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結束這一切》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05

早前在Netflix上架的燒腦電影《我想結束這一切》,傳聞是著名編劇兼導演查理荷夫曼的收山之作,卻被觀眾評為艱澀難懂,極度考驗耐性的一部作品。在此送上虛詞編輯部的《我想結束這一切》小輯,從精神分析、中年人的焦慮,以及與原著小說的比對,嘗試拆解這部「難看」的電影實驗。



《我想結束這一切》:無奈人生,輾轉反覆也孤伶


7349787244499288

查理荷夫曼(Charlie Kaufman)乃是當代最炙手可熱的荷里活編劇,雖然產量不多,卻每每讓人咋舌。「存在危機」是他創作的母體,透過遊離於意識與潛意識,變態的慾望形成一次次的靈魂冒險。由於劇本蘊藏大量精雕細琢的心理描寫,導致演員發揮空間極大,故此演員往往是極為受益的部分。可是,旨於以影像講故事的導演則陷入難題。畢竟,呈現意識流甚至更誇張的符號,實際執行必會困難重重,即使導演費煞思量的還原,但鏡頭仍然無法達到加乘的效果。



《我想結束這一切》:當我夢見我殺死了我


3461285177464042

孤獨,是查理荷夫曼電影世界裡的共通主題,或許是他自己的親身體會,在《何必偏偏玩謝我》(Adaptation)裡,他亦創造過一個虛構的雙胞胎弟弟,將自己從靈感枯竭中拯救出來。相似的想法,在《我想結束這一切》便成為了真實與夢境那個「我」的雙胞胎。若完全放棄現實那個絕望失敗的「我」,是否可以創造一個讓自己不在場,但自己繼續好好活著的世界?



無愛的痙攣以及腦內劇場——讀《我想結束這一切》小說版反思孤獨與疾病


17332372483170322

在《我想結束這一切》當中,老校工罹患精神分裂的原因被解釋為小時候看見了農場被蛆蟲吃光的豬、經常獨處並躲在老家的地下室、沒有成功約到喜歡的女孩。一切的成因是孤獨,整個社會都沒有人對他伸出援手,也沒有法律或制度可以救贖他,老校工所患的其實是一種無愛的痙攣。這種痙攣讓他掙脫時空束縛,分裂出Lucy、Jake、大哥、父母,所有人都深愛著彼此,意思是,愛著自己。直到他從浴室裡出來發現自己一無所有為止。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親愛的房客》中的敘事結構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1-24

共同病歷

散文 | by 忤尚 | 2020-11-24

打書釘讀晒黃碧雲《附件三》

其他 | by 吳芷寧 | 2020-11-23

《理大圍城》小輯

專題小輯 | by 虛詞編輯部 | 202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