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發局選舉論壇——文學、視藝:本土決戰大灣區

報導 | by  虛詞編輯部 | 2019-11-20

反送中運動的戰火下,一場藝術界的選戰已悄悄揭開序幕:藝術發展局藝術範疇代表選舉,本屆合資格選民共6846人,較上屆增加16.8%,大概是一個小型區選的規模,有人視為區選的序幕。10月14日會方於灣仔小童群益會禮堂舉辦候選人論壇,10月20-21日便會在旺角社區會堂投票。

近年發生過多種政治審查事件,藝術自由、表達自由於是成為是次選舉的重要關鍵詞,不少候選人都提到「藝術自由約章」,如何落實約章,保障藝術工作者進行創作或與不同機構合作時,避免因個人政治立場而面對壓力,捍衛香港表達自由;此外,亦有不少聲音關注藝術平權、藝術通達服務。而在視覺藝術與文學藝術兩組,則鮮明出現本土藝術與中方統戰兩派之間的爭持。


視覺藝術:雙普選VS.大灣區


DSCF9207


視覺藝術範疇一號候選人陳錦成是上屆視覺藝術範疇代表,今屆爭取三度連任,他聯同文學界甄拔濤、音樂界周博賢及戲劇界李俊亮組成「跨界連結」。他自陳政績包括:成立資源保存關注小組;在大埔藝術中心開設第一間以表演藝術為主的資源中心;並展開了藝術家口述歷史計劃等。他亦關注場地娛樂牌照問題、推動藝術無障礙,支持資助項目預留撥款予藝術通達服務,以及加強與藝術家工會的聯繫,保障藝術工作者權益等等。


陳錦成特別提到過去幾個月的事令香港人寢食難安,關於藝術有何用,他認為藝術令人不斷超越,不局限於既有限制,但亦要堅守原則,不因物質生活導向而無所不作,他引用《生命的奮進》作結,指守衛創作自由無愧於心,應勇於承擔,寄語香港人加油。


二號候選人趙志軍是在場唯一以全普通話發言的候選人,2011年來港後從事藝術創作、交流及推廣工作,辦過深港雙城藝術展以及內蒙古、韓國的藝術交流展等等。他主張推動校園藝術發展,為香港藝術家搭建平台,參與世界性藝術展,亦期望在香港創辦猶如威尼斯雙年展、北京國際雙年展般的國際性藝術活動。他亦強調自己熱愛香港。


大坑區議員及香港文化監察主席楊雪盈就近年在藝術界發生的政治審查事件提出詢問,問兩位候選人在三年任期內有何工作計劃,處理藝術表達上的審查問題,以及最深刻的藝術政治審查事件是什麼。陳錦成以去年十一月,大館拒絕為流亡作家馬建提供講座場地為他最深刻事件,他說面對這種情況,要先了解事件成因,如果是因為作家的政治立場引起,他認為有責任在藝發局內聯同其他委員,向民政事務局官員反映,他認為審查問題窒礙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的發展,需嚴正關注。趙志軍指藝術家的創作不應該被標籤,因為藝術是純粹的,所有藝術表達形式都應得到尊重,他會積極調查原因,積極協調,令正常藝術活動可以正常進行,但沒有提及具體深刻事件。


場內有同為新移民的藝術家,詢問趙志軍會如何幫助香港藝術家在大灣區發展,趙表示他願為香港青年藝術家搭建平台,與周邊大灣區城市交流,他強調前景充滿活力。藝術家程展緯問,現時不少香港人都擔心返大陸,候選人會有什麼措施保障藝術家,會否對過關時被扣留的藝術家提供協助。趙回答,只要尊重一國兩制、兩邊的法律條款,應該問題不大。


辯論部分,陳錦成提到藝術家工會早前向各候選人發出的問卷,當中問到候選人是否支持落實雙普選,趙志軍回答「如當選定會深入研究跟進」,陳指雙普選是全香港人之事,為何要當選後才研究,問趙對雙普選有何睇法。趙志軍指雙普選是關乎香港的敏感政治問題,他尊重香港市民的選擇,但作為藝術家,他還是想保留自己的純粹性,不參與……(此時趙三分鐘時間用盡,沒有繼續作答)。陳錦成續稱,香港文化藝術發展需要自主空間,當中包括政治制度,如果雙普選問題不解決,談藝術發展都只是空談,他認為雙普選問題應盡快解決,兌現基本法承諾,「如果我們常常要顧忌會不會說錯話,穿錯顏色衫,怎樣做創作?雙普選不止是藝術家,而是全香港人要面對的問題。」


文學藝術:熟不熟制度?有沒有良知?


DSCF9220


文學藝術範疇一號候選人甄拔濤是作家及劇場編導,多年堅持雙語文學創作,以中英文寫劇本、政治及文化評論。他以守護創作自由、創作空間為首要政綱,提倡增加藝發局民選委員,現時藝發局廿七位委員中,只有十位民選委員,他爭取將民選委員與委任委員比例變更為一比一;此外,他亦關心不同世代作家需要,為文學界爭取更多資源,包括向其他坊間機構如賽馬會基金洽談;其他政綱包括:爭取建立香港文學館、推動藝術平權、秉承上屆委員陳慧推動報導文學的理念、支持整理香港文學史料。他指現時藝發局資助項目只限中譯英,他認為應該可拓展翻譯成其他語言,例如德語,以在國際層面更多地推廣香港文學。


二號候選人何佳霖政綱包括:建立香港文學庫電子版,在有條件的圖書館爭取建立小型文學館;她指她曾在2005年向民政市務局建議建立香港文學館,但至今得不到回應,建立文學庫電子版能在有限資源下較容易做得到。其他政綱包括建立長遠文學交流平台,舉辦國際性文學交流活動,並指會不分界別、不分種族,為文學愛好者提供更好創作條件。


台下吳美筠博士指出,中文大學有香港文學資料庫,而她擔任藝發局文學組主席時亦促成過香港公共圖書館將香港文學資料室部分內容電子化,質詢何佳霖的文學庫電子版所指為何。何回應指,「未跟那位女士(指吳博士)交接過、溝通過」,當選後會在現有基礎上跟進,不會推翻以前做過的工作。詩人盧勁馳續問,會否製作適合殘疾人士閱讀的資料庫,何稱可以考慮。亦有觀眾質疑,既然已有相似資料庫,再做會否重疊資源,何回應稱她現在才知道有吳博士所講的資料庫,以後會多了解。


有台下觀眾問兩位如何在內地推廣香港文學。甄拔濤不明白為何要highlight內地,指自己競選口號為「香港文學,面向國際」,「全世界有七十億人,中國只得十四億人」,而且內地書店亦已有售香港文學作品,無需再重疊資源。何佳霖指她從內地來港,對內地比較了解,認為國內與國外交流同樣重要,她指可以組織交流團,並說自己過往亦有促成內地與香港學生交流,辦過兩岸四地的詩歌會。台下有觀眾問及政治審查問題,如關於六四的創作日後是否還允可出版,何的發言時間用盡,並無回答。在過程中,觀眾顯示出不同立場,何桂霖發表愛國言論時有人鼓掌,甄拔濤強調良知判斷時又有另一群人鼓掌。


辯論環節中,甄拔濤首先向何佳霖提出三個問題:一,對八九六四的立場;二,對反送中運動的立場;三,甄質疑何不熟悉藝發局資助制度,要她講出藝發局文學資助有幾多種類。何佳霖態度遲疑:「係咪一定要回應(六四問題)?」後稱「六四是一個悲劇,結論是我和你現在都不能評判,要由歷史去評判」。關於反送中問題,她喃喃問:「其實係咪已經撤回左?」台下有觀眾向她點頭,及後她表示目前無法判斷,又哽咽道:「暴力解決不了問題,每一個人都好難過。」(甄拔濤遞上紙巾)。關於第三個問題,她說:「你講得啱,我真係了解得唔多」,若有機會當選定多作諮詢,「不分派別,獻出我的智慧、我的大愛。」


DSCF9227

(台下開始有帶鄉音觀眾大叫:「而家係講文學,唔係講政治。」)


甄對何的回應是:藝發局委員的工作就是做不同判斷,每個判斷後需要有理念,「如果你乜都判斷唔到,做咩出嚟選?」他並指文學史裡有個鐘擺,一邊擺向純文學,另一邊強調文學與政治、社會的互動,「純文學、純藝術的諗法,在幾十年前已經過氣」,他又指判斷是是非黑白的判斷,「六四係政權殺人後,逍遙法外三十年」——此時台下有觀眾站起身來有所有動作,指著甄大叫「唔好講呢啲」、罵道「你係唔係中國人」等等,濃重鄉音橫飛,情緒激動,須工作人員上前處理。


最後結尾雙方都只餘下數秒時間,何佳霖說「我係中國人,我愛中國,我愛香港。」甄拔濤則朗聲道「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本環節在雙方支持者的熱烈掌聲中完結,目測在視覺藝術與文學藝術環節發言的鄉音怒漢團是同一批人,小休時擾嚷合照後離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