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侏羅紀・罷課】持菲林相機的罷課中六生:香港的未來,比DSE成績更重要

教育侏羅紀 | by  黃柏熹 | 2019-09-04

九月二日,中學生各自在不同的校園裡響應罷課,有的在校內默站,有的在校外手牽手組成人鏈,今年的開學日肯定最難忘。就讀中六的 Teddy(化名)回校參與罷課後,來到中大的百萬大道繼續參與集會,手持菲林相機記錄現場。問到他會否擔心未來的公開試成績,他說:「既然我的未來有那麼多不公平的事,為何我還要為一個這樣的未來,爭取自己那麼小的東西。」


喜歡到「鴨記」的罷課中六生


記者在百萬大道上看見 Teddy 時,他拿著 C 廠牌的入門菲林相機,一個人站在人群當中,眼晴在取景器裡待了很久。還穿著校服的 Teddy 戴著口罩和白色的工業用頭盔,頭盔上寫著「容港治己,因果由國」、「義憤民誠」等紅色的字句。「這個頭盔是我昨天才買的,字也是我自己寫上去。」他說。


跟許多香港的中學生一樣,Teddy 今天在就讀的中學裡響應「全港大罷課」。他說,雖然就讀的中學屬「紅底」,老師近月來至少還可以就「反送中」風波表態,罷課這天,校方亦開放學校禮堂予參與的同學逗留。罷課後,Teddy 跟約十個同學一起來到中大百萬大道的罷課集會,當中一些來自其他中學,是他在參加一個罷課組織時認識的。

問到為何拿著菲林相機來到集會現場,Teddy 說希望記錄這個時刻:「近半年來我才開始拍照,這部相機是從『鴨記』買回來的。」「鴨記」是深水埗鴨寮街的俗稱,知道這個俗稱的他,原來是常客,「平時到『鴨記』是為了買錄音帶、錄音機,這些才是本來的興趣。」 所謂「本來的興趣」,就是聽唱片。


一般來說,年青人接觸音樂的媒介都已經電子化,面前這位有時避免跟對話的人有眼神接觸的中學生,竟然還在聽錄音帶。在韓流當道的潮流裡,他又喜歡聽哪一些歌手?Teddy 回答說:「哥哥啊,羅大佑啊,夏韶聲那些。」這時還能聽出他的聲線帶有喜悅。不過,他又承認同學知道他的品味後會嫌「老」。至於手上的菲林相機, 則是 Teddy 從一個婆婆手上買回來的,當初只有機身,後來配上鏡頭,便開始拍照,這又成了另一個興趣。


在香港的未來與公開試之間,我選擇……


「反送中」運動前,Teddy 從來不會參與政治活動。運動爆發後,他終於迎來首次的政治參與,更多次參與遊行:「其實是慢慢開始的,再之前是六四三十週年,有泛民開始出來呼籲參與反送中的遊行。六月九日當天出來後,十一日晚上也在政總那邊留了下來。十二日那天開始了 occupy,到現場一刻真的開始變。原來香港人『頹』了那麼久,很多不滿開始重新爆發開來。」


不過,很多時候 Teddy 都是一個人去遊行。畢竟同學們快將迎來公開試,需要把時間花在溫習上。「反送中」運動似乎還會持續一段時間,記者問他會否覺得自己也需要回去溫習課業,Teddy 想了一會,答:「我想我還是會出來。既然我的未來有那麼多不公平的事,為何我還要為一個這樣的未來,爭取自己那麼小的東西。」對他來說,這個不知道有多遠的未來更大,更值得他去爭取。


這幾個月來,時有聽聞家長大力反對子女參與政治活動。Teddy 的家人亦不支持他參與遊行,近來向他實施「經濟封鎖」,希望以此為壓力,讓他花多點時間讀書。他只好兼職工作幫補開支:「有時遇著示威行動,也只能放下,去做兼職。」不過,實際工作的時間到底不多,Teddy 也形容自己的儲蓄狀況不太好。然而他沒有主動尋找市民捐贈出來的食物,他認為,有其他人比他更有需要。


訪問完結,天漸漸黑了,時間差不多到六點。Teddy 說,他也快要回家,雖然家人今天夜班工作,但還是早一點回去比較好。拍照時,為了遮掩衣服上的校徽,Teddy 從口袋裡拿出一團皺褶的紙巾,作舉機拍照的姿勢時,紙巾夾在校徽與他的手臂之間。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黃柏熹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我們的自由之夏——專訪周保松

專訪 | by 李卓謙 | 2019-09-17

回家

散文 | by 跂之 | 2019-09-13

土丘:藏於香港的隱世美學空間

字在食 | by 張欣怡 | 2019-09-14

與唐滌生井邊重會

其他 | by 朱少璋 | 2019-09-11

我的恥辱

小說 | by 蘇朗欣 | 2019-09-09

【抗爭時代】發夢詩輯:我們沒有最後的避難所

詩歌 | by 朵漁、鳥人、雲樹、之城 | 2019-09-07

說仇恨

時評 | by 鄧烱榕 | 2019-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