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如果,命運能選擇】「怎樣在遊戲中尋找自己的位置」——評Disco Elysium

其他 | by  Altia  | 2020-09-24

你——或者說,你所操控的男性偵探醒來,似是宿醉。你睡在地板上,褲子就在身旁。深綠色的外套及白色襯衫像一坨垃圾,皺巴巴的,丟在你身後的沙發。領帶掛在於旋轉中的吊扇。不遠處的外套架掛著一隻孤零零的鞋子。另一隻鞋子的行踪不明。


玻璃窗碎了。廁所門爛了。大門附近,錄音機的殘骸散落一地。四處都是空酒瓶。


你照照鏡,目睹面目猙獰的自己。你感到頹喪,仍選擇穿上衣服,離開房間。房外,在大廳抽煙的小姐Klaasje說你是個「差佬」,提醒你「這裡的人都不太喜歡警察」。那瞬間,你想過邀請對方上床,但還是決定閉嘴。


你蹣跚下樓。憤怒的酒保指你失踪數日,拖欠酒店維修費。不遠處,一個名叫「金·葛城」(Kim Katsuragi)的警官等著你,說你倆是來這裡調查後院吊起的屍體。此時你摸摸襯衫的口袋,察覺自己的配槍和警徽都丟失了。對方問起你的身份,與你校對案情。你卻啞口無言。


你失憶了。


這就是2019年由ZA/UM發行的文字冒險遊戲《Disco Elysium》(《極樂迪斯科》)的開場。


光憑上述形容,或者大家無法理解這遊戲的趣味。若回到故事的開場,解釋這遊戲的系統和玩法,也許大家就會明白,這遊戲為何會被譽為是2019年最佳的獨立遊戲。


擁有選擇的遊戲


《Disco Elysium》是一隻關於「選擇」的遊戲。而你的選擇,其實從醉酒醒來的一刻,已經開始。


你可以只穿褲子就離開房間。你可以因為扯下領帶或燈光刺目而受傷,甚至死亡。你還可以在房間裡天人交戰,與各種思想及技能對話,推理自己處身的狀況。


當你走出大門,遇到Klaasje,你可以嘗試從對方口中套出情報。故事甚至出現選項,讓你邀請對方上床。此時,遊戲就會如桌上角色扮演遊戲(Tabletop Role Play Game,所謂的TRPG),按照你為各個能力配點的能力值,要求打骰子進行檢定,並提供檢定的成功機率。骰子點數比要求的要大,你就會完成指令;骰子點數比要求少,你就會失敗。


通過檢定,也不一定等於會有好結果。失敗了也不一定迎來問題,可能只是意味著需要做任務,讓你能重新測試。但是,檢定失敗,也可能意味著一些無法逆轉的結果,甚至被某些角色厭惡。


回到「約炮」一事。倘若你約炮失敗,故事看似毫無改變,但這件事將會拖累你。在調查的第二日,你從地方幫派Hardie Boys(哈迪男孩)的小頭目Titus口中得悉,Klaasje曾被後院的死者強姦,正被保護。你那個無心的問題,讓 Titus無法信任你。


可能你只是想把所有選項都選一次,像是其他的文字遊戲會如此鼓勵玩家。這樣的玩法不適用於《Disco Elysium》。好多時候,你必須選擇——而你還真的有大量的選項。


你能選擇成為什麼樣的人,挑選出查案的手段。你可能會將主張優生學的工頭「測顱先生」(Measurehead)打趴,打開碼頭的大門,並贏得對方的尊重。你也可以臣服於對方的種族理論,實際「裝備」種族思想。這樣既會「測顱先生」承認你,為你開門,也會讓同僚金向你投以奇怪的目光。你能選擇的思想涵蓋政治光譜的兩極,從極右的種族理論、法西斯、種族主義、自殺慾望或虛無主義,到共產、女性主義等等左翼思想,以致到個人記憶、信仰、慾望、甚至自我催眠。


你還可以選擇以什麼風格處理探案。你當然可以做個好警察,輔導街童,向市民報告訃聞,或偵查當地疑案。你也可以做個黑警,四出勒索貪污,向當地商販收保護費,好讓你繼續濫藥酗酒的生活。你還可以什麼都不做,只偵查探案,遠離當地瓜葛。


每種風格通往新的分支,而每個分支都意味著新的文本。玩過一周目以後,你或者未必會感受到所謂的「百萬字文本」;但當你玩過第二回,或網上找尋其他玩家的攻略,你就會意識到每個攻略都略有不同。文本字數始終有限,遊戲卻恍如萬花筒一樣能變出看似無限的變化。這正正就是《Disco Elysium》的系統及文本最震撼的地方:這是個看似有著無限選擇的遊戲。


沒有選擇的遊戲


Disco Elysium也是一隻沒有選擇的遊戲。之所以這樣說,源於玩家幾乎無法改變整座城市的現實,對於所面對的眾多矛盾及難題,老是顯得束手無策。


玩家——或者說,警探Harrier Du Bois,哈里爾·杜博阿,或稱「哈利」——身處的城市名為馬丁內斯(Martinaise),一座貧瘠的海港城市。這座小市鎮屬於瑞瓦肖(Revachol)。曾幾何時,瑞瓦肖被譽為是世界的中心。但隨著共產政權遭到推翻,瑞瓦肖陷入無政府狀態,整座城市陷入荒廢。建築物的牆壁滿佈彈孔,藏著無數秘道,多為革命遺物。城市的道路崎嶇不平,四周是無人清理的廢墟和垃圾,還有車禍殘骸。整座城市好像定格在革命後的落魄,時間不再流動。


名義上,哈利及金等二人只負責調查懸掛在旅館後院的死屍。實際上,哈利卻捲入當地工會與商會的勞資糾紛。一派希望藉由工潮爭取董事會股份,另一派工人卻認為自己有「工作權」,兩派在碼頭爭持不下。主導工潮的工會代表Evrart Claire及商會代表Joyce Messier則各懷鬼胎,遲遲拖延談判,並爭相賄賂拉攏玩家。畢竟,哈利遞屬於RCM(瑞瓦肖公民武裝隊),或者說,警察,是當地的王法,也是搖擺勢力。


話雖如此,哈利好像是整個世界的外人,不被信任。民眾不信任哈利,視RCM的警探是盲目聽令的走狗,屢屢出言侮辱。警局內部早已聽聞哈利醉酒失憶,加上哈利丟失佩槍及警徽,因此拒絕支援。工會代表的Evrart Claire表面上在「協助」哈利找回失槍,對哈利稱兄道弟,卻老是語帶威脅。就連哈利的拍檔金,亦屢屢對哈利起疑心。


故事裡的確充滿著選擇,但哈利的選擇卻總是無法改變馬丁內斯的膠著狀態。故事後半提及到,哈利介入商會代表與當地工人的駁火。哈利想要調停爭執,但總歸失敗,只希望自己與拍檔能僥倖生還——那是小人物的卑微願望,而不是賦權予玩家,讓玩家改變世界。


由此,《Disco Elysium》的主角並不是城市的工會及商會糾紛。那些只是引子,指向主角於這個大時代底下的選擇。


話說起選擇,我們又該怎麼理解《Disco Elysium》的這個標題?《Disco Elysium》固然可以如字面意思,解釋作「極樂迪斯科」。每晚入夜後,哈利下榻的旅館就會舉行迪斯科,讓疲累的工人避難,這也是哈利於酒精中毒前的歸所。哈利為了避世而走進馬丁內斯調查謀殺案,繼而遁入舞池逃避人生。但哈利的過去卻於一個又一個淒美的夢境裡作崇,纏繞著哈利。所謂的極樂迪斯科,無非是哈利的人生審判場。


這個名字也有另一個意思:「Disco」的拉丁語語源解釋作「我理解」、而「Elysium」則是本作的國家。「極樂迪斯科」的另一種意思,其實是「我理解的世界」。或者說,如那塊位於主角的浴室裡的鏡子:到了最後,其實僅僅關於你——或者主角——或者玩家——願意成為什麼樣的人,能從鏡中目睹什麼,及成為了什麼。


---

備註:標題轉引自也斯〈我的六十年代〉詩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新聞守護者》的饑餓演練

影評 | by 葉嘉詠 | 2020-10-19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