刻止住了手上的動作,悄悄偷看領先竹籤的號碼。

「三」、「廿一」、「十二」⋯⋯

她心忖,「三」不是個好數字。餘下的「廿一」和「十二」都是二加一的模樣。

不好的兆頭。

她再三察看,發現另有一根竹籤正力爭上流,卻被壓在那三根竹籤之下。

那竹籤的號碼是「二」。

念頭一轉,她的手微微側向「二」號竹籤。

她又暗中使勁搖晃,把原本領先的竹籤傾側到籤筒的一旁。

她心中一邊想著「二」號竹籤,一邊在質疑自己是否在欺神騙鬼。心裡七上八落。

一不小心。撲通⋯⋯

竹籤散落一地。

她慌張得目定口呆,定一定神,馬上把所有竹籤拾回來,放進籤筒裡。

她再次閉上眼,搖晃籤筒。

這次,她顯得份外緊張,份外恭敬。她生怕剛才的舉動觸怒了神明,不敢再開眼偷看。

清脆「篤」的一聲。一根竹籤應聲落地。

她戰戰兢兢地拾起那竹籤。

竹籤的號碼離不開還是「三」

一切皆天意,半點不由人。

她嘆了口氣,搖著頭,步出內堂。她安慰著自己,還未知籤文,不應胡亂猜測。

剛好,一名佝僂彎腰的老伯在她的面前走過。

她把老伯叫停了並上前詢問:「請問廟祝在哪?我想找個人替我解籤。」

老伯瞧一瞧她,冷笑了一笑,又說「解籤該找解籤師傅,不是找廟祝。」

傳統習俗這回事,她還是一知半解。

她扁一扁嘴,又問:「那麼,請問解籤師傅在哪?」

老伯沒有即時回答她,一邊拐著走路,一邊回到自己的檔攤,說:「這裡有一個。」

她又扁一扁嘴,倒不敢動怒。四下再沒有類似的解籤檔攤。

她只好屈服,好不情願地坐在一張圓形的木摺椅。

老伯問她抽中的籤號,她如實作答。

老伯在櫃子裡抽出一張桃紅色的籤文。


「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

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籤中古人為嫦娥。

她開始後悔沒有在中文和中史科好下功夫,看不懂籤詩,看不懂古人所喻。

雖然如此,她瞥見紙上印有「下下」,臉色頓然一沉。

「問什麼事?」老伯手執籤文,形同一個拿著報告的醫生。

「愛情運。」她說。「那就是姻緣吧。」老伯搶道。

接著,老伯逐句替她解釋,他把重點放在最後的兩句。

聽著老伯的解說,她的回憶倒帶至半年前,如何從他人手上把男友搶過來。

漸漸,她才發現大家性格不合。漸漸,她懷疑自己的男友有外遇。

她聽著聽著,都走了神。

老伯把話說完。這是他獲酬的時候。但見她神不守舍般,老伯補充了一句。

「其實你心裡早有答案,對嗎?」

她一言不發,靜聽老伯所言。

「你是一個有主見、有想法的女人⋯」

頓一頓,老伯繼續說。

「你不是求神指點迷津,而是尋求附和。」

老伯沒有加重語氣,只是有話直說。

她心裡的確早有答案,只是倔強,不願放手。

心念轉動間,她又求一刻的轉機,問:「剛才第一次搖籤時,我把竹籤倒至一地。這樣會否影響這次的結果?」

老伯撒著手,說:「那是神明認為你心裡雜念太多⋯⋯」

忽然,他靈機一觸,指著籤文,問道:「籤文裏頭有沒有你的名字?」

她的目光下意識停在籤文上的「娥」字。

最後,她都是不服氣,留下一句「我還是去求問塔羅牌好了!」便溜走了。


最近,來廟參拜的人少了。老伯每天都變得游手好閑,終日在手機屏幕上打滾。

他的手機正播放著一條短片。

一隻小狗正在欺負一名小孩,配上逗趣的聲效,老伯看得入神。

驀然,畫面一轉,屏幕中央出現了她女兒和他孫女的樣子。

下面還有一項接聽電話的滑鍵。老伯躊躇著,一時不知就裡。

再過一會,屏幕又回復短片的畫面。

屏幕頂部又彈出一項短訊通知。

「你今晚回家吃飯嗎?想跟你好好討一討那件事。」

及後,對方傳來幾個雙手合十的符號。

雙手合十,老伯在廟裡幾乎天天都見到。

雙手合十,出現在短訊中,他就是不明所意。

他沒有按進短訊的版面,只想讓它維持在「未讀」的狀態。

他以為,繼續播放短片便可以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然而,這樣一來,連看短片的興致也沒有了。

那時候,一個男人站在玄關前,探頭進來張望。

「是來找解籤的嗎?」老伯向男人招手。

男人看起來四十出頭。

那應該是不惑之年,他倒是愁眉苦臉。

老伯問他籤號,男人答道:「五十三。」

老伯又抽出一張籤文。

又是一枝「下下」籤。古人是劉備。


「艱難險阻路蹊蹺,南鳥孤飛依北巢。

今日貴人曾識面,相逢卻在夏秋交。」


老伯還未開始解釋,男人的神色已變得黯淡。

「所問何事?」

「問移民後生活。」

老伯聽了後,心裡略有忐忑。他叮囑自己冷靜分析,莫投放個人意見。

老伯向男人解釋:「劉備正室是麋夫人,孫權之妹不過是繼正室。那是一場有謀略的婚姻。有時候,要有成就,要有未來,就得妥協。」

男人聽了後,默默地消化籤意。

老伯還是忍不住口,問道:「移民到哪?」

「英國⋯⋯」

「跟家人一起去?」

男人搖頭,說:「妻子和女兒先去,我留在香港工作⋯⋯」

「其實為什麼要移民呢?這裡不好嗎?移民又難找工作,何必要南鳥孤飛依北巢啊⋯⋯」

男人無話可說,付了錢便退去了。


夕陽西下,老伯把檔攤的東西都收好了。

看見寺廟內堂仍是燈火通明,他馬上四處張望,去找那廟祝出來收拾。

原來那廟祝在沉悶中睡去,睡了一整天。

「我們一起到哪兒吃晚飯?」老伯替廟祝抹籤筒時問道。

「我要回家吃飯。」廟祝一邊清理香爐,一邊說:「你為什麼不回家吃飯?」

老伯語塞了。廟祝又問:「想避開自己女兒?」

「我回到家,她會絮絮不休地勸我跟他們移民去⋯⋯」

「可是,他們走了,你便成了獨居老人了⋯⋯」

「走是不好,不走也不好⋯⋯」

廟祝拍一拍老伯的肩膊。

「要不然,你自己搖搖籤,求求問。」

兩人互望而笑。廟祝笑著笑著,退到員工室。老伯繼續抹籤筒。

忽然,他發現神壇下有一枝竹籤。

老伯拾起一看。

那是一枝「中平」籤。古人乃是塞翁。


「可比當年一塞翁,雖然失馬半途中。

不知禍福真何事,到底方明事始終。」


老伯笑了笑,把竹籤放回籤筒裡。


【虛詞.占緊你卜緊你】平安命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盧卓倫

90後社工。 著有短篇小說集《夜海》 作品散見於《香港文學》、《虛詞》、《城市文藝》、《皇冠雜誌》、《香港作家》、《字花》、《聲韻》和《大頭菜》 曾獲第四十五屆青年文學獎小小說公開組取得優異奬。

熱門文章

達叔已不是我們記憶那個吳孟達了

散文 | by 何兆彬 | 2021-03-02

編輯推介

笨蛋

散文 | by 朱少璋 | 2021-03-05

對「合理」的理解和告別

散文 | by 蔡芷筠 | 2021-03-05

《狂舞派3》:從夢想拉到現實

影評 | by 何兆彬 | 2021-03-08

影院重開 復仇式睇戲 編輯室電影節推介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1-03-05

二二八詩輯:我們打開水的門,吃掉飄過來的火焰

詩歌 | by 廖偉棠、黃潤宇、淮遠 | 2021-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