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黑】厚、黑到底

時評 | by  林勉一 | 2019-10-14

如果你坐時光機回到半年前的香港,告訴他們今天香港發生的事,恐怕沒幾多人會相信。半年前,即是2019年2月12日,民建聯找來陳同佳案的受害人家屬開記招,要求港府修例引渡陳同佳往台灣受審。2月14日,鄭月娥政府十分「配合」,提出為修訂逃犯條例作公眾諮詢,為期20天。沒錯,是20日,區議會改建一個小公園也不只諮詢公眾20日。接下來,社會各個界別包括商界、法律界、民間組織、外國政府接連提出反對,但鄭月娥擺出一副強硬到底的姿態,繞過法案委員會,打算在立法會湊夠票數便開快車強行三讀通過,導致6月9日香港百多萬人上街抗議,她還是打算繼續,迫出6月12日的衝擊,警隊濫用武力試圖一次過把激進抗議者擊潰。可是警暴沒有把反對浪潮消滅,反而激發更多人上街,包括6月16日二百萬人和平遊行,以及不斷出現的游擊式衝擊。


6月下旬,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的時候,有人拆了警察總部的招牌、掟雞蛋、塗鴉。當時還有不少論者擔心這些行為會不會太擊進而失去民意支持。在6月12日鎮壓之後,示威者能包圍警總抗議是匪夷所思的。那很可能是三十六計之欲擒先縱,讓示威者包圍警總,製造警總有孕婦有文職被圍、警總外牆被破壞的畫面來影響輿論。


結果,民意沒有逆轉。似乎香港人真的對鄭月娥及警隊極度不滿。7月1日遊行前,出現進攻立法會事件,看著示威者不斷撞擊立法會玻璃,撞了超過一小時還未成功打開缺口,奇怪的是,警察不但沒有出動6月份那種武力驅散撞了半天還未成功的衝擊者,甚至在衝擊者在晚上撬破鋼閘時,竟然撒退,由得衝擊者史無前例地佔領立法會,由得他們在立法會裡塗黑區徽和噴寫標語,然後警察才「打開口牌」說將會清場,結果佔領者安全逃脫。警察這種違反常態的做法,又是一招欲擒先縱,希望示威者破壞立法會的場面令民意逆轉。鄭月娥政府萬萬想不到,這樣還是沒有令民意逆轉。輿論仍然是傾向同情衝擊者,我還記得那一天,網上的討論是不理有沒有鬼,總之要為運動打輿論戰,不要被分化、不要割蓆,要令社會大眾同情這批已有赴死決心的人。結果最後衝擊者回頭抬走打算留守犧牲者的一幕,令輿論繼續沒有逆轉。


7月21日,元朗發生圍頭社團在西鐵站及車廂大規模毆打市民的恐怖事件,最令社會忿怒的不是那些圍頭社團的惡行,而是警察見到有惡漢聚集竟然調頭走、警車駛過惡漢聚集地點不理會,而且近一小時完全沒有警察出動控制場面,稍為有思考能力的人也會看得出,這是警黑配合。這種配合,在8、9月的北角甚至明目張膽得有警察在場還是縱容社團行兇。警隊竟然敢公然縱容社團襲擊市民,結果是完全失去民心,永遠不會再得到市民信任,後果就是衝擊者再激進,市民也不會站在警察的一方。


本來面對這樣嚴峻的形勢,政府想繼續有效管治的話,理應提出緩和方案,示威者要求的五大訴求,除了撤回條例草案,最低消費應該是連退休首席大法官李國能也建議的成立有法定權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可是我們見到的,是鄭月娥一而再,再而三地說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與此同時,警察的濫用暴力不斷升級,尤其是8月31日在太子站失控地襲擊車廂中沒有反抗的市民,包括上年紀的和未成年的,他們怎樣看也不是拒捕的示威者。警暴失控升級、不展示號碼、濫捕、不斷在車站搜查年輕人、多次跟向示威者施暴的社團高度配合,最厲害的,是一個散仔(員佐級)工會竟然敢公然批判他們的頂頭上司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代警隊向市民致歉。簡單來說,這隊警隊早已不是由香港政府控制,由什麼人控制?如無意外就是指揮鄭月娥的人,即是西環和港澳辦。


鄭月娥及其背後的權力要黑到底,別的獨裁政權鎮壓民眾的方法,他們做足,只差沒有實彈屠殺。這段日子,香港人常常提起電影《逆權公民1987》和記錄片”Winter on Fire”。原因很簡單,因為香港現在正在步南韓和烏克蘭後塵。例如看到《逆權公民》裡面警察行駛酷刑的南營洞對共分室,香港人便會想起新屋嶺;看到在街上一隊隊會不斷搜身的防暴警察,便會想到地鐵站和巴士上那些不斷截查年輕人的防暴警;看到那些穿便服打示威者的南韓白骨團和烏克蘭受騁來做「鬼」和打示威者的流氓組織”Titushky”,便會想到香港那些偽裝示威者的警察及跟警察十分配合的社團。太子站事件,為什麼警隊要對消防謊稱沒有傷者?為什麼消防要把三名重傷者的紀錄刪除?為什麼警察會封站那麼久不讓醫護救人?這些問題,香港人跟《逆權公民1987》裡面的記者一樣想知道真相。


現在真正控制香港政府及警隊的政權,不會真正讓步,對他們來說,正式撤回草案和送兩個建制人士入監警會和找幾個外國專家檢討一下便完事,之後便繼續往死裡打,繼續在街上濫搜濫捕濫打年輕人。他們打算像民國時代奇書《厚黑學》說的那樣,厚黑到盡,殘酷自私邪惡厚顏到盡,不理會美國很可能通過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不理會國際評級機構降低香港評級會影響企業融資、不理會歐盟的抗議、不理會中美貿易戰需要顧及的國家形象,總之就是往死裡打。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在香港的各方靠維穩發財的力量,這個時候必然把事情推向更差的境地。他們吃維穩費之餘,只會像《厚黑學》講的「補鍋法」,為了證明自身的存在價值,就會有心製造更多問題。你看那些社團、撐警組織、警察,就是這樣,民氣一緩和,他們就會升級,再刺激民忿。


最新的一幕是有燃燒彈擊中水炮車,這個畫面沒有令主流民意站在警察的一方,因為抗爭手法是隨政府的手段升級的。政府濫用暴力、濫捕、聯合社團打人,令公眾能接受的武力反抗場面不斷升級解鎖。


半年前沒有人會想到,這幾個月香港會爆發一場如此壯闊波瀾的民主運動──幾百萬人次上街、野貓式抗爭遍地開花、各區都有人鏈和唱《願榮光歸香港》,更沒有人想到香港人對激烈抗爭的接受程度會不斷解鎖,也沒有人會想到香港問題會得到國際如此的注視。本來政權只是想強行修例,想不到香港人如此反抗,騎虎難下,以為黑到底便能以威武令香港人屈服。現在中國正進入經濟衰退期,香港作為中共的國際融資窗口,香港弄出個大頭佛,影響融資窗口功能,那就是「真.攬炒」了。


習近平說要小心黑天鵝,想不到黑天鵝就是鄭月娥。鄭月娥和背後的力量想厚黑到底,如果最後導致亡黨亡國,那麼我真是恭喜你呀。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編輯推介

【抗爭時代】悼亡者詩輯:生者與死者的眼淚匯聚

詩歌 | by 劉芷韻、熒惑、陳麗娟、洪曉嫻、陳暉健 | 2019-11-15

大國與小國

小說 | by 並明 | 2019-11-07