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詞.同志,跟住去邊度?】地下團體

詩歌 | by  黃君凱 | 2019-11-22

一間交友軟體商嘗試洗清疑慮

和它所有的不淨。

其中一位用家劣質的自薦:

我信奉現代教。

電台節目某分享嘉賓:

彩虹這顏色提倡包容

然而上一代尚未與歷史和解

請包容我不懂包容的缺陷。

不少聲稱「酷兒」的網民留言於偶像的專頁:

是啊,我沒有包容,但我生而為白

這應該要成為聯合國國旗和團體的象徵色。

為甚麼我不可能平凡?為甚麼我非得表明及澄清?

我怕成為壟斷。我不育了。我死了。

你的白色是甚麼,是你的液體?

表明即紅了。


沒有一個公眾論壇及政黨發言。


每天至少約二十五人舉報或投訴同一份帖子

涉嫌散播不雅訊息,耽樂。

非牟利組織發表了一份調查報告

資料顯示,四成半同意是同志的受訪者曾舉報他人。

資料顯示,其中三成不覺得自己是彩虹。

資料沒有顯示,肌肉男女是同志的比例。

資料沒有顯示,肌肉為擇偶首選的男和女是否同志。

資料沒有顯示,究竟我們是否彩虹,我們是否同志。


一些被舉報的名人和組織和音樂和民眾

認識對方,繼續繁衍。

忘記安全套的人們

也趁趁熱鬧參加閉門感恩祭。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香港斜巷

詩歌 | by 陳滅 | 2019-12-06

生命與麵包

散文 | by 張婉雯 | 2019-11-25

致理大留守者

詩歌 | by 逆彌 | 2019-11-26

《我好奇(黃色)》五十年後:未曾過時的激進

影評 | by Mike Kwan@映畫札記 | 201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