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無限的白》:潛藏心底的悲憤

影評 | by  伍家明 | 2020-07-24

笑,是一種表情,不一定與心情有關。人總是不自覺地把情緒藏起來,或從不表達內心的感受,更甚者,為了在他人面前展現完美的自己,只能流露喜樂,而把悲憤潛藏在心裏。如同受着「男兒有淚不輕彈」教育的男性,只懂隱藏自己的情緒,卻沒有釋放壓力的途徑。一旦情緒積聚到無法再獨自承受時,便會爆發起來,傷人亦傷己,正如電影中的男主角,變成歇斯底里的野獸。


男主是小鎮的警長,一場車禍奪走其愛妻,當他還沉浸在對亡妻的緬懷和思念時,意外發現生前摯愛背着其偷情的證據。壓抑已久的悲傷瞬間變成不能言語的憤怒,讓這個硬漢不能再忍受。此刻,憤恨佔據了他的理智,他變成了一隻野獸,不但吞噬仇人,也傷害身邊所愛之人,亦撕裂自己的心。


無咗書展,讀得更多——2020年夏季無秩序編輯室推薦書


《接近無限的白》的劇情並不複雜,但導演在敍事上採用許多留白,亦設置不少懸念,例如電影開場時在濃霧中發生的車禍,男主與心理醫生的對談,亡妻偷情的情況,甚至電視節目的畫面,都讓觀眾不時去思考故事的走向,以及目睹人物的轉變。此外,導演在描繪男主的內心世界時,加入了不少意象,讓整個故事看上去撲朔迷離,但也是這套電影的吸引之處。


電影中有兩個重要的意象,一個是需要翻新的屋,另一個則是隨機排列的監視器屏幕。開場的車禍後,我們會看到一個長鏡頭,定格在空曠的山野中,看着一所房子歷經四季,逐漸變得破落殘舊,直至男主前來,說要翻新這間屋,並把它送給女兒和孫女居住。其實房子正是男主的內心世界,一方面隨着時間流逝,逐漸失去活着的意義,另一方面翻新房子,亦表達男主決定放下對忘妻的思念,並把愛留給在世的人。然而,男主還是放不下亡妻,電影曾多次閃現監視器屏幕,畫面不斷播放路面狀況,暗示男主一直被車禍事件囚禁着,壓抑的悲傷無法釋懷。


故事的前半段敍事雖然節奏緩慢,但隨着男主發現亡妻的出軌,情緒逐漸失控,後半段的劇情變得越發精彩,失去理智的男主任意地把憤恨釋放,喝斥自己的孫女,囚禁自己的同事,甚至與妻子的出軌對象展開了一場自虐式的對話,以上種種,皆是男主一直積存的情緒無處釋放的結果。最終,男主還是釋懷了,在傷害所有人後,包括自己,他與孫女一邊咆哮一邊穿過漆黑的隧道,把所有的積存的悲憤留及身後的白霧,向前走。


【時代抗疫】永劫隔離 窩居戰線:第N波疫症書單


電影結尾,沉默的硬漢沒有壓抑,也沒有憤恨,只有眼淚。他最終找到釋放情緒的方法。


延伸閱讀

作者其他文章

伍家明

澳門戀愛.電影館特約影評人。一百二十分鐘,可以讓我們發一場不可思議的夢。故事中的人有着自己的冒險,悲歡離合、愛恨情仇、生老病死。夢醒後,能用文字去整理這雜亂的思緒,是人生中一大樂事。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喬治.奧威爾與《新聞守護者》

其他 | by 蕭雲 | 2020-10-13

李智良就是這麼annoying

書評 | by Melody Chan | 2020-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